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翼騎兵(hussar)如何作戰[4]

譯自以下網頁: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HussarFought.htm

作者:拉多斯露.西可拉(Radoslaw Sikora)。
英文譯者:里克.歐里(Rick Orli)。

下面是前文中提到的原著與英譯者的書信對話。原文在此: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Impact.htm

--

翼騎兵的衝鋒:衝擊的時刻:

一場辯論

緊接在舒哲潘(Szczepan)之後

傑茲.迪奧多薩克(Jerzy Teodorczak)在《Wojskowosc polska w pierwszejpolowie XVII wieku》一書中是這樣描寫翼騎兵的戰術的:翼騎兵橫棑成兩或三行,同伴騎兵(comrade,'towarzysze')持騎矛排在第一行,隨從(retainers,pocztowi)則大部分帶著卡賓槍(carbine,'bandolet'或'polhak')排在第二行。某些資料聲稱隨從有時候也拿著騎矛(英譯者註:注意,這兩者都有可能是真的:隨從攜帶的騎矛或許主要是備用品,用來替換同伴騎兵折斷的騎矛;不過或許他們也很擅於使用騎矛)衝鋒開始的時候是呈比較鬆散的隊形。訓練精良的翼騎兵能夠根據喇叭發出的特別訊號,收緊或疏散隊形。同樣的,他們能保持完整的秩序,根據信號作一百八十度的轉向。

迪奧多薩克說道,「當隊長(rotmistrz,'Captain')見到突破敵陣的戰機到來時,他會下達收緊隊形到「膝併膝」(而,稍後迪奧多薩克說道,他們真的是幾乎膝蓋都碰在一起了)的指令,以慢跑(canter)的速度衝入。」


(Cimon註:背後長羽毛的那個就是翼騎兵了。)

當突破敵陣的戰機並不明顯時,他們有時候快速的往回轉,或者以鬆散的隊形(翼騎兵之間間隔一匹馬的長度)慢跑衝鋒。

在衝鋒之後,翼騎兵快速回頭,換另一支騎矛再衝一次。每個翼騎兵至少有三支騎矛(騎矛是昂貴的武器)和一些矛桿──當整支騎矛支離破碎時,他將騎矛丟掉,將矛桿裝在一塊普通的木頭上,如此至少有個像樣的東西。

陣列攻擊的節奏相當有變化,因此翼騎兵的攻擊有如拍岸的浪頭,小跑步(trot)、疾馳(gallop)、慢跑,磅!小跑跑開,然後下一行小跑步(trot)、疾馳(gallop)、慢跑,磅!一次又一次。經常兩、三次衝鋒後就會奏效。



拉德克(Radek)的回信:

盧波米爾斯基勾(H.Lubomirskiego)在17世紀末寫道,「全軍司令(General of theArmy,'Hetman')發布的情報,或者下達給指揮官(commander)、團長(colonel)、隊長(captains,'rotmistrzom')、一尉(first lieutenants,'porucznikom')、號手/旗手(cornets/ensigns,'chorazym')、二尉(2nd Lieutenants,'namiestnikom')和整個騎士團的,稱作「行動」(Act);在正式的戰場上移動整個陣型、與敵接戰的,稱作「指令」(Order)。」這樣一份由波蘭部隊指揮官所寫下的指導有無以辯難的價值。而當時其他的文獻都記載著翼騎兵以慢跑的速度衝鋒。我想這些值得相信。

我不太明白你的資料到底在爭論什麼,但我可以猜一猜。基根(Keegan)描述了正常馬匹的習性,但沒有將訓練馬匹轉性的可能性考慮進去。我們有可靠的、可信的相關資料;翼騎兵的馬匹受過特殊的養成與訓練。在波蘭,注意力放在飼育性情溫馴、能力完美的騎兵座騎上。例子:

馬匹被訓練做這些動作:想像一條40公尺長的窄道,兩端各有一個直徑3公尺的圓圈。馬兒要在裡頭以慢跑的速度,轉彎、直線慢跑、轉彎、直線慢跑、轉彎…一直下去。馬匹要在圓圈裡頭轉,不能出界。而這是在全副武裝的狀態下進行的──騎手拿著他們的騎矛。這樣的訓練允許人與馬順暢的在戰時進行攻擊,而不會引起騷亂。

另一項翼騎兵座騎拿手的項目是在快跑與轉向時,用牠們的身體(胸部或肩膀)撞倒人形大的物體。為此,填充茅草的人形靶掛在轉軸上,馬匹以胸甲撞擊人形靶。被撥動的轉軸導引著衝擊力,所以馬匹不會受傷。這樣的訓練使得馬兒天生的恐懼逐漸消弭。(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