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軍隊的素質


世宗朝〈出警入蹕圖〉(局部)中的明軍裝束。圖片來源

正式討論「素質」「高低」之前我想必須先討論兩個預設問題:所謂的「素質」是指什麼?所謂的「高低」是以什麼(誰)為標準?

一般常見的以明代衛所軍制的衰敗為由,證明晚明軍隊的素質不佳的方式並不恰當;這種論證昧於一個事實,就是在明初衛所制確立沒多久,衛所中的士兵便已分化為「屯種」與「守城」等至少兩種職役(衛所兵還有其他雜役,例如大運河上的漕運),而這些職役是固定在個別士兵身上的,雖然當守城兵不足時當然也要拿屯種兵來充數。士兵逃亡所造成的晚明衛所空虛主要也是出於屯種兵與其他雜役的缺額──一來是因為作戰相對於農耕自給自足畢竟是軍士的主要職責,所以屯種兵經常被用來補充守城兵;二來,衛所的「軍」與州縣的「民」雖然在理論上所負的義務不同,但屯種兵等其他雜役在上繳農作物與負擔繇役上與一般農民其實沒有什麼性質上的不同,差別主要是當兵的負擔重了許多──實際上可以視為稅負比一般人重的多的農民──這也造成這些衛所士兵的逃亡。

換言之,衛所制的崩壞對士兵戰力的影響主要在兩個方面:第一,那減少了可能素質較差的補充兵;第二,那加劇了軍隊的補給問題。第一個影響使得明軍在突發的戰事之下缺乏後備的兵力,於是在屯種兵較多的地區如內地的衛所,募兵應運而興。在此種情況下,募兵才是明末這些地區國防的主力;而邊軍的衛所由於與敵人經常交戰,必須有相當的兵力保持在戰備狀態,都還保持一定的數量與實力(照黃仁宇的說法,內地衛所的士兵大約僅存一兩成,而邊境在五成左右)。換言之,討論明末士兵的素質應該要理解以上的差別,不能拿空泛的「衛所軍制衰敗」來論述明軍素質不佳。

「素質」是指士兵訓練的程度嗎?那麼從「浙兵三千至,陳郊外。天大雨,自朝至日昃,植立不動;邊軍大駭,自是始知軍令」(《明史》〈戚繼光傳〉)這段紀錄來看,除非有人認為這種訓練的程度不算什麼,或者舉出其他地區的其他部隊可以在雨中三天三夜屹立不搖之類的論據,否則要怎麼證明阿戚的部隊素質不高(跟誰比?)?

「素質」是指士兵武裝的狀況嗎?這又是指的哪一種武裝?尤其是我們在對比戚繼光那個時期東西方的軍事能力時,我們通常會引進關於「軍事革命」的預設以及衡量此種革命時的指標,如常備軍、火器裝備的數量、訓練士兵的教範等等。但是火器裝備的有無以及裝備數量的高低就是武裝「先進」或「落後」的代表嗎?我們必須注意到此種軍事革命的觀點是在西方科技發展、海外擴張的歷史脈絡中所觀察而得;在西歐的歷史裡頭,16世紀左右開始的軍事革命確立了現代西方軍事強權、稱霸全球的地位,也從側面支持著現代西方的進步與文明。換言之,火器的「先進」是被西方後來殖民全球的歷史烘托出來的,但離開這個脈絡,若是我們檢驗17世紀以前非西方地區(好比說)使用火器的概況,西方並不佔有優勢──幾個舊大陸的強權都廣泛使用著火器。戚繼光麾下的部隊武裝火器的比例如何?請參考〈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系列文。

