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7世紀西歐步兵的戰術[4]

原文見此:http://www.geocities.com/ao1617/TactiqueUk.html

--

Tercio在17世紀的戰術演變

與tercio在17世紀的戰術演變相關的資料實際上很少。非常有可能的是,大部分荷蘭人與瑞典人的發明在17世紀初都已為tercio所用,但沒有半個偉大的西班牙指揮官為此寫過幾筆(假使有也沒有留下來)。然而tercio已經使其自身適應了新的戰術環境。舉例來說,在prolongado de gran frente方陣(極度延展式方陣)中,前後排的數量減為10。關於槍手,到了17世紀初,大部分時候後方的manga消失了,剩下中央的長矛兵方陣與兩翼的manga,和一個位於前方或後方的manga。



(最遲至1630-1635年,一個153名軍官(15個連)和1057名士兵的tercio的可能佈置。長矛兵排成10排(不包括旗幟),槍手則排為9或3排。)

在諾德林根(Nordlingen),西班牙人同時運用了一種特殊的戰術削減瑞典齊射(salvo)戰術的效果:當西班牙軍官看瑞典人準備開火時,他便下令其士兵蹲下,讓子彈從他們頭上呼嘯而過,然後以齊射(volley)的方式還擊(當然,只有訓練良好的士兵才能這樣做)。

一件重要的事是記住,當時西班牙的連通常平均介於80-150人之間,其中槍手的比例很吃重(60%到70%)。我們有非常接近荷蘭人與瑞典人的連。同時,西班牙人習於派遣槍手支隊(manga)與敵方進行散兵戰鬥,因此西班牙人的方陣(squadron)從未超過1000人。

1643年,在羅克魯瓦(Rocroi)戰役期間,4500名西班牙士兵組成5個方陣,每個方陣900人;據de la Cuesta所言,加西亞(Garcies)tercio在戰場上佈置成兩個營,意味著西班牙人不想要大單位。而在蒙特尤(Montijo,1644年在葡萄牙的作戰)戰役中,tercio平均僅600人,排成6排。從17世紀中葉起,西班牙步兵運用的陣形有3種,或者將這些陣形混合使用。

(一個80名軍官和630名士兵的tercio(1/3為長矛兵,2/3為槍手),在17世紀中期可能的佈置方式:



-(a)長矛兵位於中央,槍手位於側翼。
-(b)槍手位於第一線,而長矛兵在第二線待命支援。
-(c)第三種陣形中,長矛兵在第一線呈三排半跪,槍手在後方。

1685年的法令也描述了一個步兵方陣的隊形,由432名士兵(privates and cabos)、40-70名軍官和樂手組成。士兵們排成72列,每列4人,分成18個支隊。與之前一樣,火繩槍手護衛總是西班牙步兵的特色。射擊的戰術描述如下:第一排士兵射擊後跪下裝填,第二排的士兵射擊後同樣也跪下裝填彈藥。當最後一排射擊完成後,第一排已經完成射擊準備。

(根據1685年的法令,432名士兵方陣的戰術部署;不包括大約40-50名軍官。士兵們被分為18個支隊:4個manga的火繩槍手,6個manga的重火槍手,6個長矛兵方陣和2個火繩槍手護衛。



即使如此,西班牙人的落後可能表現在步兵仍在使用火繩槍這點上。原因似乎在於缺乏資金購買燧石擊發的滑膛槍(flintlock musket)。)


路易十四時代法國步兵的戰術隊形

17世紀下半葉,法國軍隊成了歐洲最強的部隊。在1690年,法國能夠徵招並維持一支342000人的大軍(加上地方與海岸的民兵以及海軍,總數達到了600000人)。法國大部分的成就要歸功於戰爭部的效率,這個部門替路易十四組織並訓練其士兵。

(法國步兵營的戰術部署:



(i)1674年,一個營大約有90名軍官和士官(沒有顯示在圖表中)和688名士兵。注意擲彈兵(Grenadier)的出現(在某些團中他們被燧發槍兵(Fusilier)所取代) 營的正面有62桿重火槍/燧發槍。

(ii)1702年,營佈置成前後4排,有78名軍官和士官(沒有顯示在圖表中)以及608名士兵。營的正面有152桿重火槍,是之前的2.45倍。)

路易十四軍中的一個常備兵營有650-900人(理論上),但實際上是400-600人。到1690年,每個營有96或162列,每列4人(依戰損而定),而擲彈兵則位於側翼。戰術上步兵由2-5營組成一個旅,佈置成兩線,前後相距80公尺。1693年,在馬沙里亞(Marsaglia)戰役中,法國步兵組成11個旅(43個步兵營),另2個步兵營作為預備隊。自1670年起擲彈兵負責保護陣型的側翼。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間(1702-1715),菲利浦(Philip)五世麾下的西班牙軍隊,在1702年採用了相同的部署。(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