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援中港

都云晴空伴遊好,我愛陰濕獨訪仙。
平日日蒸江海沸,哪朝朝霞湖水閒。
鳧掌波濤圈裡圈,雨打漣漪千萬千;
人走碧蘿斑駁路,車過群鷺紛擾天。
賞盡風物逞風雅,識遍流景不流連。







台灣雖然是個島,環島雖然四面海,台灣人感覺上卻不像與海有什麼很深的瓜葛。高雄人作為台灣人,高雄作為一個港市,感覺「市」的特質還遠多於「港」。這是我的錯覺嗎?雖然左營軍港就在眷區旁,半屏山萬壽山就傍海旁,「海」卻被「框」住了,「框」在山中眺望的遠景裡,框在消波塊與防波提圈出來的港裡。摸不到的海好遠,就有看得到的海那般遠。

目前離我家最近的、近到可以摸得到的「海」,在援中港。騎著摩托車沿著軍區的圍牆繞上一大圈呼嘯而過,總算才有豁然的海景無保留的呈現。無保留的不僅僅是視覺:還是嗅覺、聽覺、觸覺,願意的話,味覺也可以滿足的;不過我這人什麼不怕就怕麻煩,抱怨了一堆「海好遠啊」之後,近在眼前的海反而沒有那股傻勁搞肌膚之親了。


海。

其實海濱之地潮水交匯,物種兩棲,水色天光之外還是鳥獸蟲魚最有趣了;援中港這一帶原本都是大塊大塊的漁塭,最近要成立生態保留區(?好像是這麼說地)的緣故圍起了鐵絲鏟斷了堤道,把一干蟲魚鳥獸都「保留」在圍籬之內了。這有什麼辦法呢?人的天性之一不就是打起黃鸝兒嘛。所以還是圍起來的好,就當被圍起來的不是圍裡的珍禽異獸而是圍外的衣冠禽獸。話雖如此,此種人跡罕至之處才是我輩的聖地啊,彷彿一大群白鷺不為人知的聚在水草叢間全是在照顧我眼福。調皮一點的話不妨真打起幾顆石子「一行白鷺上青天」;然而石子豈是好撿?風吹草動,驚出一條石龍子,撿石子的算盤便到九霄雲外去了。

最近有雨。雨則雨矣,春雨、夏雨、秋雨、冬雨,各各不同;春雨太活色生香,啟人生理欲望,我覺得還是有些人文化成加以抑揚頓挫的好。夏雨好,或有雷霆閃電,或有狂風驟雨,振聾發嘳。秋雨稍差,雨落一番寒一番,每況愈下兼容易感冒。冬雨綿綿,有時有些刺骨,不過無妨於厚重的罩頭棉外套,「一向偎人顫」是也。夏居首,冬次之,秋季、春殿。最近將入夏,不覺像青蛙皮吸飽水分一般大樂。雨中遊湖濱海水,舉目上下、舉手投足,無一不水,樂翻。


咈咈咈要不是有圍籬可能就踩進去了…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