然而,研究15-17世紀軍事史的人大概都不會同意「火藥帝國」的觀點,認為火器是鄂圖曼、俄羅斯、蒙兀兒這些帝國擴張的關鍵。在Kenneth Chase的《Fire arms:A Global History to 1700》一書裡,就把當時的火器戰術以及編制分成兩種類型,一種以西歐及日本為代表,另一種則以鄂圖曼、薩菲(Safavid)、中國等為代表;這兩種類型的差異是,前者是在一種以步兵、攻城戰為主軸的戰爭中發展出來的,因而能夠大力擴編其(守勢上較具優勢的)火器部隊(我想那時代的火器之原始及不便算是討論這方面的人都該有的常識)。相較之下,後者與前者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面對的威脅並非來自務農的敵人,而是游牧民族;在此種高度要求機動性的戰爭型態裡,一般火器的運用原則並非如西歐與日本那樣將步兵編組起來,以橫列的陣型搭配一定的縱深,最大程度的佈置正面的火力及保持射擊不間斷。那只有在對付相對遲緩的敵人才有效。在鄂圖曼與明代中國,火器通常是搭配車輛來作戰,在遏阻游牧民族騎兵的突擊,並且搭載深入不毛大漠時所亟需的兵糧(當然,還有其他武裝)。換言之,若以該時代而非後人追溯的角度來理解,火器的運用只有適時適地的問題,根本不牽涉到科技進步與否以及武裝是否落後的問題。

游牧民族的武裝就很落後嗎?我們若從另一個(能源)的角度來看,游牧民族的馬匹(獸力)恰恰就是農耕的人民(人力)所不及。無疑過去就有了煤碳、風力、水力等能源的運用,但在古代最能與兵器、戰爭媒合的無疑就只有人力與獸力。遊牧民族的實力又受到兩個方面的加強:第一,他們的生活條件與戰爭的需要相吻合,平時營生的技能(狩獵、餵養牲畜)與戰爭直接相關;相較之下,務農所需的知識與技能大多與打仗無關。第二,游牧民族的營生(以及戰爭)中最重要的工具──弓矢與馬匹的運用技巧,都必須經由長期訓練才能使士兵取得一定的作戰能力(相較於火繩槍與步兵的操典),因此這種作戰能力幾乎是被游牧民族所壟斷。換言之,能夠維持一支適應游牧民族作戰型態(弓矢與馬匹;騎射)的武力,如鄂圖曼、薩菲、蒙兀兒、明代與清代中國在當時應該被視為一種優勢,而非我們以後見之明嘲笑它們的原始。

我們再從「識字率」或者「教育」的程度來推敲:16世紀西方的教育體系大抵不出大學與教會,此兩者與軍事都無直接相關,而第一個近代西方意義的軍事學院則要等到1616年才由John of Nassau所設立;相較之下,明代初期州縣衛所便都普遍設立有儒學,而正統以後南、北京又都設立有武學,弘治時也可見「刊武經七書分散兩京武學及應襲舍人」的記載,甚至到了崇禎十年還「令天下府、州、縣學皆設武學生員,提學官一體考取」(《明史》〈選舉志〉。儘管七年後明朝就亡了,因此沒有發揮什麼作用)。就以上這幾點來看,沒什麼理由認為明代軍隊的「素質」(從教育來看)會比同時期的歐洲為差。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helldog
  • 我覺得版主的言論有問題:
    (1)阿戚的部隊軍令嚴明,但其他的明軍也是如此嗎?
    (2)明軍兵器品質如何?著鐵甲的兵比率有多少?這些都可以討論吧.
    (2)單比單兵素質,這沒有意義,也很難量化.一次大戰英全遠征軍單兵素質優於德國軍隊,但還是被德國人打敗,有段時間都要靠法國人撐,等到英國本土的新陸軍完成訓練.
    既然版主提到了火器裝備的數量,光以數量來看,明軍並不差,但戰術的合理與否是否也要一併討論?4大兵種(輕重步兵,輕重騎兵)在軍隊裡的比例組成是否合理,士兵的教範這些是否也要一起比較?拿胡斯黨跟薩爾許做比較,就可以看出端倪,大家都用車戰,胡斯黨的戰術比明軍的更簡單,更有效,這才是重點吧.
    (3)武學出身的明軍將領並不多.
  •  ̄▽ ̄")本篇雖以晚明軍隊的素質此為題 然而只提出我考察過大致無誤的部分 可以討論層面的自然還是很多的 不過我還力有未逮(而且荒廢有一段時間了..) ̄▽ ̄")

