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rdian的兩難

在柏拉圖(Plato)的理想國(Republic)第四章中是對於教育的看法;正確來說,是教育軍人(Guardian)的方法,而Guardian一職則與第三、四章全文脈落密切關聯。在Plato所設想的社會中,分工是社會形成與擴張的關鍵,因此社會中的每個組成部分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最好的執行其職務,如此整個社會便得以高速運轉,而社會中的每個份子能夠互相裨益。在社會裡的各個成員中Plato特別討論了Guardian,即整個社會的保護者;但Guardian的養成有困難的矛盾處:一方面他們必須在戰場上無情的廝殺,另一方面卻要以社會中一份子的身分與其他社會成員和平共處。Plato在第四章中即集中討論哪種教育是適合Guardian的;所及的層面包括文學、音樂、飲食、醫療等。


柏拉圖和他的憂鬱。圖片來源

因為我本身對戰爭是比較有心得的,所以我想稍微討論一下Plato所提及的Guardian的兩難。至少從中國的歷史紀錄來看,軍隊的紀律好壞、擾民有無一直是歷史記載中特別著墨的部分。而在中國政權統一的情況下,邊疆前線的軍事緊張與內地的平和富庶是個嚴重的反差,軍隊的內調──為了平亂或其他目的──通常是內地經濟破滅的一個重要因子;無論是官兵和賊都令人望而生懼。一方面物質生活的落差對於前線的士兵來說當然是個極大的誘惑考驗,一方面其所受的軍事訓練與武裝又使其毫無疑問的具有消滅這種物質落差的能力;簡單來說,買不起可以用搶的。

當然這種情形並不是絕對的;關鍵在於這兩種生活落差相當大的群體之間有無聯繫、其成員有無重疊。中國古代的兵制中也有兵農合一的例子,而這樣的兵制雖然其成員在戰場上的能力很有問題,但不至於在兵與農之間製造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在歷史上兵與農之間聯繫密切的王朝鮮少因兵農隔閡而覆亡,如西漢(王莽篡位)、唐前期、北宋(宋為募兵制,但其主力,所謂的「八十萬禁軍」通通集中於首都,與城市生活並不隔閡)、明前期。而東漢(東漢為募兵制;黃巾之亂引來西北平羌的董卓部隊,一樣造成極大破壞)、唐後期 (安史之亂是將領叛變侵入內地,而非農民叛變引來政府軍;但此時府兵制已崩潰,因而亂後中原腹地廣設節度使的結果是使得這些地區的生活方式與邊疆同化,經濟文化破敗)、明後期(明衛所制也為兵農合一制;但衛所崩潰後代之而起的募兵與邊疆軍隊在與明末流賊的戰鬥中對中原地區的破壞不亞於流賊)等時期,軍隊一直是內地經濟的一個威脅;一個沒處理好可能就動搖整個社會的基礎,造成王朝覆亡。

台灣目前也在向募兵制改革當中;美國已為募兵制,但一些美國學者指出徵兵制有其益處,能使得社會各階層有一個融合的機會。今天台灣走向募兵制主要是為了因應戰爭型態的改變;但台灣社會已經準備好因應隨之而來的改變了嗎?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lchFlasche
  • 唐的內地藩鎮……

    我以前也是覺得唐代河朔及中原的藩鎮對經濟和文化帶來很大的破壞,不過現在對於藩鎮的看法比較沒有那麼負面。誠然唐後期各地高度軍事化,「率二戶養一兵」,對還在土地上的農民是很沈重的負擔,不過唐政權卻也在這樣的平衡之下維持了一百多年。只能說,唐在軍事方面面臨的需求太大,而且安史之亂以後中國就進入恆久的戰時狀態,這已經無法和承平時期同日而語,也沒辦法談到底兵農合一好還是兵農分業好,因為軍事化的潮流一開,需要的兵就是那麼多,這時候兵農分業的募兵制反而可以讓各藩鎮(不管對朝廷的順逆與否)隨時擁有戰力較強的常備軍,獲得在華北的政治與戰略優勢,同時又讓一部分農民可以專心生產。這是當時情勢下最好的解決方案吧。

    而且河北地區雖然文化上被認為是「胡化」、文教蕩然、尚武,但這也可能只是親中央士大夫的誇大和偏見。而河朔三鎮的經濟力應該也不弱,不然沒辦法養那麼多兵還撐一百多年。我記得唐代的絲織中心除了成都、江南以外,還有魏州。

    所以北宋和唐後期都是募兵制,而北宋經濟空前繁榮的原因我覺得除了兵民關係的親近外,最主要還是因為從朱全忠以降到趙匡胤,中央對調整與地方關係的努力終於收到了成效,才結束了華北遍地皆為戰區的年代,讓內耗減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