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8]

遼東鎮營制

最後我以手邊這本署名馮瑗輯的《開原圖說》、明萬曆年間刊本來作結;當中記載有遼東鎮的編制。《開原圖說》〈正兵火器營圖〉條:

「正兵槍手四百名,分為四方,每方一百名,百總統之,共百總四人。每總分為四隊,隊二十五人,隊長統之,共隊長十六人。每方大砲十位,四方四十位,一砲二人,共砲手八十名;每方三眼槍八十桿,四方三眼槍三百二十桿,共槍手三百二十名。每槍十桿間大砲一位,共大砲八位,餘二位設於營門。車營既苦無,軍若前無障拒,又不得施火器之用。每方且安拒馬槍八十架,四方共三百二十架,行則帶餘槍手馬上,駐則以鐵鎖環之,此方營也。其中子營以協營門下人役二百名、內丁一百名、中軍內丁五十名,共三百五十名,分十四隊羽翼主將,即兵法所謂握機也。」

正兵營圖示:



--

《開原圖說》〈奇兵營圖〉條:

「奇兵左哨健丁三百名,右哨健丁三百名,家丁三百名,選鋒三百名,共一千二百名。禦敵分為四枝,在正兵之前;屯駐分為四小營,為正兵之翼,各按方向,家丁在左之前,左哨健丁在左之後,右哨健丁在右之前,選鋒在右之後。每營分十二隊,百總三名,督旗一名,隊長十二名。于十二隊之中選一隊為千總家丁,以千總之親密素有恩信者為之;選精火器者二隊為火器手;選勇壯有膽氣、弓馬閒習者四隊為頭敵,其膽氣弓馬稍次者四隊為二敵;餘一隊隨督旗官催陣
割級在後。內除火器手、催陣三隊止帶短刀外,餘九隊每隊弓箭手十五人,長槍十桿。行則千總領家丁、火器手三隊在前,頭敵四隊次之,二敵四隊又次之,督旗官催陣割級在後。止則頭敵二隊列前方,二隊列左方,二敵二隊列右方,二
隊列後方;槍手二隊分散于四方之內,千總家丁一隊,督旗一隊為子營焉。」

奇兵營圖示:



--

奇正二營可以合編。《開原圖說》〈奇正總營圖〉條:

「如虜勢眾大,我兵欲守,則合奇正總為一營。家丁、火器二隊,家丁、頭敵四隊,家丁、二敵四隊與正兵火器手四隊共十四隊,槍矢大砲相攙列于前方;右健丁火器二隊、右健丁頭敵四隊、右健丁二敵四隊與正兵火器手四隊共十四隊,槍矢大砲相攙列于左方;其左健丁十隊并正兵火器手四隊,右方如之;選鋒十隊并正兵火器手四隊,後方如之。主將帶領中軍及門下人役內并中軍內丁居中調度,千總四員帶家丁催陣共八隊,分四方催督,槍砲弓矢更番打射。」

--

當我們談及晚明北方的勁旅時通常會想到薊鎮的戚繼光與遼東的李成粱;不過此處的編制是否可視為李成梁的遺制呢?似乎不是;就如同李廣與程不識間的差異一般,李所屬部隊的戰力並不是透過嚴謹的節制來發揮的。《開原圖說》〈一習車營〉條:

「…今遼東止慣用騎兵,即步兵亦視為無用,祇為各官占役之資;車則更不知為何物,反嫌其遲重,為之說曰:『車者堵截城門之用而已』不知古人謂車為有足之城,故用之曠野正以濟城之所不及。夫既有城矣,安用此車為也,豈不可嘆。至於火器,乃中國長技,反以為恥;近日雖稍知濟用,但步車久廢,不能盡究火器之用。蓋火器與步車相為表裡者也,步車火器俱廢,僅僅只有騎兵一樣,又且全無紀律,專恃野戰;馬不如虜,人不如虜,弓矢不如虜,眾多不如虜,野戰不如虜。零竊尚可支持,大舉則百戰百敗,未有能以寡敵眾者…」

而這本書的作者馮瑗從開原兵備道的職務上離開沒多久,就發生了薩爾滸之役。(完)

〈朝鮮軍陣圖屏風〉(局部)中的蔚山之役;從圍攻的明兵身上可大致看出晚明邊鎮騎兵的裝備。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