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遊

向晚覽書倦,驅車出近鄉。逍遙貪新景,迷路不知方。
墳塋荒道旁,舉頭聚蚊翔。飛虻競撲面,蟲屍眼耳囊。
徘徊羊腸蜒,豁然大道敞。幸得路途引,僕僕回自莊。
漫漫無燈路,車火射我盲。悠悠歸路暇,眼見西施涼。



我好像該交代一下我的近況…文化局「畢業」以前家裡的建議就是朝寄生於人民納稅血汗錢的公務人員的康莊大道邁進,不過我也以「公務」繁忙為由盡情的利用下班時間休閒…換言之根本沒唸到什麼書的意思。儘管如此,準備公務人員考試這條路暫時不會有什麼變化,只是目標更加明確──到底考文化行政好不好好不好考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給人唆使的。不過看看考試的科目:本國文學史、世界文化史、文化人類學、藝術概論…對我這久已不復用功(?是從來沒有吧)的傢伙來說是有不少吸引力。

所以這已成為我現在的生活了:起床、唸書、早餐、唸書、午餐、唸書、午覺、唸書、晚餐、唸書、散步、唸書;當然,我現在還是每天花兩個小時在就寢以前上網開電腦(不然這篇怎麼來的)。以我最用功的時候(高中準備昇大學)一天也不過唸個4小時勉強持續了一個月,純粹靠自力可以唸到什麼程度實在令人擔憂。(事實上,近一個月來我印象裡只有三天唸滿八小時,其他時候有五、六小時就該偷笑;算算只剩不到八個月的時間啊…)

書看厭了,就會想做別的事;惟最近油價頻漲,騎車兜風也變的奢侈起來,我看以後錢要省起來作別的事了(不想還好,一想真多;上網要錢、買書要錢、電子資料庫要錢、上台北要錢、錄音筆要錢…大體來說這些我暫時都還不急著花,手頭還沒有的錢哪)。

只好記憶中留著兜風的樂趣了。

高雄近郊,尤其北高雄,其實鄉間離的還不太遠;只是我向來足不出戶,高中三年勁往南跑,大學四年不住高雄,說是本地人嘛,實在隔膜的也有些誇張。偶而幾次馳車去去以前沒經過的地方,一去就是好幾個鐘點尋不著路回來;在小鄉鎮那些十字路口偏少的地方還好,路標也不難認,最怕是迷迷糊糊騎進鄉間小路,到傍晚還走不出去,再點綴上荒煙茂草、田間墳壟,不時襲來不知蟲名的一群群,不嚇死人,也夠惱了。

檳榔西施向來是台灣奇景,不過頻頻呼嘯而過的砂石車搭在景裡,總只有違和感;所以不能稱美,只好稱奇了。



有檳榔西施的公仔哩。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