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試論清入關前八旗軍事[5]

驍騎、護軍、前鋒等「營制」在前文不斷出現,而筆者一直沒交代。究竟「營」是什麼呢?從最簡單又最抽象的定義來說,「營」就是一種「編制」,通常有會討論其中的指揮階層、兵員額數、武器裝備等等要素;不過在我看來,「營」作為一種術語,之所以需要強調其特殊處,與歷史當時的現狀密切相關──大概直到南北戰爭密集隊形的衝力讓位於火力之前,「戰役」(battle)都意味著一定戰場上部隊的部署,而此種部署由於人力的限制,始終侷限在目力、耳力的範圍內;十數萬人規模的會戰已經有通訊不靈、指揮脫節之患,因而指揮官甚至試圖控制部隊在一定的數量之下(西方有兩萬最為恰好之說;唐《李衛公問對》也以兩萬人為說明其戰術時部隊編組上的預設)。超過一定範圍,不在火線上的多餘部隊常不能及時助戰,甚至為敗軍所累,望風奔潰,肥水之戰即是一例。

參與戰役中的一方部隊既有其規模,其下的指揮層級也有固定化為另一規模的趨勢;一般對指揮層級的看法往往強調透過層級傳遞層層而下,能夠達到充分控制每個成員的效果。然而實際上,命令的效果往往也在傳遞之中遞減;加長的傳達環節則意味著時間上的損失甚至浪費。南北戰爭以降的大規模軍事衝突中往往動輒牽涉百萬兵員,會戰累時數日至於數月乃畢;與拿破崙之前數小時之內決勝負的會戰冏不相侔。在前近代的會戰中,若是依賴那樣又臭又長的指揮傳遞環節,徒增麻煩而已;指揮官通常僅指揮其下一級單位的運動(或者說「戰場戰略」),而除了直屬於其自身的此種單位外,戰術上的指揮往往由該單位的最高指揮官親自執行,此時命令的傳達更大部分是依賴的兵員平時的訓練,而少有其他可能造成「脫序」的指令(臨時沒有訓練過,往往也指揮不動)。此級單位規模往往在數千之間,以16、17世紀而言,相當於西方的tercio、regiment,日本的「備」,以及中國的「營」(晚明)或者「鎮」(明末清初)。雖然其下通常還有進一步的層級分化,但所具有的任務就未必與會戰有關了;與「指揮」相較,較偏於「控制」。此處述及八旗的營制,當作此觀。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論清入關前八旗軍事[4]


Osprey系列叢書之一《Late Imperial Chinese Armies 1520-1840》的封面:滿州騎兵。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論清入關前八旗軍事[3]


《太祖實錄戰跡圖》中的八旗士兵。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試論清入關前八旗軍事[2]

了解「牛彔」之性質後,我們才不會誤讀下文文意:

「甲寅年(1614)定八旗之制。以初設四旗為正黃、正白、正紅、正藍,增設四旗為鑲黃、鑲白、鑲紅、鑲藍。黃、白、藍均鑲以紅,紅鑲以白,合為八旗,統率滿洲、蒙古、漢軍之眾。每三百人設牛彔額真一人,五牛彔設甲喇額真一人,五甲喇設固山額真一人,每固山設左右梅勒額真二人。」(《清朝文獻通考》卷一百七十九.兵考一〈兵制〉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論清入關前八旗軍事[1]

知兵者談及八旗,皆知其為清初一大制度;然而治軍史者每不能跨越軍事之方面侷限,於其關節處不能相關,率皆隔膜,至常有錯謬處。今試論之,以順治一朝,其制大定,著眼於制度之結構上,考其軍事之實,並上探其源。及此,不明白八旗制之非軍事性、八旗制非軍事性之實質,則不能理解八旗制軍事性與非軍事性間之差別,不能理解兩者間常混淆處。實則八旗非以軍事、非軍事分其功能。其設計之初,本為分封滿州貴族之處,而所分者為滿州人眾,人眾之掌握不僅在於軍事,而其根本更在於戶口;皇太極時即汲汲於獨攬統眾之份,歷經順康雍乾四朝,則上三旗屬皇上、下五旗屬滿州臣下之制大定。而順治一朝,滿人入關定鼎,旗人亦在新穫田土之外漸失其戰鬥之職,乃至康熙朝三藩之亂距入關不過一代三十年,旗兵即有不堪作戰之態。此清初之大略。以下請先論軍事之外,入關前所見八旗人眾為貴族驅使之各姿態。

《清朝文獻通考》卷二十一.職役考一〈天聰八年〉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殉道論

且羅列一番人類酷虐行為的眾生相:白色恐怖期間,被國民黨特務逮住,強灌蔥麻油、牙刷強剃包皮褪開龜頭等種種酷刑逼供、羞憤自殺的異議人士;二二八事件期間,被國民黨軍隊逮住,一個個鐵絲穿了手掌綁作堆,推下基隆港的無辜老百姓;八年抗戰期間,被日本皇軍逮住,在東北七三一部隊的實驗室當中逐次將空氣抽至真空,被自己的腸胃爆體的「圓木」(被當作活體實驗「人」的代稱);民國初年,被軍閥逮住,凌遲之先剝光衣服、割去雙乳的女中國共產黨員;霧社事件裡,被日人逮住,屍體作成醫學標本的莫那魯道;明清之際,被孫可望逮住,活剝了人皮、大呼「死得快活,渾身清涼」的李如月;唐將亡之際,被李克用逮住,死於不鋒利的鋸子之下,大罵「死狗奴,解人當束之以板,汝輩安知?」的孫揆;漢興之際,被呂氏逮住,五官俱廢、四肢俱斷,號為「人彘」的戚夫人…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權日踐踏人權,痛悼


明明吶喊,卻傳不出聲。圖片及新聞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水滸》:錢穆觀點

在台灣唸歷史的大概很難不認識錢穆;一但認識,要忘記就更不容易了──他是李敖口中所謂比其師呂思勉還迂腐、迂腐到自成一格的,那種今日已絕跡的想做一代儒宗的傳統(中古?)士大夫(這樣形容似乎過分,所以我只是引述而已)──想忘掉他,很難。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淺論16~17世紀越南的兵制、戰具與戰術[2]

Sun Laichen在其論文〈Military Technology Transfers from Ming China and the Emergence of Northern Mainland Southeast Asia (c. 1390–1527)〉中運用了「火藥帝國」的概念,認為明代中國作為一個軍事強權,扮演了在穆斯林與西歐文明之前將火器科技傳播到東南亞各國的腳色;而其中一些國家如黎朝時期的越南,其南向的擴張便主要得力於新武器的威力。按,早期火器甚為原始,若放進手銃(無扳機)─火繩槍(火繩引火)─燧發槍(燧石引火)此一發展進程來看,明代早期的火器還在手銃這一階段,有無此等威力,頗有疑問。實際上,最近以來的軍事史家對於燧發槍(含)以前的火器威力多所置疑,火藥帝國之說已無多少說服力。惟火器在其戰陣中不可或缺,則可以其戰術證之。(清)大汕厂翁著《海外紀事》(臺北,廣文書局,民58,pp. 62-63):

「十三日,差太監頂禮,云:『明日,王出演武場操象,半月始還,欲請老和上(尚)一觀。允否?』余諾。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