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

城市的燈光漸稀,家在郊外,下班的人潮遠了。孤寂一瞬間從人群的掩護中暴露出它的行蹤;然而它始終伴隨著每個孑然的身影,儘管身體口語的接觸再頻繁,都掩飾不了影子無語的寂寞。孤獨的人不孤獨,他還有孤獨相伴;好弔詭。路雖然是往家裡走,可是心又嚮往何方呢?還是條迷途。人和他自己離得越來越遠了,找不著心裡安適的原鄉:他的工作,只是在應付上司的督促,滿足主管的要求;他已經不介意,也從來沒能有辦法介意。他的休閒,只是用剩餘的一點時間,一邊麻痺無所用心的空虛,一邊不知不覺的消費這些個精神鴉片,以精神日趨於耗弱、億萬人的知能蕭索萎縮的代價,換來那個貪婪吞噬資本的龐然怪物無止境的膨脹。他的生活,完全沒有他的位置;他的自我,如同影子,只剩沉默的作陪旁觀,一切變得與他無關。


自個兒都照不全。圖片來源

可是他還在掙扎。他有氣無力的攫緊看起來像是希望的東西,一卷書,一首曲,一軸圖,一回議論,一番見解,再加倩影一瞥;總希望那不只是製造假象的迷幻藥。他檢視著,沉思著,在看似荒煙漫草的場景裡找尋背後抽象的意義;有時候他找到了,乏人問津的埠口渡向未知的彼岸,迴峰轉出了通幽的曲徑。他一時間忘了憤世嫉俗的情緒,忘了那也是、還是、終究是勢利造就的文明,只是專注在那一點點令人屏息的體驗上,沉沉的、緩緩的、不期然而陶陶然的、也不知是醒是醉、是睡還累,只是一股腦沒反省的陷入。這樣他還可以下去過活。他還有繼續在塵世打滾的理由,還有返家的鄉愁;迷途不再令人徬徨躊躇,驚艷取代了未知的恐懼。雖然仍不知終點在何方,沿途卻讓人衷心、滿心期待;企盼為生活注入了一澗長流的活力。

一天也就這樣結束了。

他的疲勞也不再像是白費。但日子還要過下去。數不清又記不住的日子。他的生命不是只有當下;未來可以希望取代猶疑,過去的包袱還要扛起來繼續走下去。過去還剩什麼呢?無論如何那已過去,也都過去了;過去若不把它自身烙印在當下,那也就只有被遺忘的份,不管是怎樣的愛恨糾葛了。現在的他只想讓今天成為過去罷了。眼皮上了大鎖,漫漫長夜,遠街的燈火淺淺的映著落地窗前依然沉默的影子,只有鼾聲還熱鬧著。疲憊戰勝一切,連同渺茫、沉溺、沆瀣、浸淫,一筆勾消。

然後,第二天。

還有第三天、第四天,未來無數的好多天哩,呢,哪。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