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3]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b)地區特別衛隊(Special Provincial Guards)

部署於省份中的特殊兵種為駐防部隊附加了特殊作戰的能力。其中最重要的是城堡戍守部隊、「德本特」(derbent)戍守部隊,和常駐的前線劫掠部隊。

(i)城堡戍守部隊

整個帝國無論是鄉、鎮、內、外都遍佈著許多城堡,不僅僅是為了守衛前線,同時也是為了維持和控制地方封建領主的權威。在許多例子中,「新軍」部隊被派出組成城堡守衛的核心。除此之外,戍守城堡的還有「阿薩普」(Azap),此兵種於14世紀剛發展出來時原本是「曼特什」(Menteşe)和鄂圖曼等小公國(principality)的海軍陸戰隊;之後變成輕裝的弓箭手部隊,部署在砲兵和「新軍」的前方阻絕敵人,直到正規軍準備好攻擊。「阿薩普」在14世紀後期開始駐匝在城堡中,通常擔任哨兵或夜間的守衛,尤其是在戍守城堡的其他成員出征時;或者監視維持地區的秩序和稅收。「阿薩普」和「新軍」一樣也是領薪餉維生,但其成員主要來自安那托利亞的土庫曼人而不是「德芙什美」徵收的基督徒。也因此他們可以結婚,並將其職位傳給適任的男性繼承人。「阿薩普」從16世紀開始以坑道工兵(sapper)和築路、造橋工兵的輔助部隊等角色出現,當「捷貝濟」部隊已無法從「德芙什美」系統徵得足夠的兵員後,支援強化了後者原本的功能。在此之後,所有在邊界地帶的穆斯林男性成為「阿薩普」部隊的徵兵來源;每年每20到30戶人家強制挑選一名壯丁入伍執行勤務,而其他人則負責提供食物和補給到軍中。在16世紀中期,「阿薩普」部隊被官方正式的分為城堡(Kale Azapları)和海軍(Deniz Azaplarlı)兩個部隊分支,執行其任務直到19世紀初期,在穆罕默德二世(Mahmut II)的改革下裁撤。

其他駐匝在城堡中的主要部隊還包括「圭餒掠洋」(Gönüllüyan)(志願兵,volunteer),原本是從城堡鄰近人口當中徵召而來;其中包括被強迫改宗伊斯蘭教的基督徒,他們由此成為軍事機構中的統治階級。這些部隊分為徒步與騎兵單位,其人員由他們的村莊而非國庫支薪。

(ii)「德本特」戍守部隊

在考察過維持秩序、戍守前線、在戰時越過邊界對抗異教徒的地方部隊後,我們下面要處理的是介於統治與被統治階級地位間的鄂圖曼人。與大部分非穆斯林臣民相較──有些人改宗了,有些人沒有,而有些人生下來就是穆斯林──這些團體獲得某種管理地方行政的權利;透過蘇丹簽署「自主特權」(örf,sovereign prerogative)的法令使他們擁有有限的免稅優惠。因此他們是「自主的人」(ehl-iörf,people of the örf)。他們之中最有名氣的,而且大部分至少是以作為鄂圖曼軍事武力一份子而聞名的,就是那些戍守「德本特」抑或「設防的警衛室」(fortified guardhouse)的成員;「德本特」設置在貿易路線、山隘、前線的堅強據點以及通過村莊的道路,負責指揮與守禦這些戰略要點。源自於伊兒汗國(Ilhanid)用來保護道路與商隊的「土特卡福爾」(tutkavul)體系,鄂圖曼的「德本特」系統早在14世紀就已遍佈帝國,並且延伸進入黑海北方克里米亞韃靼(Crimean Tartar)與金帳汗國(Golden Horde)的領土中。

