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僕店一訪

2006年12月31日,我有幸參與了環繞網路名人LQY大神為中心而舉辦的網聚──其實參與人並不多,這也不是我的重點;從來我就不喜歡與人來往,後來也沒能交上知己的複數型,不管是死人還是活人。活人還是更麻煩的,不像死人能夠予取予求,這是在書本上與古人神交而不必勾心鬥角擔驚受怕的、沒耐性與人交際應酬的我認識的死人比活人多的主要原因吧;雖然這句其實是甘懷真師的話頭。然而終究除了學識外我沒有得到什麼,終究除了與自己相似的靈魂外我沒有期待什麼,終究除了麻藥般的沉迷之外我沒有追求什麼;當人是清醒的時候,當人是清醒的意識到「我」的存在,當人是清醒到去監視、督促、鞭策、反省、乃至譴責那個可以清楚意識到的「我」的時候,我寧願腦裡專心一致的想著其他東西而忘掉自己。當然,年紀越大這越不能做到了,雖然這未必是年紀的關係,也有人是「不知老之將至云耳」;這也是我和與會者之間最大的不同吧。我不是真正的那種能全心投注在某個目標上而沒有其他顧慮的人;既然總是有其他的顧慮,那麼什麼樣的選擇都是一樣的,好比經濟學上講的機會成本,只是對我而言各種選擇之間並沒有輕重緩急的順序罷了。

那麼重點是什麼呢?重點是本次L大神選擇聚會的所在:

http://toyotawish.myweb.hinet.net/page_tku.htm

當然任何有色眼光的解讀角度也不是我的重點;對我這類人來說,越是令人沉迷的,便越是容易激起我對我的監視、督促、鞭策、反省、乃至譴責。吾友Naota說的好:「(想都沒想就一頭栽進去的)都是一群沒有覺悟的傢伙。」對我這類人來說,將這些會被任何有色眼光解讀的對象在道德的責難中消解,那是需要反覆不斷的浸淫其中又拔離其中的功夫,直到確定出而不染、坐懷不亂的境界到了,才能坦然的面對。

所以,請注意「月讀女僕募集状況」:

「不登用標準:可上班時間極端分散者、純粹樂趣者、經常遲到早退者、病弱者。」

吾友Naota適才丟Messenger問訊,即道「病弱者不是很好嗎?」

我知道;或許對某些人來說「病弱」是一種魅力所在。但是現代商業的根基是「信託」,而「病弱」做為一種魅力,那只是一種商品的構成要素中可有可無的、雖然到底也是基礎之一的消費者的品味。而,像「主人」這樣的稱呼來客是專業表現的一部分,專業則是以信託為基礎所進行的商業必備的特徵;若是要取得信託者的信賴,最好的方法就是足以信賴的表現。這是一切專業與證照存在的最基本的原因──在訂約雙方之間缺乏對方的資訊時惟一能夠提供保障的憑藉。人家是做生意啊!保證產品與服務的品質才是取悅顧客之道。

但是這又不得不稍稍讓人感到遺憾;究竟在男女的交往互動中,男性總是想要提供保障的。太過專業的表現,猶如幾百年前我在百貨公司裡頭遇到的電梯小姐一樣,是用一種練達但陌生的態度將顧客迅速確實的給「處理」掉;那樣強勢的熟練在暗示「交給我就ok」的同時徹底的暴露了消費者的無能,也絞殺了愛現的男人展示實力的契機。終究我想從「主人」云云當中尋找一絲絲可以讓人趁虛而入的不自在,從那機械性的禮儀面具底下察覺一點點人自主性的掙扎。

不過您怎麼可能在大都會裡找到這種過往的、以道義為基礎的、人情味濃厚的商家呢;那種將顧客與店員之間的互動固定下來的社會關係,已經在人人頻頻照面而陌生的大都會之前土崩瓦解了。現在是一個以信託的商業關係為基礎、那個資本主義大行其道的年代啊。


話說回來cosplay是這樣才叫徹底啊。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哭哭獸
  • 去個女僕店也能說出一番大道理來,真有你的啊,小弟對你的景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阿,好樣的。I LIKE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