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輕的戰場經歷[3]

譯自Stephen Turnbull, Ashigaru 1467-1649, pp.30-55。

--

肉搏戰

《雜兵物語》同時確認到一但敵人接觸我方陣列,一挺沒有裝彈的火繩槍是沒用的;因此作者體貼的忠告囊括了鐵砲足輕應該什麼時候以及如何在長槍足輕的保護下肉搏接戰:

「假如敵人接近,因為你們會由長槍足輕接替,要分站成左右兩邊;移開搠杖,將鐵砲收進槍套與劍交叉。對準敵人頭盔砍,但假如租來的鈍刀不夠鋒利,對著敵人的手腳砍去。」

「假如敵人離開有一段距離你可以擦拭槍管,也就是把它清乾淨;這時聰明的做法是半分鐘內不要把火藥與彈丸填進去。當敵人在視界外時把槍扛在肩上。」

關於戰場上的足輕最長也最有用的紀錄記載於黑田(Kuroda)家的歷史當中,描述的是1592年在朝鮮金海(Kimhae)的一場戰役。紀錄中包括了鐵砲足輕的部署並且肯定了對他們的依賴。整個戰役的背景是這樣的:入侵朝鮮日軍的兩支先頭部隊在朝鮮釜山登陸,而率領第三軍的黑田長政不屑於僅僅是在已被友軍佔領的港口登陸;因此他向西航往金海,追尋屬於他自己的武士光榮。

「前衛足輕總指揮官吉田長鳥(?,Yoshida Nagatori)和上原新左衛門(?,Uehara Shinza'emon)為全軍前鋒,在岸邊擄獲許多船隻,便藉此渡河,由頭(kashira)帶領的一半的足輕已上岸。這支先登陸的部隊很快的前進到一片高阜中的凹地,而當他們開始佈置鐵砲陣地的同時可以見到剩下的長鳥和新左衛門麾下的足輕也正在卸載。」

「他們(指揮官)將馬匹卸下後便乘馬馳至附近的高丘,同時其他位置則由位於竹林或樹林間的鐵砲足輕來掌控。就這樣全軍五列在毫無困難的狀況下渡河完畢。很快地100名鐵砲足輕分成兩個部分;前進的單位將其行列重組面對敵人,在敵人從另一個單位前撤退時發射鐵砲,攻擊其側翼。儘管朝鮮軍隊已經動搖,足輕們仍然保持完整的陣列開火前進。由於敵人的陣型很密集,鐵砲彈無虛發,敵人紛紛中槍倒地。見此長政命令吹響海螺並揮舞他的采幣(Saihai,指揮棒),發出前進的訊號。」

采幣。圖片來源

另一個短得多的紀錄,但由於它核實了火繩槍的威力因此非常有用的資料記載於《麒麟軍紀》(?,Kirin Gunki。我想漢字應該不是這樣…):

「伴隨著大約60名騎兵,當城裡的百餘名鐵砲足輕開火時發出令人恐懼的噪音;鐵砲足輕不停的接替,而他們的砲火造成了敵人600或700人的傷亡。」

「接替」這個字可能暗示著輪放的排射火力。另一種非常不同的足輕鐵砲的用途記載於下面這個有趣的摘錄中,與1597年在蔚山(Ulsan)的籠城戰前夕相關。由於蔚山的城池還在建造,許多日軍駐匝在城外,事情就在此發生:

「十二月十三日夜半,鍋島的營中發出一陣巨響。營地附近每晚都會聚集一大群天鵝,當他們黎明離開時會穿過鍋島的營地。鍋島已吩咐過足輕們可以在天鵝經過時打個一兩隻下來。每晚都會發生這件事。當晚的砲聲讓康政(?,Yasumasa)以為又是足輕在打天鵝。」

然而這砲聲並非來自打天鵝的足輕,而是明軍的大規模進攻。故事繼續進行:

「然而,鍋島和其來自中國(Chugoku)的士兵接著逃進康政的營地;康政即刻披戴盔甲,提矛上馬疾馳而出。十一名武士已準備好保護他。」(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