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衣索匹亞簡史[4]

譯自Roland Oliver, Anthony Atmore,Medieval Africa, 1250-1800, Cambridge, U.K.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2001,pp.114-134

--

左撇子的征服者:Ahmad教長與基督教帝國的挫敗(THE LEFT-HANDED CONQUEROR: IMAM AHMAD AND THE HUMBLING OF CHRISTIAN ETHIOPIA)

基督教衣索匹亞在東北非心臟地帶建立的兩個半世紀的霸業衰敗的既迅速又突然。無疑的,從歷史學者的角度來看,可能可以發現這樣的崩潰至少部分是60年前Zara Yaqob死後開始的衰頹過程的結果:朝廷不斷擴大的黨派之爭、一連串的幼主即位、地方貴族不斷坐大,反抗皇室的官僚。然而整個體系並未遭遇嚴重的考驗,因而在運作上也能持續下來。 隨著其前二任數次在Adal前線的失利,Negus Lebna Dengel在1516贏得一場重要的勝利,擊敗Adal的軍事領袖Adal的蘇丹Mahfuz教長(Imam)。因此在1520至1526年間,他在與葡萄牙使團的交際中表現的一副不需要西方基督徒同盟的樣子。不過就在數年之後他遭受到某個Adal年輕將領的毀滅性打擊;Ahmad ibn Ibrahim將在接下來的14年中將整個基督教王國蹂躪殆盡,南迄Bali,北至Tigre,西起Gojjam,東及Awash。


葡萄牙人所繪的皇帝Lebna Dengel玉照。圖片來源

被他的對手綽號取為左撇子「gragn」的Ahmad,在穆斯林當中冠以他征服者「al-Ghazi」的頭銜;他是少數幾個在年輕時代就集士兵與政治家天份於一身的人。出生於Adal與Ifat地區邊境的一個小酋長國(emirate),他以一名基督教邊境上的騎士身分登上舞台,參與Walasma王朝內部的派系鬥爭;在他十幾歲時他就已經取得了當地統治集團的支持,使得在首都Harar的蘇丹成為傀儡。奪得實權的他取得教長(Imam)的頭銜,並與Danakil與索馬利(Somoli)地區的部族締結聯盟,以對基督教的衣索匹亞發動「聖戰」(jihad)為號召。為牛隻與奴隸等戰利品所驅使,Ahmad率領這些兇猛的部族騎兵侵入地塹尖端Dawaro的青蔥草原,西至Awash河谷邊界高原陡崖的Fatagar地區。Lebna Dengel在Bali的地方官在一次反擊中被擊潰,全都當了奴隸。然後在1529年,在Fatagar地區的Shimbra-kure,Ahmad與基督教心臟地帶的聯合大軍正面對決;儘管召自遠北的部隊都參與作戰,Ahmad仍然獲得決定性的勝利。現在,基督教帝國南方的所有地區都在他手掌心,而他花了一年的時間掃蕩這個地區,輾平戍守當地的部隊,並將地方上的統治者替換為穆斯林。

對前任Adal的蘇丹而言這樣已經足夠了,但Ahmad的企圖是將整個基督教王國摧毀。1531年他回到Shoa,計畫拿下並統治王國所有的地區。當Lebna Dengel向西撤退至Gojjam,Ahmad跟蹤追擊直抵藍尼羅河谷,摧毀了Derba Libanos著名的修道院。他的傳記中寫道僧侶好似飛蛾一般跳入熊熊烈火。然後他轉往東北方,繞過分水嶺的高聳屏障而取道海岸低地進入Tigre,向西前進至Begemder、Tana湖和北Gojjam。於是到了1535年,Ahmad已經將整個基督教王國的北方包圍起來;沿著他征服的路線統治者都已換成了穆斯林。甚至為了避免皇室繼承人介入政治旋渦而將其囚禁於Gishen山崖頂中的囚犯也被盡數釋放。但在Ahmad的聖戰中主要的毀滅一擊自然是打在敵對宗教的體系上。無數的基督教士被殺,Aksum的古代大教堂被劫掠一空,而Tana湖中島上與其他首腦地位的修道院則化為灰燼,連同手抄本與畫作。甚至是Lalibela與中央Tigre地區削石而成的教堂也被攻擊,畫作被塗改。

在1530年代中期的若干年內Ahmad鞏固了其在基督教高原的權威。然而事情的發展並不全然對他有利。由於掠奪品的減少,那些索馬利人(Somoli)與其他部族回到他們溫暖的平原,留下Ahmad和他那忠誠度可疑的基督教投誠者統治他所征服之地。在高原上,公開抵抗的結束代表著游擊戰的開始。皇帝依然佔據一方,而Ahmad的和平提案則被拒絕。當Lebna Dengel死於1540年時,繼承他的是能幹的戰士Galadewos,一掃之前一敗塗地的陰影。1541年,葡萄牙果亞(Goa)總督(governor)應其盟友要求送上一小支配備火繩槍的部隊在Massawa登陸;他們手中的火器鼓舞了Tigre的基督徒。而駐葉門Zabid的顎圖曼總督則派遣一支相同規模、配備火器火砲的部隊來對抗。於是顎圖曼蘇丹與西方基督教王國的海外決戰在非洲的東北角爆發。葡萄牙人損失慘重,但終於在1543年與Galadewos會合,在Tana湖附近的Woina Dega與穆斯林部隊開戰。在2月22日的一場殊死鬥中穆斯林被擊敗,而Ahmad本人陣亡。這也宣告了Adal在高原的佔領終止;但14年的聖戰使得基督教王國殘破不堪,人口銳減。直到19世紀才回復其中古時期的版圖和政治與文化上的巔峰。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