    以下數點與您參詳:
    關於第(1)點:確實整體紀律如何是比例的問題 然而也因為如此這個問題並不是好或不好這樣的答案能概括 這裡只是舉出一個明顯的例子供人思考 相反的 紀律極差的紀錄也是屢見不鮮的 因此其實我較傾向於將這些極端的例子侷限在個案的特殊環境裡而非過度解讀(不管好壞)

    關於(2):同上 兵器好壞也不是能一概而論的問題 不過關於著鐵甲的士兵方面 就我目前所知一般邊鎮的騎兵都是著鐵甲的(有一丁點資料顯示延綏邊境是例外) 而北方步兵不著甲 東南著棉甲或紙甲 西南則不太清楚 有些證據指出川兵是著重甲的 但苗瑤百夷等少數民族似乎著皮甲或不著甲

    另關於著甲士兵比例的問題 我覺得這仍然要看您以什麼角度來解讀 在我看來 由於著甲在當時仍然有相當的必要 較高的比例應與戰力成正比 但若從軍事現代化或軍事革命的角度來看 像Gustavus便因其步兵不著盔甲 僅戴鋼盔而成為近代步兵裝備的典範 也因而有了先行者的光環 就此而言 著甲反倒成了落後的象徵(但就我目前所知 Gustavus純粹是基於財政困難而委屈他的步兵)

    關於(2)之下的(2):就我所知英國遠征軍的素質與表現都很好 其步槍火力集中的巧妙運用甚至使德國人誤以為是機槍火力 而遠征軍在法國北部的失敗 以及法國人獨撐大局的情況 毋寧是由於遠征軍量少質精的緣故?據我所知此係前不久的英國所介入的向來以殖民地戰爭為主 並未察覺一次大戰成為消耗戰的走勢 因而在改變其志願兵制為徵兵制之前有此失算 然而這終究無損於英軍的素質?

    明代史料並無四大兵種之說;實際上如前所述 北方 東南 西南的敵人性質不同 因而部隊的裝備也大異 以騎兵而言 拿東南來說 騎兵較無戰術價值 且能維持的數量也少 西南一帶的騎兵則似乎以適應當地地形機動為主 以標槍為主的武裝則可能說明其騷擾而非大規模運用的特質 至於北方 騎兵的確披甲 然而其強調的個別戰技為騎射 大規模的"衝鋒"也與西方意義的charge不太雷同 很少會與敵方硬碰的 略而言之 各兵種之間的差別與戰術運用確是該詳加考察 不過分類的範疇會複雜得多(以往我有考察各兵種的計畫 且擬有"晚明束伍考"的標題 然而究竟遲遲沒有動筆 不知何時會死灰復燃
    " ̄▽ ̄)

    關於Jan ziska我所知不多 然而就我所能取得資料而言 若以薩爾滸的戰果而言 其戰術或許更有效 但若就戰術本身來說 我察覺不出有較明軍殊甚或者更為簡單 還請您賜教

    關於(3) 該段開頭以識字率為考察對象 武學云云只是其中一環而已 確實武學出身的將領比例不高 但其他許多例子似乎足以說明明代的武人有一定的知識水準

    以上請您指教 ̄▽ ̄")

