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日踐踏人權,痛悼


明明吶喊,卻傳不出聲。圖片及新聞來源

我有許久不看電視、不翻報紙了,即便家裡兩樣都有;不想最近偶然一翻,赫然就是樂生抗爭團體在台灣人權景美園區遭警強制驅離的消息。社會團體在國家體制下再怎麼樣的被壓制,本屬意料中事,不過壓力大小輕重有別,遭警察挾制驅離,也是理有固然,在抗爭一方來說不過求仁得仁而已;不想竟有早期遭迫害的「政治犯」反過來括抗議的女學生耳括子的事。同為人權奮鬥,何至同室操戈?

我們偉大的新聞局(這個昔日作為國民黨檢查制度一環的機關今日還遺留者,也是絕大諷刺)長認為這場抗議是對受難者的侮辱與傷害,乍看似乎亦言之有理;但若進一步追問下去,這場抗議對昔日受難者遭剝奪的人權造成了什麼侮辱與傷害呢?是的,有的,有的是藉由一場儀式平反了個人的冤屈、洗刷了過去的恥辱,而就在如此興高采烈、揚眉吐氣的一刻,偏生有人不識相,要來找當今這場大典諸位主持的政府要員的渣──還不掃興嗎?當有人好不容易熬出頭、熬到那個昔日不可一世的大獨裁者有朝一日樓塌了、熬到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機會渺茫的某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大報讎仇、宣布最後的勝利者的時候──有人偏要來鬧場了,鬧的彷彿這場以弱擊強的慶功宴慶祝不下去、壞了眾人大獲全勝的興致;還不掃興嗎?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這樣想;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現在不過打幾個耳光抓幾個人,比起過去動輒傷人殘人死人要「進步」得多;我纳悶的是,是不是獨裁者終於不垮,民主人權終未到來,過去的那些誣枉、那些奮鬥,就束諸史頁的高閣、缺憾還諸天地了呢?我們有鄭南榕的例子,我們知道不成功也可以成仁,或者說,只是求一個成仁,也能釋懷了。但似乎也不幸的很,也有許多人在熬過時間的考驗,終於在這場考驗裡勝過其像似無敵的讎仇時,也讓時間蝕去了他當初以命、以人生一世相搏的崇高。或許有人不曾忘記這份崇高,或許;但如今,我似乎還看到的是僥倖的沾沾自喜,以及翻身後汲汲於清算的怨毒──我大概看錯了吧?我一直以為我是看錯的,一直以為這個時代再沒有值得人們仇視的象徵、再沒有人認真的認為政治人物間的爭權奪利,真的能挑起人對人的仇恨──難道這恨不真實嗎?我一直以為那恨是幼稚的,因為週遭的人的憤恨也顯得那樣幼稚、也顯得那樣亦被操弄,所以也無傷,毋庸掛懷;但今天是怎麼樣的一個日子啊!今天一個人權的議題,一個沒有政黨屑於為其發聲、一個甚至被不在少數的社會大眾唾棄、那麼一丁點的人,被排除在社會邊緣的殘疾人、不識時務的教書匠、還在摸索「社會黑暗」的大學菜鳥,這樣一群人不知好歹,為了一個好像空蕩蕩的「人權」在「奮鬥」時,昔日的「人權鬥士」,是報以怎麼樣的一個「掌聲」呢?

人權日踐踏人權,痛悼;但,如其不成,缺憾還諸天地,而已。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董福興
  • 方讀完Hetero所寫的文章(http://cannabisdehors.blogspot.com/),感到一陣胸悶,難以言語。讀到您的這篇文章以後,突然理解丘延亮老師所說「仍是朋友/不是朋友」所指為何,頓時瞭然於心。真是一篇好文章。
  • Cimon
  • 可惜只能搖筆桿 終於不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