攏係阿共欸陰謀啦

2009的世運在2008的高雄早已是如火如荼的展開了,展開其前置作業。我還以為蓮池潭的水位是因應缺水的冬季而下降呢,卻原來是作為許多水上運動項目的場地而抽搭了個見底(哇,水下有什麼不堪入目的都被看光了)在大興土木。想想這對口操日語和粵語的觀光客還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來觀「光」的卻和建築工人一道弄得個「滿面塵灰煙火色」。好個山光水色。不時還見到某些外國友人的誤會:雖然潭底本來就堆積了不少只費舉手之勞就能輕鬆拋棄的瓶瓶罐罐,但我還是建議政府立牌宣導一下,那裡不是垃圾坑;這裡頭沒有「文化衝突」的問題,見到沒被教好的小鬼充分發揮人類本性往潭裡丟什雜物品,我還是下意識有衝動衝上前去「巴給伊死的」,雖然本地人對此多半也是口是心非還明知故犯。


過年時從龍虎塔頂下望所見的潭底;圖中央一對疑似為萬惡情侶。

環潭邊也是個很多廟的地方。偶然間聽到某個八成來自日本的觀光客興奮的和友人介紹「這是中國南方典型的寺廟型制…」她遙遙指著,應該是龍虎塔吧。其實我稍稍能體會她的興奮,因為過年那時節這裡的整修剛剛完工不久;舊的欄杆旁瓷磚上的彩繪固然是拆得有點可惜(或許有保存下來也不一定?),然而人類本性之一的喜新厭舊充分發揮起來也能輕易蓋過思古之幽情。當然我不會承認自己有那麼膚淺;在自家附近幾間新近整修過的廟宇晃蕩了幾回,我覺得新舊廟宇裝飾之間的差異可以見證台灣社會的轉變──從早年的、60年代經濟「起飛」而文化沒有跟著起飛,誇張俗麗、眼花撩亂,色彩鮮豔而傷眼的風格,到最近的深藏不露的精工細琢,遠看是設色分明、近看是莊嚴的色彩下豐富的鏤刻雕銘──似乎意味著暴發戶思緒的沉澱和人文素養上逐漸變得含蓄的厚實。


正面看龍虎塔。



塔內的人物飾畫;兩座塔恰好各自是一文一武。濟公之外我放了或許比較能引起共鳴的吞精大將(嘿嘿)。

一般廟宇的大門,站在面對出口的方向,一般說來石獅子是恪遵男左女右的規則的;不知是否因為那是龍虎塔而非「廟」,這裡卻是相反。因為這個差異讓我記住了龍虎塔的獨一無二。

不過現在多了個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特點:我以為是那些急就章的書商出版繁體的大陸出版品時才會出的紕謬竟然也出現在九曲迴廊的欄杆上。口說無憑:


姜子牙下山。

姜后斥妲己。

比干取心。

攏係阿共欸陰謀啦?!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