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砲位對噸位[2]

與明鄭側少的可憐的資料相比,看起來1650年以後英荷等海上強權的船艦資料要豐富得多──清乾隆年間也編有《欽定大清會典事例》等類書,可以找到詳細至各艦艇人員武器配備的資料;不過與明鄭相關的這類史料目前看來還有待開發(或許已全數湮沒?默禱)。怎麼我說英荷等強權的資料比較好找呢?至少像是The Kentish Knock Company這個網站和同一組人馬製作的部落格Anglo-Dutch Wars在收集(尤其是荷蘭側的)資料方面就有非常傑出(可怕)的成果:參戰船隻中舉凡各船隻的人員(水手幾人士兵幾人)、炮位(有時詳細到各門火炮裝彈的重量/磅數)、艦名與艦長姓名等等諸如此類的資料豐富的很,目不暇給。以下的討論也要倚重該網站的資料。

Geoffrey Parker在其著作《The Military Revolution》(請參考拙譯文〈海軍軍事革命,1500-1800〉)中提到了Frigate的發明和遠洋海軍的發展;易言之,此種搭載火炮在30門左右上下的軍艦雖非戰鬥主力,但在各種交由海軍的任務中(護航、私掠、攔截…等等)卻比大型的戰列艦要來得經濟。Geoffrey Parker沒有明說的一點是:後起之秀的荷蘭人鑒於前車之鑑──那些維持著強大的常備艦隊的老派殖民帝國反而在海權的競爭中落於下風──因而滿足於保持強大的商船隊和可臨時快速擴充的海軍。英國人在第一次英荷戰爭(1652-1654)中能夠佔到荷蘭人的便宜,一個很大的原因是荷蘭人臨時可動用的現役軍艦不如英國般重武裝──內戰不但沒有削弱英海軍的實力,內戰期間站在國會派這邊的海軍還得到克倫威爾治下英共和政府的全力奧援。雙方的差距可由拉開第一次英荷戰爭序幕的首場戰役看出: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砲位對噸位[1]

我在〈明鄭水師的船舶種類、尺寸、噸位與總噸位〉〈明鄭水師──其總噸位及其在世界海軍史中的地位〉兩篇文章裡粗略討論並比較了17世紀東(以明鄭為代表)西艦隊的規模。作為比較的基準,總噸位僅只是許多可能的指標之一,武器與人員的編裝則是其他可以比較的選項。這篇文章將討論的是艦砲的編裝。

直接紀錄明鄭船艦火砲配備的史料並不多;應該說,就筆者所見就只有下面這麼一條(施琅《靖海紀事》〈飛報大捷疏〉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瑣記

最近是春暖花開意興闌珊的日子。該作的事都不想作,想作的事又不能作。該作的事:唸書、練習寫公文、看法條而且最好背起來;想作的事:買書、晃圖書館、作「研究」…算算只剩下八十幾天的日子,卻覺得「怎麼還有八十幾天啊」云云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的內心話,真是令人緊張。雖然關在房裡的時間比起之前稍微有些增長,不過主要還拜《先秦諸子繫年》之賜…這本書放進考題裡的機會微乎其微,不過這才是歷史系學生該唸的書好唄。想念學校的圖書館,想念圖書館一排排書架上的四庫全書、續編四庫全書、四庫禁燬書叢刊;想念學校附近的書店,想念山外更新與售罄速度超快的大陸書、誠品的外文書和學研的歷史群象…

意興闌珊卻也是傷春悲秋的日子。明明很好睡的溼度與溫度卻睡不著;睡得一身汗臭卻死巴著被襦不想醒來;惡夢作起來比現實還真實的心有餘悸,春夢作起來太真實以致於一點也不現實的令人惆悵。情感奔放?意味著對現實的容忍底線大大降低。隔壁的外籍新娘已升級進化為帶小孩的外籍老媽,小嬰兒則升級進化為「已經可以打的」死小鬼。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當老媽遭受死小鬼一而再再而三的有理哭鬧以及無理挑釁/吸引注意的哭鬧而終於「爆氣」時我也大感欣慰,嘴角上揚撐起一絲快意,好像我是在看別人打戰國BASARA一般。相較之下我的瑣事還真是瑣,就是影印畢業證書、影印身分證、填表格、掛號郵寄向考選部作書面報到,然後弄丟身分證去重新申辦一張外再追加官僚制度為防萬一所設下的升斗小民必須一一加以克服的重重手續,然後才發現照片限一年內、駕照上的地址已從地球上消失還有戶口名簿上沒有我的名字──經調查,原來不知為何我竟成了「戶長」了。突然覺得一同巡守的「鍾大哥」諄諄告誡的「早點成家立業」原來不知何時我已經莫名其妙的做了「成家」的一半,只是那個「家」還真是道地的孤家寡人式的家。商鞅一定愛死我這等模範公民了,秦律也不過規定五口以上不分家要罰。(按:正確來說應該是家中有二男以上不分家者税要多繳,不過我懶得更正)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晚明軍隊的接戰程序與戰場號令--以戚繼光《紀效新書》為例

