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翼騎兵(hussar)如何作戰[9]

譯自以下網頁: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HussarFought.htm

作者:拉多斯露.西可拉(Radoslaw Sikora)。
英文譯者:里克.歐里(Rick Orli)。

--

在西方,騎兵已成為主線戰場上步兵的輔助。他們已習於有限的任務:戰場巡邏、偵查、切斷補給線、與敵方騎兵交戰…等等。他們運用的是與步兵類似的「向後轉進」(counter-march)火器戰術──「蝸殼」(Caracol)戰術。此種戰術有賴於騎兵各排輪流施放其短管火器。這種騎兵戰術完全走向偏鋒。當面對真正的騎兵時,比如說與波蘭人對陣時,他們毫無勝算。騎兵的強大威力是藉著「冷鋼」與衝鋒施展開來的。西方的騎兵已經被剝奪了衝鋒的威力,尤其是那些手槍輕騎兵(rieter cavalry)。

(英譯者註:Caracol這個字源於拉丁文的「蝸牛」(snail)

1605年基爾裘姆(Kircholm)會戰的片段,彼得.薩耶薩(Peter Sayersa)繪於1630年。與瑞典騎兵接戰:



(英譯者註:肯特.艾斯特(Kent Aist)在瀏覽這一片段時評論道,雖然17世紀對西方的騎兵來說不不光彩,部隊仍然會顧及騎兵,盡量維持騎兵的數量;雖然和步兵比較起來騎兵的花費要龐大得多。)

隨著時間消逝,西方騎兵戰術的低落越發明顯。這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導因於翼騎兵的影響,由於17世紀初,翼騎兵在與俄國和瑞典的交手中取得的輝煌勝利。隨著瑞典王古斯塔夫.阿道夫(Gustav Adolf)在1620年代所進行的改革,以及其他歐洲國家在1630年代的跟進,騎兵作戰的方式改變了。然而,他們從未達到與波蘭騎兵相同的戰力水準。許多戰役都顯現了這點:例如,在1629年的茨西安(Trzciana)戰役,古斯塔夫.阿道夫改良後的騎兵再度遭遇失敗。雖然在這戰亂的年代中古斯塔夫.阿道夫被認為是最偉大的指揮官之一,他的軍隊在波蘭翼騎兵的攻擊之前仍然總是崩潰。

接下來我們前往東方,以幾個國家為別分別探討其騎兵的特色。


俄羅斯

俄羅斯的騎兵也是用「冷鋼」衝鋒;雖然他們在作戰時顯得飢渴衝動,卻毫無陣型可言。他們以鬆散的隊形進行攻擊,因此很容易喪失秩序。俄羅斯人的護甲很薄弱,使得他們又因此付出額外傷亡的代價。翼騎兵在對付他們時沒有很大的問題,雖然俄羅斯人的精銳部隊裝備了騎矛(zaczepnym)和鎧甲。


韃靼

韃靼騎兵是很值得尊敬的對手。除了缺乏鎧甲以及常常僅僅裝備弓箭之外,他們運用的戰術非常有力。他們運用的是由成吉思汗所激發出來的、精緻的運動以及包圍、奇襲戰術。假如被迫後退,他們便向追襲者放出一陣箭雨。他們佯退以引誘敵人追擊,將敵人導引至其主力埋伏之處。輕騎兵成群結隊的在側翼進行佯攻,而在正面與最強大敵人對陣的則脫離戰場,假裝敗北。追擊的遊戲若玩下去便會以災難收場。波蘭人學會了怎樣避免厄運。然而,即使波蘭人不會掉入韃靼騎兵設下的陷阱,韃靼仍然是一大威脅。他們會在數量上佔優勢的情況下席捲敵人一部,飽以箭矢後撤退,然後再次攻擊,造成敵人重大傷亡。兩個因素讓他們得以實行上述戰術。首先,韃靼人是天生的騎手,他們的座騎精明可靠。他們能夠接近敵人打帶跑而無懼於敵人追擊。第二,他們一分鐘可以放出十箭,且非常精準。那些不幸的中箭人把這場豪雨稱作「韃靼的盛情款待」。即使他們沒有對敵人實行衝鋒予以重擊,他們威力強大的箭術仍足以癱瘓敵人的馬匹與機動力。

波蘭人怎麼和他們打仗?他們通常試著利用他們的火力優勢,而這正是韃靼人所害怕的。第二,他們試著在衝鋒時以及衝鋒後保持秩序,使得韃靼人不可能有機會利用他們的混亂。第三,他們模仿韃靼騎兵的「obskoczenie」(「蜂遮」'screening'或「蟻附」'swarming')戰術,也就是挑準敵人陣型的側翼或後方脆弱處集中攻擊。

在近接肉搏戰當中韃靼人會從波蘭人面前撤退;波蘭人有較好的武器與鎧甲,因此波蘭人的戰術就是嘗試在近距離接戰。而韃靼人則刻意組成不尋常的模糊陣型,只在具有堅實的數量優勢,或者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與敵人接戰。

這種情況下翼騎兵是怎樣與韃靼騎兵交戰的?翼騎兵擁有許多年的戰場經驗,而且其中不乏亮麗成績。強迫韃靼人接戰是戰術的關鍵。交戰中的翼騎兵不使用騎矛,那只會在戰場上增加不必要的重負,尤其是面對敵人迅捷的騎兵。他們試著使用火器,每個翼騎兵帶著手槍或卡賓槍。除去這些重負,翼騎兵的好馬便能追奔逐北。


土耳其

土耳其人有高水準的騎兵傳統,且其使用的馬匹在波蘭頗受好評。他們的訓練精良,而且也裝備了盔甲(雖然並非所有騎兵,僅包括一些部隊)。

土耳其奚怕伊(spahisi)騎兵,1595。

他們的攻擊武器包括弓(luk,發音是wuk)、騎彎刀(saber)、短矛,有時候用的是「dziryt」。概括來說,他們要比西歐的騎兵更佔優勢。例如,奧地利雇用波蘭或者匈牙利騎兵與土耳其人交戰,而他們的騎兵則避得遠遠地。翼騎兵經常是戰場上的勝利者,當他們使用騎矛時,武器的長度優勢使那成為一場不公平的戰鬥。翼騎兵運用的陣型較完整(雖然沒有像攻擊步兵的那樣緊緻),而這在與較鬆散的土耳其騎兵陣型交戰時具有決定性。翼騎兵的盔甲提供了較佳的保護,不過在個別騎兵的訓練上土耳其部隊與翼騎兵平分秋色。

(英譯者註:此兩者騎矛的差別在於一是由卡榫拴住的,一是手持的)(完)


參考資料:

"Husaria" Jerzy Cichowski, Andrzej Szulczynski

"Bitwa pod Gniewem (22.IX-29.IX-1.X 1626)" Jerzy Teodorczyk – artykul zamieszczony w "Studiach i materialach do historii wojskowosci" t.12

"Nowe poglady na bitwe ze Szwedami pod Gniewem w 1626 r."

Jan Seredyka - artykul zamieszczony w "Zapiskach historycznych" t.34 zeszyt 2

"Historia piechoty polskiej do roku 1864" Jan Wimmer

"Chanat Krymski" Leszek Podhorodecki


Posted by Cimon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