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這回事


保釣啊保釣。圖片來源

其實我不是很反對仇日或仇中之類的言論;更確切的說法應該是:我幹麻視之如仇寇?視不視之如仇寇對我是無所謂的,對置身事外的人而言是道地的「干卿底事」。但另一方面而言,我又覺得不但不該加以反對,反應該一鼓作氣再接再厲使仇恨日漸升級力爭向上才對。何解?人生在世要沒有仇恨,那是不可能的;仇恨苟能驅使人自尊自立自強不息,忝為生活中起碼唯一的意義,總好過游手終日言不及義。且事情違反善良風俗的總是非仇恨不辦;可以教慈濟的師兄師姐們殺人放火嗎?顯然不行;慈濟能辦的「壞事」也不過是當街強迫樂捐,在不捐者背後指指點點、沒良心當有果報現世報之類。雖然這也算是門「壞事」,但樂捐者不待人勸自捐,自不受此辱;不樂捐者見有此辱,雖不樂也多少意思一下捐個二百五當個二百五程度的施主;不樂捐者已遭此辱,捐,自然錦上添花;不捐,反正已經殺雞儆猴。總而言之,看起來雖是「壞事」,其實募起款來卻是效率甚好手段甚高。《韓非子》〈顯學〉篇謂:「夫聖人之治國,不恃人之為吾善也,而用其不得為非也。恃人之為吾善也,境內不什數;用人不得為非,一國可使齊。為治者用眾而舍寡,故不務德而務法。」對一群壞人還客氣什麼?

但我要嚴正聲明:那些心懷大志、身懷血海深仇的人,應該掂掂自己斤兩究竟當不當得起這復仇大業,問問自己是一時血氣、一股戾氣還是渾身浩氣。有差別的!語云「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句話因為君子太少,所以曲解為遁辭者多;其實真要作到有效率、有目的、有成就的報仇,往往支持前進的動力(恨意)之外,計畫性的安排和瞻前顧後的謹慎是缺一不可,而費時費力,自不待言。否則不過一時激憤以頸血污人的程度而已(當然,現在人連這點也不成,有以紅墨水代之者),真要實踐什麼,驀地是沒門。其他不說,搞革命又搞女人的,戀愛加造反的浪漫組合,有生死相許之志,或許還算可接受;那些攜家帶眷一家老小還跟著趕時髦和人去造反的,豈不連累眾人一齊剮頭?其實這些人沒那麼笨;既有心情成家立業,哪有心情火線上衝鋒陷陣。但有心情事成後分盃羹,攫奪革命成果,此類「革命英雄」倒從不缺貨的──《老殘遊記》裡「這裡的英雄只管自己斂錢,叫別人流血的」。乾脆不要妻室乃至拋家棄子〈與妻訣別書〉的,反都成了大人物的墊腳石。

更有一種,搖旗吶喊,躲在別人背後憑著一股聲勢壯膽,否則不敢為惡的,依我之見,目下此類最多;是浩氣不善養,壓根一點沒有;血氣有點虛,要倚多為勝;戾氣一時不乏,一番漏之後更六神無主,洩氣皮球一般。此類上媒體逞一時口快,上網路逞幾篇筆快,有股氣只夠口舌逞快;真要有骨氣面對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別說什麼橫眉冷對千夫指了,還不如多拉幾個人背書,搞「串聯」,大家以量制量,才不怕誰怕誰。食少易盈,好逞易窮,此之謂也。

所以我真心、黑心、但良心的建議是:真那麼恨日本人/中國人,從現在開始立定目標,弄好時間表,60年內試試能不能真把「敵國」亡國滅種吧?我支持鼓勵的。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佚凡
  • 佚凡的MNS(高科技)和新聞台部落格名曾經是

    [釣蝦場是我們的島]

    瞎@@

    佚凡
  • 一個小小的島嶼就可以引起某些人極大的盲目仇恨 就這點而言可真是名副其實的釣"瞎"場哪╮( ̄▽ ̄")╭

    Cimon 於 2008/06/29 20:48 回覆

  • 2008臺北藝術節
  • 2008臺北藝術節《華嚴經》劇場演出

    2008臺北藝術節《華嚴經 之 心如工畫師 》
    藝術與宗教的交會,以《華嚴經》為本的劇場演出

    8月29日-31日城市舞台,粵語演出,中、英文字幕。

    《華嚴經之心如工畫師》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進念.二十面體』劇團的「生命劇場」系列第一部作品。去年在香港首演時獲得熱烈迴響,座無虛席;今年受邀參加2008臺北藝術節,『進念.二十面體』的演員將與十數名來自中港台的佛教法師,攜手呈現裝嚴玄妙的華嚴世界,為導演口中的「宗教與藝術本是一體」,做一次漂亮的詮釋。

    更多演出介紹,請見 http://www.taipeifestival.org.tw/Content/NewsContent.aspx?NewsID=21
  • 以後有這方面訊息還請您多多打廣告( ̄▽ ̄ )

    Cimon 於 2008/06/29 2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