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大陸的地緣政治,1500-1700[5]

譯自Jos Gommans, Mughal Warfare:Indian frontiers and high roads to empire, 1500-1700( London ; New York : Routledge, 2002), pp.23 - 37。原標題為Nuclear zones of power。

--

如同拉揭摩訶(Rajmahal)與孟加拉諸港口的關係,透過阿揭摩(Ajmer),以及更好的是透過伯罕普爾(Burhanpur),控制西北岸的港口可能較容易些。結果是,蒙兀兒人對古加拉特(Gujarat)的統治是較自由的,這多是因為這個省份本身不適合大規模的騎兵駐防。當然,在其較乾燥的西邊、在喀赤(Kachchh、即Kutch)和喀夏瓦(Kathiawar),是全印度最好的馬匹牧養地之一;不過此地也在海岸與內陸銜接的主要幹道之外。相較之下,馬爾華(Malwa)與坎德什(Khandesh)所提供可不只於北來大軍的餘裕駐地;其較乾燥的西部,所謂的尼瑪爾(Nimar)地區,更是因其為優秀的黑牛產地而聞名。蒙兀兒軍隊在馬爾華和古加拉特前線面臨的後勤問題,在皇帝迦亨基爾(Jahangir)關於鄉間變化的描述中恰好印證出來。在竇哈德(Dohad)左近進入古加拉特,將馬爾華的廣闊叢林置諸身後,他出聲道:

「從這裡開始一切都不同了。不一樣的原野與土壤;不同的種族,別樣語言。路旁的密林中有果樹,有芒果和『克尼』(khirni,一種印度特有的水果)和羅望子,而保護耕地的是『匝捆』樹(Zaqqum)圍起的籬笆。耕夫種的仙人掌將田野區分開來,為他們自己留下一條來去的窄徑。」

並不令人意外地,不一會,迦亨基爾便下了馬,坐進車中。這裡或許可以下個結論,即,蒙兀兒在古加拉特的統治靠的是貿易路線和位於裏邊的邊疆,部份透過羅闍斯坦(Rajasthan),主要是透過馬爾華。雖然早在1561年阿克巴就征服了馬爾華,但要絕對的征服坎德什,包括伯罕普爾與其堡壘阿什嘎(Asirgarh),他得等到四十年後。幸虧有馬爾華的交通設施與補給,以及不小的、伯罕普爾─蘇拉特軸心的金融機構,阿克巴的繼任者得已開始思考進一步的南向擴張。

在馬爾華南方,我們發現了東西高止(Ghat)山之間、國家形式的核心區。西高止山從北邊的海拔600公尺拉升到南方的2,500公尺;東高止山則較低矮,坡度較緩。對可怕的北邊的蒙兀兒軍隊來說,德干高地不僅缺乏牧草地,更主要的是當地缺乏給養,因此難以穿越。德干地區的河流看來是啜乾而非澆灌這裡的土地,它們快速的從深澗磯谷中傾洩而下。只有在靠近海岸處築壩攔住它們的去路,才好引水灌田。許多內陸的、遠離河水的政治中心都得靠地下渠道引水。德干最乾燥的地區位於西部,在那西高止山遮起一塊遼闊的陰影,雨量極為稀少。雖然不適於密集耕作,那裡包含著一塊極佳的牧馬與牧牛草場,當地的牧民經常帶著他們的牲口在西高止山邊坡上下。舉例而言,在伯曼尼(Bahmani)蘇丹國統治期間,與維揭雅納格羅(Vijayanagara)的部隊進行會戰時,俾瑪(Bhima)河谷就成了蘇丹軍隊的集結點,以及伊斯蘭軍隊從南方的戰事中回軍時的歇腳處。稍後,這裡成了瑪拉德(Maratha)戰馬的飼育地點,而在1690年代晚期以後則成了蒙兀兒帝國軍的常規駐匝地。在1695年沿著俾瑪河谷轉向伊斯蘭埔里(Islampuri)之前,部隊還得在黑天(Krishna R.)河的嘎嘎拉(Galgala)待上另外五年;此地區也以其游牧經濟為特徵。雖然這裡看起來有足夠的牧地,食物得依靠西邊的海岸,或者更北方的馬爾華地區來供給。因此,內地的首府與空康(konkan)海岸的港口,如達曼(Daman)、伯賽因(Bassein)、肖爾(Chaul),大侯(Dabhol)、果阿(Goa)等,穿過高止山緊密的聯繫在一起。因此,西高止山的隘道與草原對內陸猶如綠洲般的首府而言,諸如阿瑪那嘎(Ahmadnagar)、道拉塔巴(Daulatabad)、碧加普爾(Bijapur)和廓爾巴嘎(Gulbarga)等等,在貿易與游牧的意義上都是重要的生命線。散處各處丘陵堡壘當中,瑪拉德人更加得益於這些重要的、海岸與內陸間的東西連結。或許,瑪拉德人的首都是德干地區最好的例子,表明了國家形成是怎麼在邊疆地區產生的。舉例來說,看看下面T.歐居利(T.Ogilvy)的這段描述:

「瑟特拉(Satara)的整個領土被分成兩個非常不同的部分,那是在瓦爾瓦(Walwa)附近的黑天河畔、由北至南綿延五、六十英里的一連串丘陵。在西邊的部分…人丁興旺且農人勤劬,墾業發達,農產富庶,季節性的降雨使得地氣暖沃,有益健康。這串鍊子隔開的東邊土地,雖然鍊中間有些被刺穿了,但仍要平坦與貧瘠的多;這裡的開發程度低,稀薄的住民在某個程度上來說過得是漁獵生活。降雨貧乏且稀少,氣候是炎熱且對身體有害的。然而這塊土地卻是極佳的牧地,有益馬匹繁殖,在瑪拉德人間聲譽卓著;他們在這裡有著無數的牲口和帳幕。」

然而更普遍地說,德干西部並不存在天然的政治權力中心,若是與北方的馬爾華或者德里─阿格拉地區相較。其政治核心區沿著西高止山、以及向東延伸的狹長乾燥地帶變動著。重要的東西幹線創造了商業與游牧的十字路,而這正是蒙兀兒,以及其他內陸的權力中心必須控制的。這是在此東西連結的幹道上,這個地區誕生了蒙兀兒的主要對手瑪拉德人。(待續)


各地相關位置圖。圖改自此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