    Cimon 於 2007/09/25 23:39 回覆

  • helldog
  • 關於第2點,為何我要強調著甲士兵的比率,16世紀還是一個冷熱兵器交替的時代,肉搏兵還是有需要存在.不管是Tercios或是Landsknechts,披3/4板金甲的長矛兵是為其主力.可以參考Flodden战役中,弓箭對於重甲長矛手的影響力已經可以几乎不算.戰役結束後第十天,Bishop Ruthal也寫道“They were so well cased in armor that the arrows did them no harm”。(他們全身包裹的裝甲讓我們的弓箭步不起作用)。但明軍缺乏的就是批重甲,然後能挺住騎兵衝擊的重步兵。而且除了私兵裝備較好以外,大部份的明軍,裝備都不好.在老戚時代,大部份士兵的腰刀,是熟鐵所製,可以被倭刀斬斷.到了後期,兵械的品質是否已有改善,未知.
    為何我要提到英國遠征軍,英國遠征軍單兵素質好過德軍,但在錯誤的戰術下,還是死傷殆盡,交換比並沒有比較高.且因為數量太少了,不得不改用徵召兵,其徵召兵的素質大家都差不多.這也是我前面要講的觀點,錯誤的戰術,影響比單兵素質更大.
    為何我要提4大兵種,如果一個軍隊有4大兵種,其戰術的可用度或靈活度會更高.如果一個軍隊有所偏廢,其弱點也是很明顯的.君不見亞歷山大死後,偏重於重步兵的希臘式軍隊在也沒有亞歷山大活者時,四大兵種齊全的軍隊來的有戰力.我認為,缺乏合格重步兵的明軍,面對後金時,被一衝就垮的弱點十分明顯吧.
  • 以下幾點與您商討:
    1.晚明已是17世紀 雖說確實後金的部隊因其重鎧獲得優勢 但若與同時期的歐洲比較 當時的歐洲其實已不存在重裝的步兵 況且歐洲的步兵主要是依靠長矛方陣防禦騎兵 實際上只有方陣的最前列是著胸甲頭盔的 後列則無
    2.明軍確實有裝備不良的紀錄 但是否是大部分 我想您至少須舉一二例證 在我看來兩方面的證據皆有 "大部分"云云並不切實
    3.本篇旨在討論軍隊的素質 固然統帥的將略也應該是考察的要點之一 不過這並不表示士兵的素質在考慮將略之後是毫無意義的吧?布匿戰爭可為鑑
    4.如前所述 明代並沒有您所謂的四大兵種;然而同時期的歐洲其實也是沒有的-我想西歐戰場上更精確的分類該是musketeer arquebuser pikeman等步兵 dragoon cruasier等騎兵
    我不認為有一個先驗的四大兵種存在並且可以apply到近代以前的任何時期 我想貼近歷史現實來討論會比較適合一些

    Cimon 於 2007/09/26 18:27 回覆

  • ak5511@msn.com
  • 我的重點是.從表面上看來,明軍什麼兵器都不缺,但使用上似乎缺乏同時期軍隊一樣的效果.那是否就已經無關乎兵器方面的問題了,火器比率是一回事,但戰術的使用上呢,是否要把明軍隊與同時期的西方軍隊做一個比較?明軍的陣型是否更能發揚火力,或更能抗擊騎兵,或不怕騎兵齊射云云.
    而且在4大兵種上,明軍是否有所欠缺,是否缺乏同時期西方軍隊的彈性,這是否也要比較?
  • 您的預設必須是明軍表現不及同時期的軍隊 依此前提來懷疑明軍在擁有同裝備的情況下其戰術的效果 但這個前提在我看來是有問題的

    關於戰術 敝處有翻譯一些文章 或許可供您參考 不過我的看法是 中國與西歐不能一概而論 甚至中國本身也不能一概而論 即使在西方的經驗中 發揚火力都不是為了抗擊騎兵 在刺刀廣泛採用前pikeman一職未被取消便是明證 且本文已提及車陣與長矛方陣兩者之間的差異以及歐亞各政權的取捨 明軍是否也要像西歐一樣火槍搭配長槍才能發揮戰力呢? Gustavus屢次在波蘭騎兵鐵蹄下吃鱉 他的改革有沒有效果呢? 別的不說 薩爾滸一帶是地形困難之處 該地今天是堤築起來的水庫 這種地形是否如一般想像的適合騎兵衝鋒呢?(順便一提 通說以努爾哈齊的內線作戰為致勝之因 我認為不確 該處的地形並不適合大軍作戰 且努爾哈齊所有的兵力也絕非通說的八旗六萬-此六萬是理論上(所謂理論上是說 當時的單位基準牛彔其實是超過200個 總之以8乘5乘5乘300這個理論去計算出來的兵力是不確的)所有應役壯丁之數 而開戰前後金便已在薩爾滸以萬五千名兵伕築城 後金的兵力優勢其實不大) 實際上 後金兵是以重步兵見長的 且明軍的小型火砲正是以零距離的散彈為主要攻擊方式 其對付騎兵的特點很明顯 我想這不是薩爾滸明軍敗因所在

