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頂;春風

凍頂

凍凛清冽,砌開撲鼻茶味甘,笑散嗔惱霾;
頂坪坑谷,綠滿悅目茗情閒,倩了痴愚懷。

春風

春弗首冬夏,至聖手削,六經有史;
風得兼雅頌,先師口授,四詩無邪。



替代役服務至今越三月矣。本想下單位身體應該自由些,時間應該空閒些,結果文化局完全不給人閒散公務員的印象。起碼先進的學長沒幾個打算留下來的;而局裡的約聘人員(局裡沒幾個正職的公務員;閒散的公務員當然要挑閒散的單位幹閒散事嘛)多的是做不滿一年以及做將滿一年或者做滿一年多已經計畫好離職跳槽的。文化局不僅事多,還窮;活動展覽的道具展品除非搬不動的,否則通常搬運、佈置、收藏都要自理。錢則拿來買新聞去了──10幾萬買一家媒體電視台幾分鐘上新聞的時段。自然,同梯的文化役同學們不能免俗,要發揮他們的所長無償的為本單位省下一筆經費做出貢獻。好比說學設計的就替局裡省了一筆外包海報DM公仔紀念品等等等等的東西的花費(好處是經常可以上地方小報)。

服役的第二個月在中興新村度過時,便曾為了應付受訓的內容,為了社區實作的報告擠了一對聯出來;當時實作的地點是彰雅社區,便是凍頂烏龍茶的產地。那裡很美,清幽的美;雖然同樣令人注目,但那和驚艷的美不同,是美的教人省思,不渾、不傻、不糊塗。那氛圍可比可愛女孩的倩容。一剎那放掉心中好幾塊石頭,索性就用了凍頂兩字寫了一副藏頭聯。


大概這種感覺。畫面中央就是凍頂山,一坪平平都種茶。圖片來源

欸;話說回來,想不到分發到了文化局之後竟然又要我發揮這種完全不令我覺得有可能發揮的才能。《春風》這對聯,是拿來當作下面這篇局長交代我代寫(啊…這就是所謂的文膽嗎…)的序文標題,交代原委應該夠清楚了,我想就直引原文,免掉絮語吧:

春弗首冬夏,至聖手削,六經有史;
風得兼雅頌,先師口授,四詩無邪。

繼九十四年《春風詩集》出刊後,春風文學學會再接再厲,於今年(九十五年)再次發行《春風詩集》第二輯;其推行傳統文學之不遺餘力,溢於言表。學會成立於民國八十七年,當初起時,尚由富於傳統文學素養的耆老諸公擔當學會吟詩作對的主役;時至今日,會員人數增加了20多位,後進不乏青年才俊,而女流輩出,不讓鬚眉,會中女性也增加到佔了全部成員總數約一半的程度。雖然當今能雅好古典文學者少,學會在詩文的推廣上怕是步履維艱,但也有了不能小覷的成績。《春風詩集》第二輯的推出,以及會中新血的注入,即為明證。

此次蒙學會不棄,再次應邀,為《春風詩集》第二輯作序一篇。既為詩集作序,理當和韻文一聯相應。於是拈學會之名「春」、「風」二字起頭,上聯寫四季去冬夏,為春秋;下聯寫四詩風雅頌,為詩經。按中華學術,經史子集,皆祖承緣附六經而起,然後發散轉化為其他文類;而理一分殊,各門類可互通,同樣的文字可以不同的角度解讀,文史不分家,為理所當然。即以詩言,亦為史學家所青睞;詩三百固然可以興、觀、群、怨,更可見證先秦百官眾庶的歷史實然。今日推出的詩集,異日或許也可傳誦於後人之口,令百代以下,後輩猶知當日風教流行,更有可觀;使後世君子,不嘆德之孤、道不同,知曉人文化成,迄於當今仍不絕。文化之意,即一種信仰、思想、意境、心態所外顯出的生活作息、器物模式、文體語調;而其中廣大精微的部分,則為一個文化共同體所分享傳承。分享傳承,在共同體內成員而言,則為個人的昇華與融合;在共同體而言,則為團體意識凝聚的媒介。詩學自兩千五百餘年前以降綿延不絕,正因其有精微廣博之處,有人文化成之效;而詩學的流布,則今日莫我敢承,群起擔綱的,正是學會中諸位。若如此,則學會諸位責任至重,而貢獻實大。顧無實惠可以報酬,則聊以韻文一聯見教,以互勉勵,以相唱和。

謹以此序向春風文學學會的諸位致上敬意。


台南縣政府文化局 局長 葉澤山(簽名體)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涯淪落人
  • 身有同感

    這位弟兄您說的是阿,我深深的給您一鞠躬,好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