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研究的取徑:讀<儒術獨尊的轉折過程>一文雜感

該文見朱維錚,《中國經學史十講》(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2),pp.65-95。

孔恩(Thomas Khun)在提出「科學革命」說之時,也提到了科學史的內、外問題;他把科學研究所得的、不變的邏輯結構與實證結果重新放入時間的脈絡之中、考察那個「製造」知識的「科學社群」所處的具體環境,即,打個比方,分析的不再是藥品成分,而是藉由檢測藥廠的衛生安全來評價其療效──我們知道從「現代」進入「後現代」,此說就顛覆現代價值之一的科學信仰而言頗有里程碑之作用;然而究竟我們很難偏廢或偏信其中一種。究其所由,學術發展既從關懷為何作為出發,又由心術導引其方向,又有後設(meta-)的整體掌握;而此種掌握,此種後設的、對關懷與心術的檢視則是反省之所由,後設式的掌握常常是批判的起點。然而,批判固然可有其邏輯脈絡可循,遭受批判的對象又何其不然;實則,發展越精緻的學術其內部的邏輯結構也越發難以尋隙搗虛,錦上添花既無能為,學者窮極,遂另闢蹊徑矣。既闢,則沃野千里人可藉之以達,學者趨之若鶩,直至墾荒殆盡、阡陌縱橫而後已。斯時雖四通八達,運轉如意,然而亦無隙地、新天地可至;期望之情可以想見。大抵學術的發展與此相類吧。西方學術固然有從現代到後現代的轉變過程,中國學術又未嘗不是。就以民國以來而言,顧頡剛的「古史層壘造成說」就把中國的信史向後拉了數千年;從史料的文本詮釋出發所做的考據,威力大概要遠遜於調查史料如何產生的外部考證。沒有這一潰堤,學者們不免要死氣沉沉,鬱積不得以發洩了。


孔恩;有點見識的科學家可討厭死他了。圖片來源

然而學術發展的抽象掌握,上述或可為一例;其實則人各有志,所謀不同,道亦不同。就有另一種關懷的是上層階級的政治角力,以權力鬥爭為心術,以歷史脈絡來架構論述的條理──<儒術獨尊的轉折過程>一文,其初始是發堀出了「董仲舒上天人三策、漢武帝獨尊儒術」的歷史認識與文本的不一致性,由文本誤讀的可能性破題,然後帶入了正文中,從漢初的黃老刑名一路走筆至武帝即位初、董太后與新貴田蚡的外戚政爭當中;既少了、邊緣化了學術內部高門檻的繁複索解,簡單的以權力鬥爭為主線行經的標的,讀來自是一氣呵成、酣暢淋漓,禁不住令人起身起聲「呔!」,大讚「好啊!」。

近代以來的史學雖以分析為主,然而分析固然有空間結構式的、亦有時間脈絡式的;近時沾染西風特甚,主以建構時代風貌,而不主將發展變化排序的社會史、經濟史研究頗佔一席之地。不過,畢竟人類非自主性的盲目活動不在人文關懷中;追求超越的人們啊,當他們翻閱歷史的時候,想得到的怕不是芸芸眾生的共相,而是震古鑠今、空前絕後的殊相吧。論單一學術的水平,這樣的取徑或許不能盡精微,但要博綜得一一貫通各個殊相,也是要了不得的天賦或勤劬付出了。結構式的學術在有了結構以後才發現材料,那與現成一堆材料、苦於如何組織的學術是大不相同了;但兩者自有其評價的水平,也不是輕易就能登峰造極的。就後者而言,原本就是史學的強項,乃至始祖──希羅多德所謂「歷史」,其實意義在探尋,而科學在發掘本源上的意義也從此發展而來;不同之處在於他用的是敘述的方式,而其敘述依循的則多是日常口語的邏輯,而非其背後更有一套理論架構,乃至所敘諸事事事條貫──這本來也就是功力所在,有成不易,不成也無須過苛;然而好壞評價也在這了。

關於不研究經學的經學史,由此一文中我所見若是;雖然,此種外部史取徑的經學史有待開闢,然而經學內部理路粲然,棄置不顧其實也是可惜了。文與獻對稱,所學其文,其實也如見其人,學藝拜師才得十分精神,否則噩噩渾渾吞棗囫圇,其實不能的知所學為甚。若今日經學的內部史後繼無人,文足徵,獻便絕響了。然而除政治唾餘之外能視經學為有其他價值,則有待其人。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佚凡
  • meta

    佚凡在淡水隱居之處為
    [正冠齋]當然是典字拿著船槳的子路死前

    Cimon兄
    你好

    此文讓佚凡得以目睹之鎖匙在於思索著meta之非法

    於是google了一下
    有幸 來到C兄之寶境

    屏風 照壁 邸 萬仞宮牆

    感謝C兄此文所敘
    從黃老之形名來到了五經博士之後
    漸漸地有了[家法]