「德本特」最早的正式組織在14世紀中期發展出來,穆斯林與基督徒居民保護他們的村莊並且維持周遭道路與橋樑的良好狀況。久而久之「德本特」也刺激了村莊的發展,整個衛戍的組織與人數也隨著人口成長,在社會與經濟動盪的年代擴張他們在軍中的比例,因而也消減了正規軍所佔的比例。在許多例子中,原本為商旅設置的客店「函」(han)和「克曼莎萊」(kervansaray)變成了「德本特」,至少部分是為了自我防衛的理由,假如沒有別的理由。「馬爾托羅」(Martolo)最先指的是基督徒士兵,大部分是原本拜占庭(Byzantine)、塞爾維亞(Serb)、保加利亞(Bulgarian)人的封建領主;他們為鄂圖曼帝國服役以保留他們在「提馬爾」系統中的領地。在15世紀晚期大部分的多瑙河流域以及匈牙利被蘇勒曼大帝收為帝國的領土,其境內的城堡中由「馬爾托羅」戍守。蘇勒曼用了那麼多「馬爾托羅」來戍守基督教地區的「德本特」,以致於在那裡「德本特」軍(Derbentchi)和「馬爾托羅」兩個辭可以互換使用。時間久了,除了那些支薪的正規軍之外還有許多基督徒的輔助部隊為了免稅而被雇用。

在許多地方的「德本特」至少也有一部分是由土庫曼遊牧部落所組成,在盧末利稱作「約呂克」(yörük),而在安納托利亞稱作「頹克曼」(türkmen)。他們編組成25至30人的營(battalion)輪番上戰場,每次不到5人。每次留下來的人要為出征的人付出50「阿克折」作報償。這些群體中大部分的成員靠耕種交給他們的小塊土地維生,不必繳稅──「末賽稜」(müsellem)(免稅,exempt)這個字就是這樣來的。16世紀將結束時,帝國境內有有1294名「約呂克」,全為穆斯林,但同時也有多達1019名「末賽稜」為基督徒;當他們是保加利亞人時稱作「佛努克」(voynuk)。他們照顧鄂圖曼官員的馬匹或者擔任蘇丹和其家族成員的馴鷹獵人(doğnci.,falconer)。

「德本特」的成員由鄰近的「提馬爾」來補助或者免稅。他們通常向經過他們所保護的道路的人收稅,但在某些地方他們必須賠償在他們看管範圍內被搶劫的旅人。在典型的情況下,他們的地位是階層性的,最低階至少是「提馬爾」。有時候整個村子都負責提供人員和維持「德本特」,支付他們的開銷、輪流徵召人員服役、提供所有必須的供給。這些服務都藉由免稅來補償。

(iii) 劫掠部隊

在整個16世紀,面對異教基督徒的鄂圖曼前線,防守的並非是正規部隊而是特別的劫掠部隊「聖戰士」(gazi),很快的又被稱作「阿克尼濟」(akıncı)(掠奪者,raider);他們組織成特別的前線軍區,由邊疆的王公子嗣(uc bey,border prince)指揮。由輕騎兵組成的「阿克尼濟」負責劫掠敵人的領土,搶奪武器、金錢、奴隸,同時使對方疲於應付以致於不能攻擊或準備抵禦鄂圖曼的正規軍。「阿克尼濟」的領導者和其成員通常都不必繳稅,以他們的防區為「提馬爾」階級的一環,徵集稅收來維持他們自己的行動和父子相傳的地位。「阿克尼濟」一直維持到1595年,在瓦拉幾亞(Wallachia)的一場大敗後他們被解散並歸併到鄰近的省份。在此之後劫掠異教徒領土的任務交給了「約呂克」和特別為了這個目的而派去的克里米亞韃靼。


擊敗一名匈牙利騎士的Akıncı頭頭。圖片來源

除此之外還有「德里」(deli),「瘋子」;之所以這麼稱呼是因為他們在攻擊時的狂猛。雖然也有證據表示這個辭只是單純的源自於「德里爾」(delil)(「守衛」),原本指的就是這個組織。在15世紀後期組成的「德里」其成員主要是克羅西亞(Croat)、塞爾維亞以及波斯尼亞(Bosnian)的改宗伊斯蘭教徒,因此能攜帶武器為蘇丹服役。雖然實際上他們之中也包括一些土耳其人(Turk)。(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