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丁的部隊[2]

譯自David Nicolle Ph.D著, Angus McBride繪圖, Saladin and Saracens, pp.15-21, Osprey publishing(Great Britain), men-at-arms series 171

--

「青年」(ghulams)軍戰士。圖片來源

關於一些小事件和傑出的個人戰士在穆斯林和十字軍的歷史中很少述及。不過勇冠艾尤布三軍的「高個兒阿亞茲」(Ayaz the Tall)之死是個例外;事情發生於於1191年8月30日的卡塞麗亞戰役(battle of Qaiasriyah)。阿亞茲先是被提到全身披甲,然後在戰役期間他被打下馬,因為他身上鐵甲的重量而來不及爬回馬上。阿亞茲的其他兵器包括一把弓、箭囊,他的劍與矛重的令殺掉他的那個歐洲人感到驚訝。相匹敵的裝備還有半世紀後漫蘇拉戰役(battle of Mansurah)中艾尤布馬穆魯克使用的錘與劍。

艾尤布輕騎兵的裝備和重騎兵一樣五花八門,雖然和後者相較很自然的比較缺乏。被稱做「甲利達」(jaridah)的士兵攜帶較輕的裝備,用於進入敵境進行劫掠活動或者維持孤立的前哨據點。這些人通常是阿拉伯的輔助部隊,以速度及機動力聞名,在奇襲敵人護衛部隊(convoy)時很有效率。他們的十字軍對手描述說,他們會在面臨生死關頭時拋下盔甲逃跑。其他類似的阿拉伯或土庫曼部隊裝備也差不多輕便,使用弓、有翼狀或瘤狀突起的錘、劍、匕首或輕矛;實際上竹製的輕矛被認為是典型的阿拉伯兵器。

步兵在薩拉丁與艾尤布麾下仍然很重要。在伊斯蘭軍隊必須面對著一連串十字軍建立的國家發動攻勢時,尤其是針對那些依靠大量城堡來防禦的國家時,步兵的數量或許已經增加。薩拉丁的軍隊組成分子複雜,但在不同的場合下總有來自於基納奈(kinanah)阿拉伯聯邦的步騎兵,加上「阿薩齊拉」(Asaqilah,演變自Asqalan守備隊的部隊)和其他繼承自法蒂瑪哈里發王朝的部隊。先前埃及軍隊中地位重要的亞美尼亞部隊在參加1169年支持法蒂瑪的叛亂後消失了。叛變的倖存者或許遷回了克里喀亞(cilician)的亞美尼亞老家。

資歷較淺的馬穆魯克同樣也接受下馬作戰的訓練。同時其他部落的徵調,當地敘利亞城市的「軍得」(jund)和「阿和達斯」民兵、備受讚譽的阿勒坡和摩蘇爾的攻城器械、加上來自呼羅珊(Khurasan)的攻城技師都在徵調紀錄中。

步兵對步兵、騎兵對騎兵在開闊地的短兵相接是十字軍和艾尤布王朝雙方都避免的事。但據阿.塔蘇西的說法,穆斯林部隊仍然被訓練在騎兵前方列陣並掩護在高牆「加努威亞」(januwiyah)或盾「塔立卡」(tariqah)後。因此騎步配合的戰術仍延續了數世紀之久,只是步兵可以使用的武器中現在多了兵器庫中的十字弓。這種戰術看來不僅僅只停留在理論層次,而且看來曾在亞魁戰役中為當地守軍在某次突圍中使用。

那些為1191年阿爾蘇夫戰役(the battle of Arsuf)揭開序幕的弓箭手和標槍手可能包括受過訓練的職業步兵,然而通常艾尤布王朝步兵的任務限於攻城戰。這當然也包括攻城或封鎖某個設防據點時的野戰。東西方的史料來源都同意穆斯林軍隊包含廣泛的武裝和作戰方式,從輕裝的「甲利達」戰士到重裝的「塔克拉」(taqlah)步兵和下馬但仍然披掛的馬兵。在這當中提及的武裝包括劍、匕首、長刃斧、錘、標槍、十字弓、「那普達」(naptha)手榴彈、「那普達」管或一種「火焰放射器」、長短矛、大型的木質圓盾、大小皮盾、各種尺寸的鎖子甲。大型的盾牌和可移動的障礙物常被用來搭建半永久式的盾牆,形成某種形式的壕溝戰。許多類似的部隊,包括前法蒂瑪王朝的「基納奈」,繼續在薩拉丁之後的艾尤布麾下服役。他們的裝備和戰術並沒有經歷重大的改變。

