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筆文化局 其二[3]

下面兩篇是我為文化局出版刊物所擬的最後兩篇序文稿;通常初稿不會一次過關,所以它們的下場如何我就不曉得了。《桂花飄香》這份刊物的內容是文化局一年下來承辦事務舉辦活動的總結,似乎在報告政績時有參考作用。

這兩篇寫完後我有黔驢技窮的感覺;幸好我藉準備考試之口正優游著找書唸,也幸好我湊巧退伍了。

--

桂花飄香縣長序

文化(culture)一辭在人類學上普遍定義為「人類生活的樣式」,其中既包括物質的人造物,也包括由物質所承載的、存在於精神層面的意義。這個意義作為一個學科客觀描述世界的稱謂,並未帶有規範性的意義;然而中文確是以「文化」──「人文化成」──來翻譯這個辭。「文質彬彬,然後君子」這樣的主張正反映著華人世界對「文化」的普遍態度,乃至於「有沒有文化」成為一種身分的標誌。而過去中國數千年以來大一統的政治格局,以及「正統」與「道統」的合流、「內聖外王」理論的出現,也使得規範性質的文化活動長期以帝王的名號、出於儒家官僚之手推行;「王化」以文化作為政治支配的象徵深入人心,乃至於到了二次大戰時期,「王道樂土」總是不離日帝宣傳機器之口。

或許文化局的設立,與以往政府對「文化」的關心是出於同樣的邏輯吧。不過當今已無帝制,儒家也不再定於一尊,現在的「文化」事務,究竟還有其存在的價值嗎?那又是什麼價值呢?

人類學家吉爾茲(Clifford James Geertz)的一個概念或許可以帶來一些啟發──深描(thick description)是其詮釋人類學的關鍵術語之一,這個觀念旨在從能見的物質材料出發,運用一層又一層更近一層的理解對其進行描述,使其具有層層累積起來的深厚意涵;此種理解的基礎,則是該事物所處的文化脈落,尤其是其中語言的、感官的,總之產生意義的部分。這種觀點在針砭種種諸如「文化霸權」或者針對某些個族群的「刻板印象」上特別有力──當今世界的物流已經不是特別難以克服的障礙,資訊的取得更是輕而易舉,但異民族間的紛爭襲擾卻也從未間斷;若是對立乃至敵視的各方不能化解仇恨,那麼此種對立只會、正是藉著意見交換的方便飛速的複製清算不完的恩怨。若是理解的太少、誤會化解的不足便是醞釀此種仇恨的溫床之一,若是深入的、同情的理解有助於升溫後對立的冰釋,一個該為人民謀福利的政府自然不能放過這樣的機會,消弭此種內部緊張的狀態──一個能夠加深族群間的信任、人民間彼此諒解的機會,或者說,明白不同族群中不同文化的意涵,並且學會尊敬、體會其值得珍視的成分。是的,「文化」扮演的不再是為一國的獨夫、或者由少數統治階層所把持的利益與野心粉飾的腳色;文化的概念也不應該如過去般屬於既得利益者,更不該如歷史長河中經建的成為統治者政治鬥爭的工具。文化還是被學習的對象,但不該再是為了區分階級,而是族群間文化資源的共享;不該再是製造對立以鞏固政權地位的相罵本,而是人民彼此間心心相映的橋樑。


老而彌帥的Geertz。圖片來源

「文化」的意涵自然更要豐富得多,既然「深描」這個手法明白的告訴我們應該去挖掘更深遠的意涵,既然文化的多元係於不同族群的詮釋。但,至少指明當今文化工作的可能性與重要性,所當為與大有可為,對於不能認識文化的價值而徬徨不知所措、不曾認識文化的價值而終日渾渾噩噩者,也算是指點了一條「有為者亦若是」的漫漫長路吧;更是替走在漫漫長路上的文化工作者發聲,表彰著他們的功勞與苦勞,標誌著他們的辛勤耕耘所行之艱鉅與所處之孤高,以及對族群、社會的貢獻。

謹以此文,聊表敬意。

--

桂花飄香局長序

文化有其物質面與精神面;當然,文化可以有更細緻的分類範疇,不過此處權以此二分法,圖個行文的方便。物質面的文化算是容易理解的,那適用於任何直觀的對現象的觀察、聲音的傾聽、鼻舌身的嗅味觸覺;對於五感不乏靈敏的人而言,物質文化的新鮮希奇足以為生活帶來許多震撼刺激。精神面的文化則需要長期的耕耘,才能明白那些已化為符號與象徵的物質文化背後蘊含著什麼;這種意義可能藉由活的文化來傳達,那些仍在實踐中的、人類五花八門的活動,也可能是基於人類普遍共有的心理,在冥思苦想的人心中開花結果。

人類是(也應該)活在一個充滿意義的世界裡,儘管這個世界或許只存在著生冷的物質,人們卻要以一種充滿內容的方式去解讀它,使自身與週遭的世界聯繫起來,活在一個精神富厚的意義網絡中。而這種富厚的元件又是什麼呢?

如果說這些元件有如基因一般,越是多樣化越有利於生態的維持,獨特的、萬中無一的個體卻是多樣化、多元化最需要的元件,尤其是資訊與交通快捷的現下,媒體推波助瀾的大眾化現象正在日復一日的將同一套模式複製在每一個與其接觸的人身上,而許多特殊的、獨一無二的元件卻日益消逝時。如此歸於一元、單調的文化生態,對於人類的生存或許不是什麼嚴重的威脅;不過,考慮到數字的計算只涉及了生物生存的層面,生活的質量,恐怕是近一步追求生命圓滿的願望之下,更亟需孔急建設的方向。

或許現在推動文化事業的意義就在於此;是在保留即將、甚至嘗試著復原已逝去的意義原子,或者引進那些從未成為地方文化生活圈中一部分的特殊成分,徐徐推動、廣為流布,將這些基本的素材散播出去,使得每個想要粧點自家面子裡子的人都能夠逃離越趨於貧乏的日子,在令人疲憊困頓的無聊之外找到心靈可以安頓之處。這應該就是當今「文化」的意義,文化事業推動的價值了吧。

(待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