• Mar 27 Thu 2008 21:24


從小住眷村。大學時眷村改建,眷戶搬走了,眷舍也移平了;拆成一片廢墟,再將廢墟一片移平,下面挖起地下層,上面起著不知名的國防部所屬建築。


我家門前有小路…現在工人宿。

我這人不太戀舊;一種(或許比較)積極的說法是物質的東西本來就不應該太在意。或許吧。然而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新興的現代城市儘管生氣蓬勃,人去樓空之後自然也是死氣沉沉,了無精神;建築本身並未成為精神投射的對象與表徵,只如許多免洗產品一般用過即丟,房舍不是破舊重建就是另徙他方──都市人的家只是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私秘的場所罷了,外觀力求與他人一般的面貌模糊難以辨別(避免非必要的打擾),內部擺設則相應於長久以來合於習性(但多半)不合於審美的方便性或惰性(如果不是黑暗面的人性)。可以令人安心闔目(入睡)但不能賞心悅目。這是空虛的人的身體的住所,但不是心靈的原鄉。

高雄市在蓮池潭附近蓋了眷村文化館,裡頭還保存著我家所在的(自治新村的)門牌。但如果那門牌並未在我生命中留下什麼意義,我不太曉得除了勾起回憶與參與感外這殘梁剰瓦般的枝枝節節還能怎麼樣感動無動於衷的人們。歷史的滄桑?時代的變革?我只知道即便免費參觀那裡也是連貓影子都沒有的。(不過,我還是感謝政府在這方面的努力。)


不然這張和下面那張圖就照不出來了。感謝眷村文化館。自治新村是42號。



說起來那還未搬遷走的釘子戶和某些事過境遷的感嘆不得人心,給人廉價之感,也是可以理解;早就充斥了這樣廉價的長吁短歎了,報章雜誌媒體新聞,天天疲勞轟炸之下,還愁沒有感動的餘地嗎?


我家在左邊,當然已全拆了;我弟背對著,鐵皮綠底上留了白字,曰:



有時候有些感動該有些不正常的付出和努力,才會有些不尋常吧。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佚凡
  • 原來C兄也是高雄人啊^^"

    Cimon兄
    你好

    許久未見
    安否?

    佚凡日前也回鄉掃墓去
    當然了 佚凡是高雄人^^"

    高中就讀縣市交接的鳳新高中
    嗯佚凡是第四屆的也就是說創校不久周遭全部都是農田和甘蔗田逃學頓時成了毫無意義

    那時候 就和高中死黨們
    騎著鐵馬 往左營的中山堂飆去

    青春無敵的樣子^^"

    願 美好
    佚凡
  • AHAHA σ( ̄▽ ̄")對啊 不過我家已經沒有什麼舊傳統啦 掃墓就沒有

    唉呀不才我唸的是高雄火車站前面那間..商圈百貨之內人多勢眾還有些龍蛇雜處啊
    (在那邊碰過至少兩次皮條客..我長的那麼不像學生像大叔嗎orz)

    我家以前離左營中山堂很近哩 ̄▽ ̄國小國中都是在旁邊的明德立德(目前還活著)唸的

     ̄▽ ̄"那麼現在是年華老去了嗎(No我的心還很年輕啊 ̄皿 ̄)(不信青春喚不回 不信青史盡成灰 低迴海上成功宴 萬里江山酒一盃..)

    祝好(︺.︺ )

    Cimon 於 2008/04/09 23:1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