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大陸的地緣政治,1500-1700[4]

譯自Jos Gommans, Mughal Warfare:Indian frontiers and high roads to empire, 1500-1700( London ; New York : Routledge, 2002), pp.23 - 37。原標題為Nuclear zones of power。

--

座落於帕德瑪(Padma)河附近,此區(孟加拉)位在西邊三角洲的頂端上,因此,同時也是至今控制河渠交通的最佳地點。此區的河船仍須各自調整以應付不同的狀況:恆河中游地帶的船隻船底較平、船身顯得圓渾,以避免擱淺在沙岸上;而三角洲地帶的船隻身型較修長,使其在湍急的水流中具有較佳的穩定性。總而言之,帕德瑪河南北的這塊地帶,其作用好似一柄雙向的漏斗,將東面的水路交通匯聚一處,又將另一邊的商隊路線一把抓起。於是,幾乎所有中古時期的王朝首都皆座落於此,比如色那(Sena)的奴底亞(Nudiya),德里蘇丹國的拉訖撓提(Lakhnauti),伊兒牙(Ilyas)王朝的潘都亞(Pandua),胡賽因─沙(Husanin-shahis)的廓爾(Gaur),以及阿富汗人的湯達(Tanda)。

蒙兀兒人在1574年從阿富汗人手中奪取了湯達。過了兩年,在拉揭摩訶(Rajmahal,隔河與Gaur即Tanda對峙)的敗仗使得後者退入孟加拉東方濃密的婆提(Bhati)森林當中;那是蒙兀兒騎兵不熟悉的地帶。1590年代早期,蒙兀兒軍隊在莽.信(Man Singh)的率領下攻佔了奧雷剎(Orissa);然而此地對蒙兀兒人來說太遙遠了,難以密切控制。少了棍子,蒙兀兒人只能靠蘿蔔碰運氣。雖然再次於三角洲西邊的拉揭摩訶建立了自己的首府,吞併三角洲的東邊部分花了另外至少三十年,而這次靠的是龐大的江防艦隊。最終,蒙兀兒的成功部分歸功於主河道的逐漸東移,使得他們能夠在1610年將首府從拉揭摩訶遷往達卡(Dhaka)。孟加拉水系的東移同時也將恆河與布拉馬普特拉(Brahmaputra)河連接起來,由此又開啟了北向阿薩姆(Assam)的新疆界。不過即使到了這個時期,拉揭摩訶地區對西來的騎兵來說仍然是重要的棲息地和可通行的區域,更別說是胡格里(Hugli)河的泥沙淤積使得沿岸的孟加拉主要港口在這方面日趨困難。從軍事的角度來看,拉揭摩訶是蒙兀兒軍隊東向的自然終點。過了此點,軍事科技與補給就完全變了樣。

循著來路回到德里─阿格拉地區,向南往南印度(Dakshinapatha)走,下一個提供豐富糧產、絕佳牧地與繁榮商業的戰略終點是範圍較大的馬爾華(Malwa)地區;這意思是說將南方的坎德什(Khandesh)包括在內。多多少少限定在文德亞(Vindhya)與薩普拉(Satpura)山中,這個地區經常被視為是南北印度間幾乎不變的邊界地帶。與山脈平行而西流的是涅瑪達(Narmada)與塔菩提(Tapti)諸河。與所有次大陸南方的河流相類,雖然它們不能通航,但帶來了肥沃的土壤與灌溉的機會。於是,座落在極乾燥又較貧瘠的羅闍斯坦(Rajasthan)與西德干高原之間,再加上丘陵地帶所提供的絕佳城堡、倉庫設立地點,馬爾華─坎德什地區成為南向軍事行動的根本源泉。在15世紀早期,此區在喀哈揭(Khalji)人治下取得獨立,後者是在擔任「邊鎮警衛」(wardens of the marches)時逐步壯大的,保護著長程的南向貿易路線。或許比南方的聯繫更重要的是,馬爾華所擁有的、富庶的海岸省份古加拉特(Gujarat)和空康(Konkan)北部地區。在蒙兀兒統治期間,在海岸的蘇拉特(Surat)與伯罕普爾(Burhanpur)間有過密集的陸上貿易,貿易中心則位於同名的薩普拉山中南北向的渠道。尤其是在乾季,這條幹道比經由阿揭摩(Ajmer)的沙漠路線更受青睞,由於此線可通行牛車,要比用駱駝或牛隻運送更經濟。(待續)


各地相關位置圖。圖改自此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