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淒迷

煙不起但見霧朦朧,雨斜織未聞雷驚鴻;
淒淒我身蹈南柯夢,迷迷我心嚮桃源洞。


大隱隱於市,什麼隱於霧呢。圖片來源



煙雨淒迷,本來沒有什麼特殊涵義,只是黑白棋友上線掛名的ID而已;其人雖女輩,膽氣雄爆,不讓鬚眉(雖然她大概不喜歡別人這樣形容她)。而命名取字,動輒悲虐慘刻,雖然平靜單調,竟隱隱然不能抗其勢,聽之觀之,有被吞滅活葬無底深淵之懼。可淒又復可怖,而怖人又出於淒人上。幸其棋藝無此境地。

此以其ID戲作一藏頭詩,而稍改其意,隔世如故,恐懼的氛圍則刪削沒有了。南柯桃源,其幻也一,向來我這種虛無人最愛最常存想。此韻一首作之也久,黑白棋早已不弈,而空幻虛妄,白日大夢,至今未醒。噫。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