    <(_ _)>以上請您指教

    Cimon 於 2007/09/27 11:19 回覆

  • helldog
  • 我前面的回覆也說了.缺乏重步兵保護的明朝火器手,面對後金的衝鋒,就是被衝垮,不管對方是騎兵衝鋒還是重步兵衝鋒,己方是否也需要重步兵的保護?問題就在於明朝缺乏合格的重步兵.
  • ╮( ̄▽ ̄")╭

    Cimon 於 2007/09/27 23:13 回覆

  • helldog
  • sorry,我並沒有看到你在9/26日的留言.
    (1)關於明軍裝備的問題,明朝一般步兵武器品質是很糟,連刀槍弓弩品質也很壞,是否可以從熊廷弻的奏章中可以看出?
    (2)關於17世紀西方長矛手的裝備,我也不知道長矛手是否几乎都著甲,如果是德意志長矛手或瑞士方陣,只有頭一兩排有著甲.
    (3)關於4大兵種,是分為輕重步兵與輕重騎兵,我是用Archer Jones的理論來劃分的.
    投擲武器的兵種為輕,肉搏的為重.musketeer ,arquebuser都為輕步兵,pikeman為重步兵.
    (4)編制上明軍並不是沒有重步兵任務的阻絕兵,但實際上這些人往往是被吃掉的空缺,是被當嫁妝陪女兒到夫家的奴僕.是否因為空缺或野戰的不行?明軍頃向守城,連野戰時也使用車堡(土木工事)打野戰.....
    (5)我的msn是ak5511@msn.com,歡迎加入來聊天.
  • 關於(1)╮( ̄▽ ̄")說實話 您提熊廷弼實在是正中我的下懷 他所遇到的明軍的慘況正好在我所謂"可以特殊案例來處理"的解釋裡頭--剛剛覆師八萬精銳 丟掉遼瀋的明軍 遭遇此種沒有精兵也沒有銳利甲杖的慘況不是很正常嗎? 敦克爾克大撤退中僥倖被救回英國本土的英法聯軍絕大部分也是為了逃命丟光了他們的軍械 可以從他們此時的手無寸鐵推斷英法聯軍的武裝不佳嗎? 說實在的 類似"武器質量不佳"的例證我覺得通常很難作為普遍事實的註腳 因為這類例證本身的突出性或者特異性正好說明它們並非恆常的現象 所以在一般狀況的襯托下顯得特別突出 再者 古代的兵器本身耐久性本就不佳 一時的事件所造成的變化很足以輕易造成大幅度的改變 好比說勒班多海戰後損失慘重的土耳其艦隊不久就恢復其實力 或者路易十四時期一口氣就能建造起規模超過兩個海軍大國荷蘭 英國的艦隊一般 總之我覺得這指標並不是很適合用來表示一般狀況下軍隊的品質
    關於(2)(3)(4)不好意思我孤陋寡聞 不曉得有這種分類 所以誤以為重步兵所指是披重甲的步兵 不過明軍適不適合此種輕重步兵的劃分 我是持保留態度--我覺得明軍與西歐或者日本的軍隊一個不同的特點在於 士兵的裝備往往同時強調遠距離與近距離的作戰能力 反而不太有遠近攻擊分工的趨勢 這點從當時的兵書或者武器的設計取向上都可以看出來 儘管有些跡象表示到了明亡清興時似乎有了較明確的分工 關於這點 我想還需要再多加考察
    關於(5)我已加入msn 歡迎您指教╮( ̄▽ ̄)╭

