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生

11月12日是爸生日。據說今天也是某人的誕辰。所以爸就有這樣的笑話:我的生日可是國定假日!(儘管他是死忠的台獨派)(不過現在好像不放假了)

本次的慶祝方式是一頓薑母鴨。其實那是和火鍋差不多的東西,只是內容物一定有薑母和鴨外加其他添加物。本次慶祝的另一特點就是媽自備了一包含蘑菇、金真菇以及不知名蕈類的添加物綜合包──我一開始還納悶那一包是什麼,見得真相不禁大笑;我想這笑裡頭應該有「諷刺吝嗇」的含意,不過這當然不足以解釋「笑」這回事。有一種說法是「期待緊張的突然釋放」(好像是康德說的),不過其實我對那包東西並未「期待」到「緊張」的程度。再說以前也經歷有在高級自助餐廳包了幾包蛋糕在皮包包回家的事,似乎也不像有什麼好期待的。我也不覺得笑意謂著鄙夷(這好像是洛克說的),倒不如說是對這件事原本蘊含的鄙夷意味被轉化成別的東西了,所以也就好笑了。那是什麼東西呢?或許是一種欣賞吧。對於應該「鄙夷」的事務從應該有的鄙夷態度轉向欣賞的態度,像《世說新語》裡頭記下的人物百態那樣。

尼采說從道德的角度看世界應該被毀滅,所以人生在世當然得用美學的眼光來看(大意如此)。這話對於腦袋不靈光的後輩來說還真是難以反駁,但基於現實不允許此種超然的距離感,在實踐的層面上可是湊足問題吃足苦頭。我實在討厭薑母鴨甚於火鍋(此兩者我都不喜歡),撈起來的食料裡頭參雜著辣口的薑,對不甚精心於佳餚的人來說吃的東西只有往嘴裡塞的念頭,不會想到那之中的奧妙處;或許寒冬中這種每一口都能溫熱人心的料理做法讓人拍案叫絕,不過對於只知鯨吞牛飲煞品嘗風景的人而言這種刺激實為飽食慾望的多餘障礙。再說中國的某位先哲就說過「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我也就理所當然的對吃的方面囫圇吞棗不辨精粗了──壞處是吃完了吃出個滿身大汗。

後來的隔桌更誇張,自己帶水餃來下了;我突然覺得沒那麼好笑。是什麼環境養成人們的艱吝抑或大方呢?如果說特定環境中的人的確表現出特定的行為準則,當他們談論「前途」時其實是討論「錢途」時。飯後的散步帶著一干人等到85℃坐下,聊著聊著就聊到這樣的話題上來。媽說「當初就叫你進法律系了」我說「那也得要進得去才行啊」「然後參選總統嗎?」當然,後面這句我沒說,畢竟全家都是綠的,講這句太敏感(如果後面再加上「禍國殃民」)。接著媽說也要勸弟去考調查員的缺。我心理打個哈哈;非經濟學出身的人看到一堆代數和公式組合起來的經濟模型都應該本能的望而卻步才對,弟雖非池中物,少不了要一番磨練才能克服這障礙吧。像我就很直接的「暫時」投降,把把這玩意搞清楚的時程排到我有生之年很後面到似乎不該不現實的認為人有那麼多年歲好賴活的程度。不過對於長年在股票市場廝殺的人而言,似乎實戰經驗已經明白的教會了他們的身體「經濟」是什麼;他們知道「美元」遲早要「著路」的,不管那是「軟」還「硬」,又或者那是因為其實有聽沒有懂的「美國長年出超」。我在別的場合(光明正大的)聽到了媽對爸的批評,爸是有那種眼光,可以看準一支股票後沒多久連續三支漲停板的。爸的失敗在於(不講別人短處似乎就不叫批評了)對自己的手腕過度信任──總是毫無保留的豪賭。所以只要一次失敗,就全盤皆墨了。我可以說這像是拿破崙的贏了戰役,輸掉戰爭嗎?畢竟家裡缺錢很久了,對現實的鈍感應該足以造成模糊的美感。

這樣朦朦朧朧好像不太好;賭性似乎是會遺傳的,尤其我在某方面也感到十足把握的信心時,以及過往的失敗總是重複著同樣的調性時。但哪個是因哪個是果呢?自我美化造成失敗,還是失敗造成自我美化呢?


不過朦朦朧朧可能也是因為酒在茫的緣故。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