本文所引史料皆引自於高揚文等編,中華書局出版「戚繼光研究叢書」《紀效新書》十四卷本(2001)。

正史向來不記瑣碎之事,當作大家已經知道了(歷史的本質是偶發的事件/真實,以此與其他科學、哲學永恆真理的追求相擷抗);生活史的專家們的拿手好戲之一就是從零碎的史料中拼湊出一點過去生活的面貌(常常是驚人的出乎意料)。將兩軍交戰的「程序」系統化巨細靡遺的規定出來的,大概《紀效新書》是中國史上的頭一遭吧?無論如何,戚的龜毛個性在了解「晚明軍隊如何規劃他們交戰」的問題上具有了不起的認識價值,儘管這裡引用的資料是校場上的訓練準則而非實戰紀錄。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工商服務時間

大概怕我在家裡悶壞的關係,在取得本人同意後我也成為社區巡守隊的一員有半年了。和我搭檔的中年伯伯「鍾大哥」習於滔滔不絕的向我灌輸社會經驗以及家庭瑣事,所以偶而會有「繼承恁老爸的滷味攤」之類的提議;當然這種建議通常都要動之以當事者的利害才會有些效果,所以說動的理由也就包括了「一個人整天唸書很孤獨啊」云云。

雖然基本上是嬌生慣養的死小孩,我對於「出社會」其實心理上壓力不算很大;要比「吃苦頭」,我問題恐怕還不在於耐不住而在於太耐得住所以反而不太在乎找的工作「好不好」吧?不過基於同時也是羞羞臉的死小孩,身為丟臉的新鮮人心態還是很需要調適的。(對不起讓我掉個書袋)痛罵中共「黨天下」的儲安平在說明英國人的Gentleman這概念時,說到了做個紳士的條件之一是「不畏難」(capable of exposing himself);這個翻譯咀嚼起來很帶勁兒:敢於「曝露」他自己。用心理經濟學裡頭的例子來說明的話,「曝露」是相對於「需求」而言的──經濟學的濫調之一是供需法則,有需求才有供給,才有生產活動的可能,需求在經濟體系的運作可見一般。可是除去此種疑似第一因的光環,需求又怎麼來呢?一個阻礙需求的因素是:把自己心中的慾望表達出來實際上必須承擔隱私曝露的風險。在目前台灣的社會上,或許嫖妓是一個說明的好例子:對於隱蔽的要求大大的減少了一般男人以市場交易來滿足性欲的需求,其中能夠成交的都得以見不得人的方式進行。一般的黑市交易也是如此。不過這原則還可以推的更遠些:日本人的生意頭腦就體現在異常詳盡的產品使用說明書、連生魚片(機器現作!)都賣的自動販賣機和各式「傻瓜(都會用的)」產品──所有這些都在實踐避免「曝露」的原則,無論是在技巧嫻熟的店員面前還是怕尷尬的大庭廣眾之下。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攏係阿共欸陰謀啦

2009的世運在2008的高雄早已是如火如荼的展開了,展開其前置作業。我還以為蓮池潭的水位是因應缺水的冬季而下降呢,卻原來是作為許多水上運動項目的場地而抽搭了個見底(哇,水下有什麼不堪入目的都被看光了)在大興土木。想想這對口操日語和粵語的觀光客還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來觀「光」的卻和建築工人一道弄得個「滿面塵灰煙火色」。好個山光水色。不時還見到某些外國友人的誤會:雖然潭底本來就堆積了不少只費舉手之勞就能輕鬆拋棄的瓶瓶罐罐,但我還是建議政府立牌宣導一下,那裡不是垃圾坑;這裡頭沒有「文化衝突」的問題,見到沒被教好的小鬼充分發揮人類本性往潭裡丟什雜物品,我還是下意識有衝動衝上前去「巴給伊死的」,雖然本地人對此多半也是口是心非還明知故犯。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