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茲提克的軍事[1]

譯自Terence Wise, Angus Mcbribe, The Conquistadors, osprey publishing, pp.16-23。圖片來源相同,請勿用於商業用途。

--

「阿茲提克」已經變成用來指稱所有墨西哥印地安人的集合名詞,但是真正的阿茲提克人原本是指,在11至12世紀從西北方遷徙入墨西哥河谷(valley of Mexico)的一支相當小的部落。大約在西元1325年他們在德斯克克湖(Lake of Texcoco) 建立了他們的特諾奇蒂特蘭城(Tenochtitlan),並且在大約百年後他們逐漸演變成當地領導勢力的一支,與德斯克克(Texcoco) 和特拉庫潘(Tlacopan,即塔庫巴Tacuba)組成了三邊同盟。在阿茲提克的帶領下三邊同盟征服了他們週邊的部落,然而在西元1460年代同盟內部發生內戰,在1473年以阿茲提克人的勝利告終。特諾奇蒂特蘭因此成為帝國的首都,在西班牙征服者(conquistador)入侵前統治了不下38個半獨立的部族,全部隸屬於阿茲提克的皇帝或者「神選的代言」(chosen speaker)。

此時的特諾奇蒂特蘭人口成長到大約90,000人(當時紀錄經常有的數字250,000人是一個誇大);而同時的倫敦人口大約是40,000人,巴黎65,000人。阿茲提克無法以當地的生產供應他們的人口,因此必須依賴被征服部族的貢品,不僅僅是以食物的形式,還包括各式各樣他們垂涎但無法自己生產的奢侈品──黃金、珠寶、巧克力、橡膠、棉花、皮革和鳥類(為了牠們的羽毛)。然而戰爭不僅僅是出於政治和經濟必要,為了維持現狀和強制他人納貢,戰爭同時也是宗教需求的基本。阿茲提克認為他們是神祇們的選民,其中最偉大的是他們的胡茲波奇特利(Huitzilpochtli,「蜂鳥巫師」hummingbird wizard ),他是太陽,每天重生的戰士的化身,為了人類的生存不斷的與其他神祇作戰。為了維持他的力量胡茲波奇特利需要食物,而最珍貴的食物是人的血。於是人牲就被用來餵養胡茲波奇特利,而戰爭是維持不間斷的提供犧牲者的方法。

因此阿茲提克人爭戰不斷,軍隊有無比的重要性。所有青年男子不問階級,從15歲開始要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他們把頭髮剃光作為地位的標誌,只留下腦後一條馬尾。他們與經驗豐富老兵一起上戰場,每人跟著一名老兵等待著表現的機會,與中古歐洲的隨侍不同。假如一名菜鳥成功的俘虜一名用來獻祭的犧牲者──通常是與其他五六名初學者一起辦到的──他就成為「伊雅克」(iyac)並剃掉腦所有的頭髮,只剩下一小部分留到一邊耳朵。此後他必須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捕捉其他俘虜。成功的年輕戰士允許在他們的臉上塗上赭紅色,而「神選的代言」授與他們周圍綴有長條、做成蝎子形狀的橘色帽子,外加兩條纏腰布,一條洋紅色,一條五彩繽紛。更大的榮譽授與那些抓到三名俘虜的,但只有在抓到第四名的俘虜後他才能取得老練戰士的頭銜。然後他成為軍官階層的一員,與最高階的指揮官打成一片。不用說,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青年人達到這個等級,大部分人退下回到家中,如果不是務農更多是繼承經商的祖業。

農民(macehualli)組成阿茲提克社會的基礎,他們由血緣關係的幾個家庭組成氏族(clan)。雖然基本上是農民但他們同時也是戰士,作為最大部分的預備兵力,組成所有阿茲提克軍隊中最大宗的行列。阿茲提克除了老練戰士的骨幹之外沒有常備兵力,當戰爭爆發時便需要召集、武裝農民並做一些複習熱身的訓練。氏族中的其他成員在農民出征時照顧農地。既然戰爭持續不斷但規模通常不大,農民的徵召是由某種輪流值班的系統運作,他的基本訓練保證他在戰場上的基本效率。

部隊中最小的單位是20人的小隊,不過4至6人的小支隊也用於哨探或劫掠。這些小隊組成200、400、800 人的大單位,每個層級由同一個氏族的軍官階級抽出的官員為指揮官。某些拋射兵器戰鬥員在指揮官之下組成獨立的編隊「歐托米特」(Otomitl) 。每個氏族的所有人組成「卡普利」(capulli),他們的氏族首領就是最高指揮官。特諾奇蒂特蘭有20個氏族,而20個卡普利又組成四個「師」(division),與城市中劃分成四個區域(「巴里歐」,barrio) 中的居民相對應。在最大規模的部隊中「巴里歐」有時會再分割為2到3個氏族組成的「旅」(brigade) 。