薩拉丁兵力大小的研究做的比其他中古時期阿拉伯部隊的要來得多。薩拉丁明顯的以大約500人的「阿斯卡爾」(askar)個人護衛,外加3,000土庫曼人輔助部隊起家。到西元1169年他可以誇稱擁有8,640名陸上的正規軍。漢彌爾頓.吉布(Sir Hamilton Gibb)先生分析1171年一份拜訪拜占庭和十字軍護衛部隊的考察,注意到那時現存174個騎兵單位(tulbs)而有20個單位出缺,或許正在某處執行任務。這提供了全部14,000職業騎兵和另外700名「裘得漢」(judham)阿拉伯部落騎兵。然而不曉得所謂的「調步」(tulbs)是常規還是臨時的單位,用於戰爭抑或遊行。這個數字後來在解散前法蒂瑪王朝的部隊時減少了。至少一半的部隊常駐於埃及以應付各式各樣的入侵威脅,即使在薩拉丁離國發動一場主要的軍事行動時。來自艾尤布或聯盟的敘利亞和傑濟拉地區的部隊很小。估計顯示大馬士革提供有1,000人;西姆斯,(hims)500人;哈馬赫(hamah)和附屬的城堡例如沙札爾(Shayzar),1,000人;阿勒坡,1,000人;摩蘇爾和傑濟拉算做一處,2,000至4,000人。這些部隊看起來不可能同時送上戰場。舉例來說,在哈汀戰役時薩拉丁率領著一枝僅有12,000人的部隊,大部分為輕騎兵,對抗18,000人大部分為步兵的十字軍。

艾尤布部隊的薪資很複雜。在收現金的部隊中錢拿最多的是庫德人、馬穆魯克和自由的土庫曼正規軍。原本來自巴勒斯坦南方的「基納奈」聯盟的阿拉伯人、「阿薩齊拉」和其他前法蒂瑪王朝的部隊只有前面的一半;海軍可能有四分之一;其他的阿拉伯補助部隊,八分之一。其他人則以「伊克塔」(iqta),政府授與的采地為報酬。薩拉丁極端的擴大了法蒂瑪王朝簡單的「伊克塔」系統,首先將這些領地從法蒂瑪的部隊轉移給他的部隊,然後在國家的其餘部分擴展這種領地。某些「伊克塔」併於一處以維持艦隊和其人員。艾尤布的指揮系統是相當簡單的三等級制:「阿米爾」(amirs)、「阿米爾.卡比爾」(amir kabir)、「阿米爾.伊斯法薩拉爾」(amir al isfahsalar)。在這些野戰單位之上有約莫五種特設的高級位階,包括守備隊指揮官和野戰軍司令。

與塞爾柱、其他藩王和法蒂瑪王朝一般,當準備進行軍事活動時艾尤布正規軍部隊的武裝由軍械庫(zardkhanah, arsenal)負責發放。其他軍事活動準備的軍需品也在此時發放。行軍時重裝備通常另外打包,只在臨陣時才穿戴。戰爭延長時,尤其是延長超過一季時有一種複雜昂貴的士兵輪調系統,送上埃及、敘利亞、傑濟拉地區的生力軍,以便在任何時候在戰場上保持一支完整的部隊。

薩拉丁也發現阿拉伯傳統的「拉基亞」(razzia)戰術,深入敵境尋找戰利品的閃電掠奪方式是維持部隊給養的一種好方法。深入努比亞(1172-3)、利比亞(1173)和突尼西亞(1173)的報復性掠奪,對抗約旦貝督因人(1173)、進入葉門(1174)都基於這種傳統。葉門作戰也有戰略和經濟考量,復原和加強了法蒂瑪王朝時代埃及對當地的影響。葉門成了艾尤布聯盟的一部分,雖然它並不立即且明顯的對薩拉丁的軍事實力產生貢獻。艾尤布統治時期確實在葉門的軍事組織上留下印記,12世紀的葉門有許多紀錄提及職業騎兵,但大部分的當地武力仍由部落和城市提供。一小支土耳其和土耳其化的精英似乎定居於此,也出現了更多複雜的裝備。

更重要的或許是葉門對薩拉丁紅海海軍力量的貢獻。阿拉伯的南部和東部長期以來是印度、東非、印度尼西亞甚至中國間海上貿易的重要樞紐。史料中紀載有某種威力強大的划槳船(galley),搭載海員並以大約140支槳和划槳手來推進,稱做「沙亞尼」(shayani)。十字軍國家的海上威脅,甚至歐洲介入印度洋貿易的危險在1182年雷納德.德.洽提龍(Renaud de Chatillon)大膽的紅海劫掠行動中表露無疑。(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