    謝謝兄之提點
    佚凡是個 不及格的傢伙
    卻試圖衝撞 浙東 與 浙西

    所以 才會 從門牆上取下了這把鎖匙google了一下幸見C兄^^"

    可以嗎 佚凡 現在 正在 隱居

    可以 將[佚逸居]此地 加入 佚凡盤據之所的連結否?
    [我們繼續開始] 不過 佚凡幾乎天天在更動著門牌號碼^^"

    謝謝 他日會再來向C兄請益

    願 美好

    隱居中的佚凡
  • ╮( ̄▽ ̄ )╭您好~我很樂意被放進連結 您請便

    雖說是被"請益" 不過您的文字很詩意 其實反而我要花比較多心思哩( ̄▽ ̄")如您所說 我這裡寫的東西可以供人拜拜咕狗解解惑 也算可以了 常常看這種令人消化不良的文章對身體健康可能有影響( ̄▽ ̄")偶而瞟一眼也就夠了 (再說我對晚明以降儒學所知甚淺啊哈哈)

    順頌學安

    Cimon 於 2008/03/20 21:16 回覆

  • 佚凡
  • Reply

    傳者 傳也

    [傳]之平聲,可否?
    Cimon兄
    在那次宴會上
    隋唐經濟史的老師
    對著佚凡指向侍立於旁的學長如此說著

    佚凡啊 要永遠稱呼為[學長] 不可能變成[兄]的呦!

    二次拜讀C兄此文
    佚凡之慚如後漢之人讀著[漢書好像是第二十七五行志下]周內史叔興把六鶂退飛的故是用白話文亦即沒有[代]卻是[世]的[不敢逆君]腔調以後之汗顏

    經學 與 經世
    能否對稱?

    對稱的 是 文獻

    如您所言
    整理著[會議記錄]的人是史的工作啊但是

    有碰到 經 嗎能治經而治經到底是治代或者治世?

    我 在 哪 裡?

    史思想 或者是思想史那是那一個誰啊好像是湯恩比汪榮祖先生說的如您所言

    文獻

    便知佚凡只是個門外漢

    但是 這是 史 者的 工作嗎?

    我有愧

    在Paradigm Shift的Shift上
    拜讀大作之一驚

    再者
    因為meta這種無聊的爛語言
    讓佚凡也是連城訣中不斷撲向光采如璧的廢物s的廢人s之一

    得之我心(快要到第三驚了)

    把 別人的 語言拿來 自己用
    王國維先生的人生三境是我們打自小學就被慣用的成語在口耳之間(兼論杜部長[不要使用成語]之是)

    那個對外號稱叫作跳躍的所謂詩意
    道學之失
    是君上給佚凡最大的第三驚

    史貴自得 君無須掛懷

    佚凡 碩三 現在
    無法在第一時間作出如君此論
    足見自得不足

    自得不足是因為思而不學

    受教

    網路相識 還請君快別如此以[您]稱呼了
    否則 佚凡有愧

    今天 生日
    清晨五時早已見君之回文
    胸內澎派那叫作啤酒之後的心悸因為一切不願意面對的往事俗物會服上來擾亂本心

    --所以筍子才要原天官的說--

    這是最美的禮物
    最美 最美

    歷數諸籍 非是俗人所以為的賣弄
    而是 試圖 尋找 聯繫其間的

    感謝君之言
    我超愧的說

    佚凡會真的常來挖寶
    佚凡在自己的地盤所寫的所說的一定有誤像是日前那一篇偶然提到戴震的就寫錯了

    還請君上指證隨時

    最後 不是讓人拜拜古狗大神解答疑惑的

    那個是卜不是史

    如內興的白話文
    才是 佚凡 真正重視的
    拿著火把的先知與拿著字典的先知都被方山子供養

    真正的為人 是疏而不作吧?
    我如此以為著

    還有 佚凡 不是 研究晚明以降之儒學的

    我只是想 寫出 好東西而已
    寫出來的 要能被讀者眉批 那才叫好東西

    如此地以為著
    如此地

    入中國則中國之

    願 美好
    佚凡
  • 先(不能免俗的)祝您生日快樂 ̄▽ ̄"看來我意外的送了一份禮?

    關於經"世"與經"學"還有"代"與"世"的區別我不是很懂 我想您可能是覺得過去用來經世濟民的經學 現在卻只剩下學者間"史學"式的傳承了吧 ̄▽ ̄" (如果我沒會錯意)但說實在我心裡雖有這個問題 這篇文章還是耍嘴皮子的味道居多 雖說在為經世用的經學之上作了些辯護

    欸啊用"您"是我的習慣 請您別見怪 ̄▽ ̄"

    您說的對 好東西就是要寫給人眉批的 不過我這人自覺有時候說話招搖撞騙 很怕不學無術給人拆穿 如果說有人認真看我的文章 我就不敢放膽寫東西自嗨啦 ̄▽ ̄"

    指正不敢說 切磋我勉力為之 ̄▽ ̄

    Cimon 於 2008/03/21 2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