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ra

約翰福音的開頭第一句是這樣的:「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查英文譯本,多作「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而道,「Word」一字,在聖經以希臘文寫成時用的是「Logos」一字,若以希伯來文言,當為「Memra」一字。

「Memra」一字的希伯來文。圖片來源

見此句中文,頗覺其與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雖為異曲,不無同工;即見英文,又隱隱嗅出其中柏拉圖觀念論的味道──idealism,望文生義,「概念主義」是也。概念者,符號所對應之真實。Word一字不小寫而大寫,猶如God一字不小寫而大寫,以小寫為眾,以大寫為一。眾神以gods代,猶如眾言以words代。然而千言萬語,總歸一理;無以名之,且論之為「道」──這是中文。若英文,則眾言之上,更有唯一一「言」大寫;眾言各表眾道,則更有唯一一「言」大寫,庶幾可表其為超脫眾道之大道。

至此,似乎「道」之涵義已大白,無可復辨。

待輾轉得知,此「道」、此「Word」一字,希臘文作「Logos」,尋思其義理,復又更進一層;Logos所指,乃相較於現象背後之本體世界,是千變萬化之氣象背後,恆常不變之真理。符號、概念之分,固將口語之真實,移向概念之真實;本體、現象之分,又將概念所指,或為現象,或為本體,再細加分辨,移真實就本體。於是前此望文生義、觀念論的觀念論,化為擲之鏗然有聲、實實在在的觀念論,一時頗振聾發嘳。

我對外文所識不多,遑論希伯來文。有頃,聞得此「Logos」,該即對應希伯來文中「Memra」一字,頗覺有味。原希臘文之「Logos」,所指固為「道」;然對比基督宗教(其有各派別如天主教、基督教,統以「基督宗教」名之)義理,知此道(Logos)不能知有此神(大寫),不能為一體而俱發。使「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之經文,轉趨唐突,難以索解。

「Memra」一字,於希伯來文中,固可譯為「道」;然究其精神,希伯來哲學中,「道」者不能獨存,必仰仗一思索者以存想其理於其中。循此理路而推,則存唯一之道的唯一之神,不待呼之,與道俱現矣。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