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翼騎兵(hussar)如何作戰[3]

譯自以下網頁: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HussarFought.htm

作者:拉多斯露.西可拉(Radoslaw Sikora)。
英文譯者:里克.歐里(Rick Orli)。

--

全副武裝。圖片來源

波蘭翼騎兵(hussar)如何作戰[3]

關於衝擊(shock)與火力投射(fire)之間差別更進一步的討論,我推薦騰尼─亥(Turney-High)的《原始戰爭》。

第三,是對於從長矛(pike)方陣當中,用騎槍(lannce)挑翻一名長矛兵所帶來的物理效果的過分低估。

必須先說明長矛兵與火槍手在面對騎兵時的陣型密度:他們轉換成「密集陣型」('close order')──前後左右幾乎接觸,但錯開排列著,因此實際上沒有空餘的列或者「極密集陣型」──真的不留餘地。重要的是給攻擊者的馬匹極端緊實的印象,挫敗牠們輾過的意圖。

被騎矛刺中的長矛兵,會像巨大的拋射體一樣被拋進空中,撞倒他的數名夥伴並在陣型中製造缺口。(而一個被子彈打中的人只會攤倒或踉蹌一下)要達成這種效果,騎兵並不需要處於慢跑(canter)的狀態;他只需要從直挺挺的靜止狀態開始,前衝兩公尺就能辦到。

翼騎兵真的會向完整的、緊緻的敵方陣型,在衝擊的時刻以慢跑的方式衝鋒嗎?西可拉和其他作者引用了當時的文獻,聲稱他們確實會。問題是,就像基根(Keegan)在他1976的書中所指出的,「戰爭的真實面貌」是馬兒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牠們總是畏縮的跑開。牠們可能快速的接近,利用所有的空檔或失序,或者在馬兒轉開的時候以某個角度刺出一擊。有時候,根據基根所引用的當時紀錄,馬兒會跑的太快,來不及轉向,直挺挺的被貫穿,而牠的屍體和騎手會像巨型保齡球般滾入粉碎──非常有效!但是,如果長矛陣型不完整,他們會在最後一刻放慢速度,鎖定一個目標,狠狠的刺上去,看看能不能把他刺起來,藉著他的身體掩護撞出一個洞。

這個分析或許是錯的,而西可拉引用的資料或許是正確的。我的主要問題是馬匹慢跑的速度相當於一個人全速奔馳,而這樣大的動能是不可能讓馬匹在被長矛刺穿前停下來的。雖然一匹好馬有辦法突然地停止,牠們在這樣的速度下突然剎車仍然會前行兩到三公尺。

(更多內容見「衝擊」: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Impact.htm


西可拉和我最終同意,實際上馬匹在作出刺擊時會慢下來,以便回身)

這篇文章強調騎矛總是在刺出的時候折斷…這在馬匹慢跑時或許是如此,但是在低速或突刺時,將騎矛抽回並且再度刺擊是很容易的。然而,折斷的騎矛在文獻中記載累累,甚至,若從戰場上帶回完整的騎矛,會被認為是一種恥辱,因為這好像是說騎矛的主人是個懦夫。

假如波蘭人就像西可拉說的那樣,他們的騎矛真的有長度上的優勢,他們可以向後站,越過矛頭突刺,以迪亞茲(Diaz)所解釋的那種類似的方式,直到開口夠大,能夠讓他們長驅直入。(光用手拿著騎矛(lance, 'kopia')突刺是不可能的,太重)關於我的假設,我沒有能支持的證據。

群眾心理在戰場上的重要性使得大部分技術層面的因素變的不重要。詳見「戰場上的群眾心理」: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group_psychology_in_battle.htm

騎兵比步兵更具有衝擊(shock)的優勢。(貝納德.迪亞茲(Bernard Diaz)在16世紀關於墨西哥的記述中寫道:「我們決定騎手三人一群,互相支援,以小跑步的方式衝鋒,然後退回,而且拿住騎矛的部分應該短一點;而當騎手突破特蘭斯卡蘭人(Tlascalan)的隊伍時他們應該瞄準敵人的臉,不停的刺擊,避免他們的騎矛被抓住。假如騎矛被抓住了,騎手必須用全力抓住他的騎矛策馬狂奔。然後,槓桿作用和猛衝的馬匹會扯斷騎矛,或者拖著印地安人跑。」)

關於翼騎兵如何解決複數衝鋒,以及結合火力投射和衝擊,更多的討論見此:

http://www.kismeta.com/diGrasse/HowImpact.htm


(英譯者介完)(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