顎圖曼帝國簡史(至16世紀)[5]

譯自以下網頁:

http://www.ucalgary.ca/applied_history/tutor/islam/empires/ottoman/

--

蘇勒曼一世(Suleyman I),西元1520年到1566年

在擊敗馬穆魯克之後沒多久,賽利姆死於1520年,而由他的兒子蘇勒曼一世即位。在西方以「盛世之王」(the Magnificent)著稱,在伊斯蘭世界以「立法者」(Lawgiver)聞名,蘇勒曼的統治(1520-66)代表著顎圖曼的高峰。他的名字來自於希伯來歷史中的索羅門王(Solomon),他被穆斯林奉為正義統治者的楷模。他們期望──也不負他們的期望──蘇勒曼成為不輸於前任的一個正義的統治者。西元1521年,作為繼位為蘇丹的第一個行動之一,他入侵並攻下塞爾維亞的貝爾格勒(Belgrade),通往中歐的門戶。立足貝爾格勒,蘇勒曼得以面對通往匈牙利的開闊大道,以及在那之後的奧地利。1526年在匈牙利,莫哈奇戰役(Battle of Mohacs)的勝利使得顎圖曼在當地的利益更進一步;而在1529年蘇勒曼帶領顎圖曼大軍兵臨維也納城下。他深入中歐的行動部分是為了攫奪領土,部分是為了政治理由。神聖羅馬帝國的統治者哈布斯堡王室(Habsburgs)統治了中歐的大部分地區,而在1520年代日益介入歐洲政治的顎圖曼導致他們與法國結盟,與哈布斯堡相對抗。


蘇勒曼一世。

事情起於1521年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查理五世(Charles V)與法國法蘭西斯一世(Francis I)間的戰爭。法蘭西斯在他顯然將要戰敗時求助於顎圖曼的支持。他以圍堵哈布斯堡建立歐洲的霸權為由訴諸顎圖曼的幫助。顎圖曼承諾幫助法國防止哈布斯堡稱霸歐洲,而正式的顎圖曼─法國聯盟在1536年成立。這個聯盟是整個16世紀歐洲外交的基石,與第一次和義大利結盟、然後與波斯的薩凡微帝國結盟的哈布斯堡對抗。由於神聖羅馬─薩凡微聯盟兩面作戰的威脅,顎圖曼在發動戰爭前必須確保一面的安全。

到西元1533年,東方前線新一波與薩凡微的戰爭使得蘇勒曼與匈牙利大公斐狄南(Archduke Ferdinand of Hungary)締結條約,集中力量在薩凡微上。當年對東方的攻勢證明是顎圖曼的巨大勝利,不但攻下薩凡微的重要城市巴格達與大不里士,並且併吞了伊拉克和亞塞拜然兩省。到1538年顎圖曼控制了波斯灣與紅海,於是他們掌握了所有海上路上從西亞至印度的貿易路線。然而顎圖曼無法維持其在薩凡微的收穫,而波斯的城市大不里士在雙方間易手數次,直到1555年顎圖曼與薩凡微締結合約。條約將大不里士歸還給薩凡微,並維持了兩個帝國間25年的和平。

同時,蘇勒曼面臨了一個新的但意想不到的來自俄羅斯帝國的威脅。雖然顎圖曼心不在焉的目擊了莫斯科維公國(principality of Muscovy)擴張為帝國的過程,但到了16世紀中期,俄羅斯帝國開始在黑海和高加索地區挑戰顎圖曼帝國。伊凡四世(Ivan IV),也就是恐怖伊凡(Ivan the Terrible)在1547年即位,並且兼併了喀山(Kazan)與阿斯特拉罕(Astrakhan)的伊斯蘭汗國,兩個金帳汗國(Golden Horde)的殘餘。1559年蘇勒曼成功的防止俄羅斯併吞顎圖曼北方疆域極限的阿佐夫(Azov)。戰亂在1560年代漸歇,蘇勒曼允許俄羅斯保留喀山與阿斯特拉罕,而以顎圖曼控制克里米亞汗國(Khanate of the Crimea)作為交換。這次與俄羅斯帝國的紛爭使蘇勒曼了解到他的帝國面對的不僅僅是兩面而是三面前線需要防衛,在西面的歐洲和東南的薩凡微外又加上了東北方的俄羅斯帝國。

儘管蘇勒曼與薩凡微和俄羅斯有不少麻煩,他從未停止涉入歐洲的政治。他維持著與法國的同盟,經常對抗威尼斯與神聖羅馬帝國;而他也與遙遠敵國境內異議勢力結盟。這種盟友的一個著名的例子是蘇勒曼支持路得派教徒(Lutherans)在神聖羅馬帝國與教皇戰鬥。蘇勒曼認為新教徒(Protestant)對偶像與教宗權威的拒絕比天主教與東正教更接近穆斯林的信仰,而他對新教的支持是他在歐洲的關鍵政策。藉由鼓動基督教的分裂,顎圖曼希望降低基督教歐洲統合成對抗穆斯林顎圖曼十字軍的機會。顎圖曼的壓力據信在哈布斯堡對新教徒的讓步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此顎圖曼勢力對16世紀歐洲的權力平衡非常重要。