    Cimon 於 2007/09/30 01:56 回覆

  • 東海長鯨
  • 關於(2):同上 “兵器好壞也不是能一概而論的問題 不過關於著鐵甲的士兵方

    這樣的資料您這裡有出處麽,一直以爲北軍棉甲南軍紙甲不着甲。
    “有一丁點資料顯示延綏邊境是例外”也覺得好奇...
    :)
    徐希震《東征記》:「五鼓,隨潮下露梁。陳將軍坐大衝鋒船,揚旗伐鼓直進。會石曼子方與朝鮮水兵統制使李舜臣兵船交戰,圍舜臣在中。琳見事同一體,不救有失,挫吾銳氣;先勝於此,尤為奇功。且合兵助勇。遂揮眾將撥船,指戈入援。賊蟻附蜂結,亦將陳船圍繞數匝,勢急,天尚未曙,賊爭跳上陳船,其船三面勾釘,釘長七八寸,跳上者刺入骨縫,拉拽不脫,喝家丁力砍,斷頭截肢,即推下水。黎明,副將鄧子龍駕船奔赴,計投火毬,將倭船燎焚,陳琳見火,知鄧來救,省悟火攻,傳言被(給?)我燒了。我兵得令,各各放火,遇倭船即燒,倭見船著火,我沙蒼各船又集,慌忙轉蓬星散。…」
    這是好文字,大陸根本找不到這本書,臺北有否購買?不過當時的朝將李萍的筆記裏也有記錄陳嶙率領水軍順天戰役有6艘大船,(但也是間接從 薩繆爾 霍利 的《imjin war》的出處附頁裏找到李萍寫的,整本書之記錄了兩次6艘大war junk,另一処我翻譯不出出處的朝鮮人名,Goodrich是誰我也不清楚(估計是寫某一本明朝科技史的老外),不過他的作品也引用了這個朝鮮人作品)擱淺的船十名軍的船,而約略同樣大小的朝鮮板屋船沒有擱淺,我就懷疑是明朝的福船。大衝鋒船我想來應該不是福船。
    弟傳了一些osprry的新書《japanese castel in korea 1592-98》裏的圖片,估計你能用到。
  • ╮( ̄▽ ̄)╭久不見~

    關於明軍著甲的問題 我這裡的看法根據的是很有限的資料 一是戚繼光的著作 如"練兵實紀" 都提到騎兵有明甲 此處的明甲應該是相對於將甲片縫在衣物內面的暗甲而言 其實薊鎮能給騎兵裝備"明甲"應該是滿驚人的 清初的八旗只有比較精銳的護軍 前鋒才著明甲 至於延綏邊境的明軍不著甲 我似乎是從許論的"九邊圖論"裡頭看來的 不過我手邊沒有留下資料(而且實際上那敘述不過一行而已) 其實我這幾句論點的證據很薄弱

    我這邊似乎也找不到整本的"東征記".."韓國文集中的明代史料"本身就是鈔鈔截截的 而這段本身又是鈔在"李忠武公全書"裡頭.. 要找整本原文大概挺困難的..

    關於明軍援朝的船隻 我見過的資料不多 再說以朝廷的議論來看派大船是共識 理所當然 或許是還未找到確鑿的資料吧 否則這樣一場大海戰而明軍的大型船隻卻缺席 似乎有點掃興

    最後 非常感謝您傳來的圖~ ̄▽ ̄ 那對我來說太管用了

    Cimon 於 2007/12/20 22:06 回覆

  • 鐵二
  • 請版主惠示出處頁數

    您好,版主在文中提到Kenneth Chase在書中把當時的火器戰術以及編制分成兩種類型,我對這種觀點很感興趣,能否請版主惠示出處頁數,謝謝!
  • Cimon
  • 唉呀 ̄▽ ̄" 抱歉這本書是我在Page One閒晃時翻到的 當時開價近2000 人窮沒買 目下手邊無此書  ̄▽ ̄" 但網路上有大略書摘 或許可約略參考一下 http://www.deremilitari.org/REVIEWS/Chase_Firearms.htm
    不好意思讓您失望了
  • 鐵二
  • 你誤解我的意思了, 這本書我有, 但我找不到你說的這種分類,所以想請你告訴我頁數.
  • Cimon
  • 唉呀

     ̄▽ ̄" 唉呀那真是不好意思 我想約略是較後面的部分吧? 大概是"8 Conclusion" "Wagons and Pikes"的部分 不好意思我是找來網路上的目來核對印象地 不曉得可不可靠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