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服務時間

大概怕我在家裡悶壞的關係,在取得本人同意後我也成為社區巡守隊的一員有半年了。和我搭檔的中年伯伯「鍾大哥」習於滔滔不絕的向我灌輸社會經驗以及家庭瑣事,所以偶而會有「繼承恁老爸的滷味攤」之類的提議;當然這種建議通常都要動之以當事者的利害才會有些效果,所以說動的理由也就包括了「一個人整天唸書很孤獨啊」云云。

雖然基本上是嬌生慣養的死小孩,我對於「出社會」其實心理上壓力不算很大;要比「吃苦頭」,我問題恐怕還不在於耐不住而在於太耐得住所以反而不太在乎找的工作「好不好」吧?不過基於同時也是羞羞臉的死小孩,身為丟臉的新鮮人心態還是很需要調適的。(對不起讓我掉個書袋)痛罵中共「黨天下」的儲安平在說明英國人的Gentleman這概念時,說到了做個紳士的條件之一是「不畏難」(capable of exposing himself);這個翻譯咀嚼起來很帶勁兒:敢於「曝露」他自己。用心理經濟學裡頭的例子來說明的話,「曝露」是相對於「需求」而言的──經濟學的濫調之一是供需法則,有需求才有供給,才有生產活動的可能,需求在經濟體系的運作可見一般。可是除去此種疑似第一因的光環,需求又怎麼來呢?一個阻礙需求的因素是:把自己心中的慾望表達出來實際上必須承擔隱私曝露的風險。在目前台灣的社會上,或許嫖妓是一個說明的好例子:對於隱蔽的要求大大的減少了一般男人以市場交易來滿足性欲的需求,其中能夠成交的都得以見不得人的方式進行。一般的黑市交易也是如此。不過這原則還可以推的更遠些:日本人的生意頭腦就體現在異常詳盡的產品使用說明書、連生魚片(機器現作!)都賣的自動販賣機和各式「傻瓜(都會用的)」產品──所有這些都在實踐避免「曝露」的原則,無論是在技巧嫻熟的店員面前還是怕尷尬的大庭廣眾之下。

畏「難」未必是畏懼「困難」;困難之所以困難,也因為困難引起的災難的緣故。不畏難,是敢於拋棄安全,冒險犯難。

當然賣滷味不是誇張到可以拋頭顱灑熱血的行業;只是清明節前後「拼經濟」要大賣一場,所以鼻尖貼在書頁前的我就被拉夫徵用了。

寒盡不知年。不知不覺已經是穿著令人害羞的季節:市場上的人潮裡載浮載沉若隱若現著令人垂涎的白皙大腿,哦哦尤其是本土產的蘿莉(涎)。當然還有其他精采的部分,不過基於良善社會風俗的維護我覺得說到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對面賣春捲的生意好的不得了,畢竟一年才賣這一次,至少6點鐘就開始排的隊到中午都還未間斷。另外則有貼補家用(我想像的)的好(女)孩子沿街販賣花朵。不過重點還是咱家的魯味啦:


「老婆快來看鏡頭!」「(羞)討厭人家不來了」(設計對白)


「嘿嘿還是算錢咖實在…(眉開眼笑)」(設計對白)

即使身為味覺白痴,爲不負工商服務的使命,我還是要說:有空到高雄楠梓和光街來吃吃看唄!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影中人
  • C兄台,這真是令人尋味啊,小弟真是口水頻流,
    何時何月才能嘗鮮呢?小弟有空會過去嚐嚐的...敢問兄台有無打折?
  • 我媽說有(打折)欸( ̄▽ ̄"

    Cimon 於 2008/07/27 2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