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山外[2]

在山外打工也有好些瑣碎的趣事。在我從菜鳥升級之前,禍闖的很多且不小,收據開錯是常事,帳面符合實收是百中無一,偶而錢少算幾千大鈔,不是靠顧客良心發現就是老闆及時挽回;其他冥冥之中不為人所知的虧損就不為人所知了。錢會算錯或許和另一項因素有關:本小店本小利薄,能掃條碼的收銀櫃這種東西是沒有的,顧客付多少錢是按計算機得來,帳簿則是標準格式自製的Excel檔。由此,按了一年多的計算機下來也練就了一手迅速確實的按鈕神通──在那邊工作了一段時間的工讀生差不多都有這等本事。我練的這手還有一特殊處,那就是按在店裡背景音樂的節拍上,好像在玩太鼓達人,很有趣地。

這店裡的背景音樂一開始平淡無奇,只是收聽廣播;在非常少見的場合下會因為顧客反應其政治立場而轉台(但說到這政治立場,老闆其實是尷尬的騎牆派──明明說的道地的「台語」卻又不是台灣人的金門人…)。我從菜鳥升級之後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取得店內音響的播放權,來放我的MP3──此舉引起莫名回響,可分為兩大類:第一大類是針對學術等級較高的族群,對此除了我大學快唸完才突然興起聽的國樂/中樂/民族音樂外,我還混合了一堆可能是為了營造歷史模擬的遊戲氣氛的遊戲配樂,燒了幾張很有遙遠的異國風、或者遠古的原始洪荒、或者天國的肅穆悠揚、或者奇詭(難聽?)的民謠(?)如此這般的音樂大雜膾,配合店內11點開門10點半關門的作息,連放它十餘小時。有顧客耳裡聽來不俗的,就會到櫃檯前打聽打聽、見識見識,或者碰碰運氣需索一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放的是什麼;我只知道那是矛盾(Paradox)社出品的EU或者HOI系列、或者光榮(KOEI)出品的三國志系列、或者Sid Meier的Civilization系列等等遊戲中的配樂,我只知道裡頭有些似乎是原封不動的照搬大有來頭的經典。這樣的音樂我送出了一些:有欣然接受的,也有堅持平等付費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學人類學的葉春榮教授,他給我的回禮是伊斯蘭教的念珠。

至於第二大類呢?嘿嘿嘿當然是我那近兩百張CD、盡力網羅1990年以降、2000年以前在台灣的頻道上曾經播過的日式動畫主題曲、千餘首的超級大合輯啦(不要跟我要,我原本的桌電燒掉了電源供應器,一首一首從CD裡壓MP3出來會抓狂)~據說一度被戲稱為山外的特色,乃至於有女性顧客指我為宅男的囧事。有圖為證:




圖截自Ptt山外版;那裡提供詢書與訂書的服務。

不過近來我看的動畫少了;這是另一個故事。

山外故事裡的另一則,則是老闆喜歡加諸於員工的「暱稱」──其實也沒什麼,我的很普通,因為姓邵,所以叫「邵哥」;另一位從老闆開電玩店以來的資深「工讀生」則是某位楊同學,因為姓名尾是一個達字,就被叫做「達叔」了。我的某位吳姓同學叫吳哥,另一位施姓學弟叫「施哥」真的太奇怪了,所幸他在位不久,沒有長期困擾。

我和達叔其實不太熟;不過他對晚輩照顧周到,對我這種生活笨蛋如此擔待,或者也可算是異數吧。我在畢業前夕仍渾渾噩噩,在被趕出宿舍前一天才發現自己要被趕出去,連忙開始打包行李兼書籍──借了店裡留下的二手紙箱裝了六大箱書,連帶其他大小行李五、六包貨運回去(其中一包是一床棉被中間夾著桌電的主機;螢幕則是包在另一床被子裡,由於貨運公司不保證其送到時完整無缺,最後還是我扛了去)。當時要不是有達叔相借摩托車,早出晚歸來回十一趟跑的達叔光用看的臉都綠了,單憑腳踏車大概我勝任不起此種搬來搬去的煎熬。

本來我以為辭職以後可以在台北玩個兩三禮拜的,結果倉卒收場;可見我生活規劃的有多粗糙(根本沒規劃嘛)。

然後,我的另一段日子也快結束了。(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蕭邦的馬甲
  • 博主,您的回信,每次看到的都是亂碼。
    能否煩請試一下簡體字?
    感激不盡
  • 這樣啊 ̄▽ ̄"其實您給我的信件也是亂碼
    我都是把撿視的編碼改成簡體字就看得到了 不知道您那邊是否也如此? 不好意思造成您的不便" ̄▽ ̄a

    Cimon 於 2007/08/30 10:5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