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茲提克的軍事[2]

譯自Terence Wise, Angus Mcbribe, The Conquistadors, osprey publishing, pp.16-23。圖片來源相同,請勿用於商業用途。

--

這些五花八門裝飾的目的是為了在戰場上突顯這些指揮官的位置,這不僅僅是突顯他們部隊的地位,同時也因為印第安式的戰爭是為了捕捉俘虜以供獻祭,人牲必須是有地位的戰士,位階越高越好。

在戰場上命令藉由指揮官背上的小鼓下達,或者是喇叭、聲音尖銳的骨或陶哨、以及低沉的角螺。這些樂器也用於在開戰時發出不協和的聲調,西班牙編年史家紀錄了印第安人在開戰時所發出的撕裂耳朵的噪音以威脅他們的敵人。

阿茲提克聯盟的拋射武器是弓,拋石袋和標槍。弓(tlauitolli)的長度在1.25到1.5米(4呎1吋到4呎10吋)之間,單件木材製成,箭頭鑲上黑曜石或者就是單純過火加強木頭尖端的硬度。弓箭並不是有效的武器,阿茲提克人更喜歡使用標槍(tlacochtli)或飛鏢(mitl),尖端鑲上黑曜石並由標槍投擲器(atl-atl)投射 。標槍投擲器是一塊木頭,中央有凹槽用來固定標槍,凹槽後面堵死以防止在往後拉準備丟出標槍時標槍掉落。標槍也用於近戰,但飛鏢就純粹用於投射。有些標槍有兩個或分叉的槍頭。一種通常用於獵鳥的輕型執矛也被用於特諾奇蒂特蘭的圍攻中。對付西班牙人最有效的武器可能是拋石袋。拋石袋由棉繩織成或絞成,而且足以拋出致命威力的雞蛋大小的石頭。馬特拉金卡(maltlaltzinca) 人是托魯卡河谷(valley of Toluca)有名的拋石袋專家;拋石袋不用時他們將它綁在額頭前。


1.阿茲提克弓箭手,他也是徵召來的。
2.阿茲提克徵召來的農民。
3.阿茲提克同盟的指揮官,手上拿著「庫奧何洛里」。

除了標槍之外阿茲提克人的近戰兵器有長1.75至2.75米(5呎9吋至9呎)的木長槍(tepuztopilli),槍頭的尖端和周圍鑲有黑曜石。這種武器在歐亞薩卡(Oaxaca)河谷的奇南提克(Chinantec) 人之間很流行。另一種雙手使用的兵器室是長1.25米(3呎10吋)的「庫奧何洛里」(cuauhololli),一邊是50至60公分(20至24吋)的握柄,一邊是刃部。他比較像斧頭或中古時期的鉤戟(bill)而不像矛,沒有前刺的刃。這種武器在阿茲提克人之間並不多見,但被他們征服的部族有使用。

兩種用於近身肉博的主要武器是「馬瓜華托」(maquahuitl)和「馬卡納」(macana)。「馬瓜華托」是一種雙手握持、槳狀的木製「劍棒」,大約一米(3呎)長,10公分(4吋)寬,5公分(2吋)厚,黑曜石鑲在週邊的溝中。「馬卡納」是厚重的棒身配上細柄。「馬瓜華托」是近身肉博時的致命武器,和「馬卡納」一樣可以單憑他們的力量擊碎穿著的板甲(plate armour)的西班牙人。「馬瓜華托」也能切穿棉甲,其如剃刀般鋒利的黑曜石經常磨礪。實際上,黑曜石的鋒利──比鋼還鋒利,是阿茲提克人沒有運用他們藏庫中的鐵作為取代的主要理由。

戰術比較簡單,也是其他原始民族的典型。吹哨、擊鼓、敲擊兵器、大聲辱罵後,弓箭手、拋石手、標槍手對著敵人發射他們的武器,然後兩軍衝向對方、短兵相接。疲累的部隊徹向後方並換上預備隊中的生力軍,並嘗試從側翼攻擊或者兩面夾擊對方,但戰術運動的能力很低。有時候一方可能會佯退,引誘敵人進入,加以奇襲。另一種流行的策略是將部隊隱藏在特定的位置然後引誘敵人進入埋伏。