四個「師」的首領是皇帝的血親:其中兩名稱做特拉卡塔卡托(tlacatacatl,「眾首」chiefof men),其他稱做特拉叩奇卡卡托(tlacochcalcatl, 「標槍家族之首」chief of the house of javelins) 。「神選的代言」是全軍的指揮官,同時也是阿茲提克聯盟內所有城邦部隊的總司令。皇帝或許會親自率領士兵,但在戰事持續不斷的情況下有時授權給軍事首長(tlacatecatecuhtli,war chief)在一場軍事行動中組成臨時的指揮機構。

墨西哥編年史家筆下的特諾奇蒂特蘭麾下有20,000到 200,000名戰士所組成的軍隊。第一個數字看起來應該是來自特諾奇蒂特蘭本身部隊的合理估計。德斯克克和特拉庫潘可能另外再提供20,000人。因此三邊同盟互相依賴,更依賴被征服的部族,尤其是在對付其他更大的部族時,像能集結40,000名戰士的特蘭斯卡蘭人(Tlaxcalan)。


1.特蘭斯卡蘭人指揮官。注意他背後背的代表其氏族的「旗幟」。
2.特蘭斯卡蘭人運夫。
3.德斯克克人指揮官。注意他背後的小鼓和手上的「馬瓜華托」。下唇的唇飾作用與用來標示集結點的「旗指物」同。

除了提供其他氏族首領之下各單位階層的指揮官,軍官階層也提供皇帝的護衛以及其他至少三支常備部隊,以鷹戰士、美洲虎戰士、矢戰士聞名(knights of the eagle, the jaguar and the arrow) 。矢戰士似乎不像其他兩個軍事階層那樣重要,但這三者看起來應該都以各自單位的身分在部隊中作戰,可能在戰線中央以精銳部隊的角色活動。

農民的日常服裝是窄纏腰布(maxtlatl),從跨下穿過然後在腰間圍起,兩端掛在前面或後面。布的末端通常還有鑲嵌和流蘇。有時後還穿上三角形的「圍裙」覆蓋住大腿。四方形由棉花或龍舌蘭編織成的斗篷(tilmantli)綁在一邊的肩膀上,腳上則穿著龍舌蘭或皮革拖鞋。當開戰的時候每名戰士脫下他們的斗篷並領取像被子般厚的「伊奇卡胡伊皮利」(ichcahuipilli) ,一種緊身的服裝,短袖及膝,由棉花或龍舌蘭織成,裡頭塞進三指厚的棉花,並浸泡海水讓它變硬。衣服的背後有一條垂直開到臀部的開口,用繩子繫緊。這件服裝足以防護印地安人的箭甚至標槍。

除此之外唯一的防具是盾牌(chimalli)。其中一種是皮革或木條製成,從頭到腳保護戰士。當它不用時可以捲起來,純粹是用來防禦敵人的標槍箭海。另一種小型的圓盾每個戰士都帶著,直徑在50至75公分(20至30英吋)之間,由木頭、藤編或者將併起來的藤條用棉繩綁起做成。圓盾也常常覆蓋皮革,其中一些有華麗的裝飾,不管是畫上的、嵌入的、羽毛做成的馬賽克或者金屬飾物。普通戰士的圓盾都很樸素,雖然他們的盾上可能繪有他們氏族的紋章。各個不同單位層級的指揮官與特別軍事階層的單位在他們的盾上繪有他們的紋章,就像各氏族的總指揮官一樣。這些木質盾牌通常都嵌入黃金或土耳其玉,或者附上以樹皮紙為底的羽毛馬賽克。

各級單位指揮官的配備通常也比較華麗,在他們的「伊奇卡胡伊皮利」上有羽毛裝飾,他們背後繫著的藤編旗幟上裝飾著羽毛或紙、黃金或珠寶,讓他們可以空出雙手。這些指揮官通常也帶著皮革或木製的頭飾,裝飾著羽冠或其他布質紙質的飾件。綠色和棕色的綠咬鵑長羽保留給最高階的指揮官──氏族酋長以上。

美洲虎戰士在他們的「伊奇卡胡伊皮利」外還穿上美洲虎皮,頭上帶著美洲虎頭飾,面部開在上下顎間。鷹戰士的「伊奇卡胡伊皮利」為了模仿鷹全部覆蓋著羽毛,頭飾也做成鷹的頭,面部也在上下喙間。除了各氏族的文章外,每支部隊還有特殊的象徵物背在領頭戰士的背上標示集結點。像德培提帕克(Tepetipac) 人就是一匹狼和箭,歐克得洛克(Ocotelolco)人是一隻鳥棲息在石頭上,特蘭斯卡蘭人是一隻展翼的白鶴。除了這些花花俏俏外戰士的臉上還畫上白、藍、紅色的塗裝。


1.阿茲提克鷹戰士。
2.阿茲提克美洲虎戰士,這兩隻都有帶標槍。
3.阿茲提克祭師,手上拿著心臟,為了驚嚇敵人增加效果,技師會把牙齒磨尖,把眼睛弄紅腫。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