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遊(二首)

記遊

霧繞封山遠,
水漱清石凝。
田鏡半天綠,
光碎滂雨晶。

記遊

大空雲搖崩雨落,
平衢車乍移風後。
樓窄林矗鎖天小,
道歧巔倚辟江糾。



兩首寫景。第一首是某次在高速公路途中所構思,大抵景不離山水田園,我又喜歡雨,天公一作美我便興起了,遂成。

第二首則是最近的事,2007年5月4日到了台北一趟,託身在同梯服役的培遠家中;第二天麻煩他載我到了附近的捷運站,摩托車從水泥森林中竄出,是淡水河出台北盆地那一段,左環山,右抱水,再加天雨(又是雨,好像痼疾),此首又成。


從捷運淡水站看出去的景色。圖片來源

我好一段時間沒來台北了,然而我覬覦的不過是台大圖書館和山外圖書社的書籍罷了;我是走不慣那種人來人往卻又互不相識的街道,那很像是針對鄉八佬的流行伸展臺,越是接近市中心、人車熙來攘往的地區,越是可以感到這些穿著的時髦──我不否認男人的目光總是集中在髮型、臉龐、肩臂、胸膛、腰脅、臀胯、大小腿,然而憑良心說最好看的還是服飾。我忍不住有一種錯覺,好像那些是從一個個鳥籠獸籠寵物籠裡頭被放出來在街上比美的貓狗走秀;至於不能看的不是被關了起來,就是放出來了也惹人嫌。

這時也只有下個幾場雨堪慰;這算是我喜歡台北的又一理由吧。那樣有如籠中鳥的居住環境,會在風雨的淫威下助長一種小小的安身立命的幸福感滋生。那比南部那種大而空洞的蒸籠比起來要好多了。南部我是覺得不缺豪宅的,但因為那裡少有上街走秀的壓力,居民不流行把權威帶動的品味附著在身上。而我總是覺得台北人的品味總以可隨身攜帶的為主,但對於不動產之類的家當則不甚厝意。

此行本來是參加歷史系裡頭同個學號的學長姐弟妹們的所謂家聚,不過時間改了,而我不能放家裡養的貓獨處太久,遂沒有參加。圖書館也沒去成。倒是回到以前打工的山外,很愉快;搬了價值三千元的書,計14本,算是大豐收(唯忘了《柳如是別傳》,只好等以後了)(實際上我只花了兩千多,老闆送了我一套《日知錄》)。從老闆口中得知目前的工讀生多為歷史系的學弟,我脫口而出「不會變成一種傳統了吧!」據稱,現下工讀生請了五個,忍不住讓老闆娘起了疑竇,這樣還怎麼賺錢啊(老闆謊稱只有三個);其實書店裡頭的工時很長,我在的時候幾乎天天是呆上五六個小時的,比我用功的學弟哪能這樣搞,當然是多拉幾個人來輪值。但話說回來,我覺得在那裡真的是很好的接受新知的場所,比之我現在的工作環境而言,實在有意義多了。

回程的火車上有一番騷動,某個可人的「寵物」尖叫著從某個被當成怪物的疑似精神病患旁跑開,我還可以聽到後者口齒不清的說著「對不起」;不免讓我對這種包裝的漂亮無比的醜陋起了一番厭惡感。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