俘虜對方的指揮官或者攻下燒掉對方的神廟即代表勝利。通常戰役都激烈而短暫,傷亡比較小;殺死對方不會為戰士帶來榮譽,只有俘獲敵人的數量才有獎賞,也沒有在敵人潰逃時進行追擊。陣亡或被俘戰士的家屬也有撫恤。那些在戰場上出錯的要被石頭砸到死。

地形的本質決定戰略。阿茲提克的道路只是築實的泥土,但比當時歐洲大部分的道路要好,對一個沒有曳畜和車輛的文明而言綽綽有餘。然而運輸能力和道路沿線補給堆棧系統的缺乏意味著所有的補給和裝備都必須由人背負運輸。雖然阿茲提克運夫可以負載34公斤(75磅)一天行進24公里(15英哩),長時間的軍事行動還是不可能。由於同樣的原因攻城戰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一般來說不存在城防公事:像特諾奇蒂特蘭城周圍的水域就足以挫敗除了西班牙人之外的其他攻擊者。當軍事行動在距離帝國遙遠的區域展開時通常都由當地被征服的部落提供大部分的戰力,只由三邊同盟的戰士階層和老練戰士來加強。

戰爭或戰役的開始都從交付特殊的盾、箭、斗篷給敵人首領的儀式開始,宣告他們即將受到攻擊。這解釋了為何阿茲提克驚訝於還在做客的西班牙征服者在沒有明顯動機和正式警告之下猝然刀劍相向:阿茲提克人的戰爭是在儀式的水平上以及近乎騎士精神的想法上進行的,而西班牙人認為他們自己是為了完全的征服和支配阿茲提克,永遠佔領這塊土地而戰──從來不被阿茲提克人歡迎的概念,他們的興趣只是獻祭的俘虜和戰利品。

此外阿茲提克人的武器和甲冑質量也不是西班牙人的對手。他們的標槍和箭證明明顯的對西班牙征服者毫無效果,最多只能帶來輕微的傷害,不足以動搖西班牙人在他們陣容中堅守崗位。西班牙征服者受傷常常被提到,但他們之中似乎少有人死在阿茲提克人手下。西班牙人自己害怕拋石袋飛出的石頭要甚於箭和標槍,在某些戰役中這些東西被形容成多到遮蔽了天空。看來唯一有可能殺掉西班牙人和馬匹的武器是「馬瓜華托」和「馬卡納」,然而阿茲提克人通常沒有機會接近到這個距離有效的使用它們,而且即使如此它們也不是擊刺迅捷的西班牙人鋼劍對手。另一個近身肉搏的問題是阿茲提克人根深蒂固的抓俘虜習慣。要不是為了抓活口許多西班牙人應該是死路一條;甚至科提斯(Cortes)本人在兩個場合中都有被殺掉的危險,如果不是因為先入為主的要抓他活口。

西班牙文獻也暗示著阿茲提克人的指揮很遭,不過這種印象可能是因為西班牙人的戰術較優。西班牙人打的是16世紀歐洲式的全面戰爭,而阿茲提克人無法接受這樣的戰爭觀念。與阿茲提克人作戰的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好的士兵,除開武器的優劣,阿茲提克戰士在單純的面對面肉搏中也不是西班牙人的對手。

然而阿茲提克指揮官和戰士並非沒有彈性;他們的確努力適應敵人的戰術來擊敗新型態的敵人,在圍攻特諾奇蒂特蘭期間他們學會了絕不能一直線前進,永遠排列的參差不齊以躲避火繩槍的子彈。當他們看到弩開始瞄準,他們就趴下來讓弩箭在頭頂呼嘯而過。他們克服了對火炮的恐懼,而且假如他們俘獲了火炮他們會將它推進水中確保它不會再被使用;他們也使用俘獲的劍支,並且比那些原本的武器使用得還成功。甚至他們克服了對馬的恐懼。他們在屋牆上敲出洞口:當騎兵衝鋒時他們鑽入這些洞到庇護所,而西班牙騎兵進不去。當騎兵退出時他們蜂湧而出,從馬鞍上拉下敵人並砍下他們的頭。

假如有足夠的時間阿茲提克人或許能克服對俘虜的先入為主並運用他們的數量和無可置疑的英勇來擊敗入侵者,但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時間。阿茲提克帝國在兩場主要的會戰後,在為時三個月西班牙人和同盟的24,000特蘭斯卡蘭人的首都圍攻中淪陷。(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