蘇勒曼尼亞清真寺(Suleymaniye Mosque),建於1550-57年之間。

蘇勒曼一世的統治確實代表著顎圖曼的盛世,無論是在外交還是內政上。他被自己人稱做「立法者」,雖然他沒有通過什麼重要的法律──只是比他的前任通過的還多。他的新立法主要是為了在伊斯蘭法典(Shari'a, or Islamic code of law)與其臣民的實際生活間達成平衡。他的立法因此偏重於財產所有、徵稅、穩定物價上。蘇勒曼同時也特立於其前任,成為第一個結婚的蘇丹。他的妻子蘿瑟拉娜(Roxelana)是伊斯蘭歷史上著名的女性之一;她從妾的地位爬升到蘇丹的妻子,而在這過程中她確保了她的兒子為蘇丹的繼承人。

(蘿瑟拉娜

雖然顎圖曼帝國的領導權在男人手中,在帝國的早期至少有一位女性成功的為了進入蘇丹身邊的小圈圈而闢出一條路,並且成功的影響了帝國的未來。

蘇勒曼的妻子在歐洲被稱做蘿瑟拉娜,而在伊斯坦堡則是蘿莎(Rossa)。她原本是可能來自於高加索山區被帶到伊斯坦堡市場的俄羅斯奴隸,然後被買進蘇丹的後宮(harem)。蘇勒曼的後宮像其他的顎圖曼統治者一樣,有四個主妾──其中一人懷有蘇丹的繼承人──以及其他三百名妾。和蘿瑟拉娜一樣,大部分後宮的妾是贈送的、購買的、或者顎圖曼的戰爭俘虜。除此之外,她們幾乎全都是基督徒。蘿瑟拉娜進入了最低等一層級的妾,但她快速的攀升地位。她的外號「歡笑的那位」(Khourrem, meaning "Laughing One,")來自於她高昂的精神和說故事的能力。她立刻成為蘇丹的紅人,並且伴隨他出現在許多公共場合。這種特別待遇引來另一個高階的妾高芬(Gulfem)的不滿,她的兒子穆斯塔法(Mustafa)是顎圖曼王位的繼承人。

在1534年蘿瑟拉娜利用她對蘇丹的影響力將高芬和穆斯塔法流放到帝國的偏遠省份。然後很快的蘿瑟拉娜懷了蘇丹的孩子,她希望藉此取代穆斯塔法成為繼承人。下一步蘿瑟拉娜使得蘇丹相信帝國的第二把交椅首相(Grand Vizier)伊布拉興(Ibrahim)是計畫篡奪王位的叛徒。伊布拉興一方面是公開的反對蘇勒曼與蘿瑟拉娜過度親密,一方面也由於他掌握帝國大權的事實,在1536年被暗殺。移除了主要的絆腳石,她迅速爬升到後宮內主妾的地位。接著她運動著一件之前沒有妾做過的事──她要求蘇丹娶她。伊斯蘭法律允許蘇丹娶四位妻子,再加上許多妾,只要承擔得起。然而直到蘇勒曼,沒有顎圖曼蘇丹娶過一位妻子。這場婚姻轟動整個歐洲和伊斯蘭世界。一但結婚,蘿瑟拉娜的兒子立刻成為顎圖曼王位的繼承人。經過一番鬥爭在1561年擊敗他的兄弟拜亞吉德,她的兒子賽利姆在1566年繼承蘇勒曼成為蘇丹。蘿瑟拉娜本人死於1558年,在蘇丹死後八年,結束了一名奴隸女孩成為王妃的故事。)

1566年在蘇勒曼死後,顎圖曼帝國開始衰落。在軍事上帝國的力量開始衰退。1565年在馬爾他的敗仗,蘇勒曼最後一場戰爭,實際上標誌著顎圖曼軍事武力衰退的開始。1570到1571年的塞浦路斯作戰是最後一場重要的顎圖曼勝利。1571年,顎圖曼遭受歐洲聯合武力的打擊,在地中海的勒班多(Lepanto)慘敗。顎圖曼損失了230艘艦艇中的200艘,而這場敗仗激發西班呀、威尼斯與教皇國考慮對伊斯坦堡的遠征。這從未達成;然而到了1600年顎圖曼帝國已經失去了許多力量。蘇勒曼與蘿瑟拉娜的兒子賽利姆二世,被稱做「酒鬼」(the Drunkard)是一連串不適任蘇丹中的第一個,對帝國的衰落做出貢獻。然而必須記住的是,顎圖曼帝國在蘇勒曼死後又延續350年,直到一次大戰才徹底崩潰。不過顎圖曼歷史的高峰仍在其前頭的300年中,從1300年到1600年,真正為其贏得伊斯蘭世界三大帝國的歷史地位。


顎圖曼帝國的擴張。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