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解夢

作了一個夢。一個人獨自唸書免不了鬱鬱,便乘著記憶猶新記下來,自己試著解解看,潛意識裡壓抑住的是現實裡的什麼。這個夢如下,不太確定或推論的部分則寫在括弧裡:

我在一片平地上,左邊是巨大的樓層,頂端嵌著樞軸,是摩天輪的樞軸;摩天倫震天戛地倒下(我彷彿能見到三三兩兩逃散逃難的人,但不太真)。倒下的巨輪恰好從左向右傾,將我的目光和腳步導往右;(右邊似乎也有建築物,因為)一恍神間人已在裡頭的第四層樓(這裡頭的第幾層樓似乎只是一種標記。我雖然很明確的知道「目的地」在五樓,但實則乘電扶梯時上時下,並未感到實在的趕到確定往上或往下了)。我就在這一層四處晃蕩,這一層似乎是百貨公司或商店街,人就在各個專櫃間;我終於在眼鏡行的附近停了下來,架在鼻樑上的支架夾著鼻子,熬的熱煞,束的緊疼,而調整了稍舒鬆開來。便到了五樓。

五樓的布局是這樣:最左邊是一場莊嚴的宗教餐宴,但卻擺著與禁欲不大稱頭的豐盛佳餚;然而這些只是個恍惚的感覺,因為在中間的另一群人全都背對著這場盛宴。這群人圍著幾張大長方木桌,坐在自己的四腳高木凳上,面向右邊,正在聽另一人站著講。我認出底下聽講的一人當中才是這堂「課」真正的講師。我本以為應付該堂課的資料已準備好,但卻尋不著,只好在角落裡頭的一張桌旁坐下;我可以感受到桌旁也是一群「不太用功」的學生,他們的視線盯在身上,好像在說我們是志同道合的一般。忽然一團橡皮筋飛來打在我身上,一團的緣故無甚痛感,但我循著來向,與「真正的講師」對上了眼,他的表情堆著某種勝利的「笑意」;而在他身旁的另一位聽課的同學則伸手向他指了指。另一位「教師」見狀,忽然發起怒來撲向「真正的講師」;我大笑著忙護著這位「真正的講師」,其他「學生」則拉開那位教師。(到此,也醒了)

這夢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實際上我是沒有條裡的記下來,一邊推敲那象徵意味著的是現實經驗中什麼的變形,一邊慢慢回憶起夢中其他環節。我想這裡頭可以概括劃分三個情境,即「摩天輪」、「四樓(百貨公司)」、「五樓(教室)」三個橋段。在第一個橋段中,「摩天輪」的倒塌以及接下來向「四樓」的引導,大概反映的是現實生活中我10點以後的作息──那時平時忙碌的、家裡的大人剛好就寢(象徵為運轉的摩天輪倒/躺下),而我則可以避開代表「唸書的人還有時間打電動?」的視線,大方的上網玩Game(象徵到達四樓)。四樓的百貨公司情境則是我坐在和室裡電腦桌前盯著螢幕的反應;一個個可以到處參觀晃蕩的櫥窗與玻璃櫃意味著一張張不同的視窗,或者是五花八門的網頁,或者是遊戲畫面,或者只是資料夾;在晃蕩過程中夾的鼻子很痛的眼鏡,鼻子代表性器,眼鏡則象徵透過視覺壓抑而後能解放的工具,即A片之類的色情媒介(唔…)。「熬」到最後才要「解放」,簡直是男性自慰的翻版。

五樓的意向則複雜得多;之前的情境可能僅僅反應現實而已,五樓則似乎包含抑鬱之下實際上並未發生的抒發。一堂「課」其實象徵的是媒體與觀眾;講課的人是政論節目中的名嘴,台下則是與我一般但實際上接觸不到的、無面孔的大眾。講課的人只是代理,該堂開課的教師反在聽眾中,表示我雖然來聽「課」(政論節目),卻是因為別人的緣故(講課人請來代課老師,象徵將電視機轉到該台的我老爸似乎有「將他的意思請託他人更加精練明白的傳達乃至教育他人/我的企圖」)。而這場政論節目秀,則每個人都可以隱約感到「背後」有什麼不單純的內幕──高舉著各種理想的政治人物,道貌岸然的排練著隆重的分贓儀式,然而我們都看不到。我對這堂課本有十足信心,以為相應的知識水準齊備,實際上卻無一物,只好坐在對這堂課或許最保持距離、最「角落」的桌邊無可奈何的和似乎「志同道合」者為伴,卻是貌合神離。被「一團橡皮筋」攻擊似乎意味著課堂上「莊嚴肅穆」的授課實際上卻是散發快意/惡意的媒介,就好比觀賞政論節目的觀眾是什麼用心一般;不過某人打了人則並未發生在實際生活中(那還得了),這可能是象徵式的藉由另一個權威來表達反對,然而這個權威我找不到其在現實生活中指涉的對象,所以可能反映的是將現實的不滿轉化於夢中,再虛擬的將其發洩掉。末了這場衝突的化解,大概表示我仍護得著親人,而其他觀眾對政論節目的反應也是不需要有那樣大的反應,不能任由那個(自以為)「正義的化身」肆虐吧。

至於為何是五樓,大概和我浸淫Ptt文化當中脫不了干係吧。

我好像該表示一點絕望;我不是沒有政治立場的人,但對我而言,政治上的決定不該是立場的選擇而已。那個做決定的日子,我把它擺在累積到了足夠學識以後才能做決定的程度之後。不懂得相關的議題卻盲目的要做決定,很難堪。不過有一點其實也早該確定了的:無論累積多少知識,立場卻是難以改變的。最近唸了Keesing的《當代文化人類學》,有些收穫,最令我注目的卻是「人是唯一會為了和平而戰爭的動物」這句不過只是鋪陳的話;對這點矛盾越是感到家常便飯,反省起來的悲哀也越大。抽象的乃至於製造出來的文化理念是這樣深嵌在心裡、感情裡,以致於理念的推翻無補於情緒和對象間的剝離。

選舉似乎又快到了。公民教育總是在推動對民主的讚頌,宣揚有權做主是怎樣了不得的價值;可是對於那些懷疑此種選擇帶來的是福是禍的人們,民主能教給他們什麼?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