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翼騎兵(hussar)如何作戰[8]

譯自以下網頁: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HussarFought.htm

作者:拉多斯露.西可拉(Radoslaw Sikora)。
英文譯者:里克.歐里(Rick Orli)。

--

我們現在回到攻擊翼騎兵的問題上。訓練手冊中的記載不允許步兵在75公尺以外的距離開火。翼騎兵能夠快速的越過這個距離,因此我相信開火後的空檔不夠長矛兵進行掩護。掩護需要多少時間?考慮到輪流齊射每次的間隔為二十秒,撤退到長矛兵後方花上8-10秒左右是可能的、可接受的。我假設步兵會在距離翼騎兵75公尺遠時開始進行掩護。

翼騎兵等著步兵開火的那一瞬間,在下一次開火重組完成之前一口氣衝鋒到底。我們假設雙方的距離是75公尺,這使得翼騎兵只會在炮火下曝露一次。同時必須記住,翼騎兵「旗」的正面是200公尺,而步兵是100公尺,因此翼騎兵的第一排只有一半暴露在炮火下──僅有25名而非50名騎兵。

(英譯者註:1707年,兩營(1000人)奧地利步兵等到攻擊的土耳其人進入20步的範圍內時才開火──雖然前後三列同時開火,中彈的才35人!這種粗糙失敗的真正理由是心理上的,而非上述的其他因素。(沒錯,結果是當天的奧軍慘敗)

我們再多考慮一些。我們且確認以下的範圍:

有多少騎手和馬匹中彈。

哪些馬會倒地。

哪些翼騎兵會陣亡。又有多少受傷。

為了計算這些,你必須了解騎手和馬匹的彈截面積。

馬匹佔了百分之60,而騎手僅有百分之40。

我們假設擊傷馬匹的子彈會使其在戰場上被消滅;而多餘的命中騎手的子彈則會致命(雖然不一定是在命中的那一刻;傷者經常稍後才沒命)。

除了(大部分戰役中經常性地低傷亡率),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場戰役中,第一線攻擊的翼騎兵有百分之44被消滅(只計入面對步兵衝鋒的而不包括側翼)。所以,正面攻擊風險很高,傷亡很大,而紊亂失序將使得接下來的攻擊變得不可能。「旗」被打散,秩序被破壞,面對長矛的攻擊成功的機率不高。

熟悉騎兵用來協調集團衝鋒的方法對我們很有用處。所有的資料都證實了騎兵「旗」是以棋盤格般的方式波狀布列,後一波可以完全楔入前一波當中的空隙。這也就允許第一波前進而不會打亂整個陣型。陣型整體相當有彈性,使得大批部隊能夠適當地協同作戰。

第一擊沒有擊破敵人戰列的情形常常發生。接著,「旗」後撤重整,或者換枝新的騎矛,稍作休息後繼續衝鋒。這第二次(以及接下來的更多次)的數波攻擊會使得對手沒有機會重整陣型。當翼騎兵下定決心全力突破一點時,這就是他們成功的方式。

我們現在可以確信,總的來說,翼騎兵能夠擊敗西方的戰術──輪流齊射的火力以及長矛組成的矛籬。翼騎兵能夠擊破步兵,並且在突破後席捲敵人的後方,在追擊中展開一場大屠殺。

東方類型的步兵(如顎圖曼新軍Janissary)也是翼騎兵經常碰到的對手。雖然在15和16世紀的某些時期他們是歐洲最好的步兵,他們的作戰價值在逐漸減低。土耳其戰士雖然還不錯,其素質並未高過西方的步兵。

Janissary。圖片來源


與哥薩克作戰的方法

查波羅斯基(Zaporoskim)哥薩克是波蘭─立陶宛聯盟(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主要的臣民之一,在16與17世紀參與了無數次的起義與暴動。他們的作戰基調是所謂的車陣(tabor,武裝車輛組成的營壘)。車陣構成了可移動的屏障,避免了衝擊式的戰鬥,而且還是哥薩克發揮他們絕妙槍法的作戰平台。車陣是為了對付劫掠而逐漸產生出來的;然而,它在炮火之下比較脆弱。在這種情況下步兵與砲兵是較好的工具,不過波蘭人顧慮到機動的因素,在東方常常僅以騎兵作戰。這時騎兵封鎖這些車陣(斷絕補給),如此一來便能強迫敵方有條件的投降。哥薩克不會在開闊地向翼騎兵挑戰。

既然我們已經討論了翼騎兵對付步兵的方法,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他們怎麼在戰場上與其他騎兵接戰。重點在於,就像之前已經提到的,16世紀的西方騎兵已經喪失了他們執行真正的衝鋒的基本能力。(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