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7]

孫承宗水師營

《車營叩答合編》〈水師營制〉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6]

孫承宗前鋒後勁營

《車營叩答合編》「前鋒後勁說」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5]

孫承宗車營

戚繼光所設立的營制介紹的差不多了,接下來考察的對象是孫承宗的設置。《明史》〈孫承宗〉傳:「…天啟元年進少詹事。時瀋、遼相繼失,舉朝洶洶,御史方震孺請罷兵部尚書崔景榮,以承宗代。廷臣亦皆以承宗知兵,遂推為兵部添設侍郎,主東事。」「…承宗在關四年,前後修復大城九、堡四十五,練兵十一萬,立車營十二、水營五、火營二、前鋒後勁營八,造甲冑、器械、弓矢、砲石、渠答、鹵楯之具合數百萬,拓地四百里,開屯五千頃,歲入十五萬。」這當中除了火營查無資料外,接下來介紹的就是他所設置的車營、水營、前鋒後勁營。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4]

戚繼光輕車營、輜重營

《練兵實紀》卷一〈車兵〉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3]

戚繼光步營

《練兵實紀》卷一〈第一選步兵〉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2]

戚繼光騎營

接著我們來看騎營。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明軍隊火器裝備的數量[1]

戚繼光車營

這其實是老題目,沒什麼新東西。以下史料部分皆引自《練兵雜紀》〈車營解〉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韓劇《不滅的李舜臣》中所描繪的梨峙之戰

影片欣賞

基本上看到韓國人這樣拍還滿冏的…一整個就是沒有陣型的概念,捉對廝殺的士兵之間武打的也未免太花俏…雖然說日本人的大河劇中上戰場的士兵也是全副武裝穿戴整齊,但最好是那個時代就有全軍穿制服的概念啦…總之是二十世紀的人對戰爭的想像。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8 Tue 2007 13:13
  • 其二

其二

以下但憑記憶所寫,本無講稿遺留,純粹印象,難免疏漏錯失;幸當局者無怪。

2006年底,Cimon已經歷了一個月的成功嶺替代役軍訓和一個月的中興新村文化役專訊;在專訓結束的前夕開起了同樂會,而六十多位文化替代役男也紛紛發起了感言,各種無厘頭的生活笑料紛紛出籠,同樂嘛。在場還有兩位教官、專員與專員夫人。發言人數已過半,漸漸輪到Cimon。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06 Sun 2007 22:40
  • 其一

其一

2005年4月19日,MSN上。Cimon丟了一個新聞連結給Naota,內容是關於台灣進口販賣的十八禁轉蛋與人偶;台地記者不改其本色,在抨擊轉蛋兒童不宜時放的卻是人偶的圖片。

Naota:「然後?」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遊(二首)

記遊

霧繞封山遠,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同性戀

用全球歷史的角度來看,同性戀是很稀鬆平常的事,甚至還為歷史中的社會所鼓勵;最有名的例子當推古典時期的希臘:男人而不是女人的身體被視為藝術品,漂亮的男童都經歷被男人追求的階段(當然這以後他們也可以追求其他男童),連蘇格拉底也看上被所有雅典人覬覦美貌的Alcibiades(但蘇格拉底堅持到A兄色衰以後(還不算年老)才接近他表達愛意,以示「我愛的可不只是肉身」)。在斯巴達,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都是國家有意推動的事,士兵之間的情人關係是司空見慣的事,溫泉關裡頭那300名斯巴達勇士一對對全都是(但美國人拍的300!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情節,原因詳下)。

中國也有很多類似的例子,像龍陽之癖(龍陽指戰國時代魏王寵愛的男人龍陽君)、斷袖之癖(西漢哀帝與董賢間的故事:哀帝因為比董老弟早點起床又不願吵醒他,遂把壓在董兄之下的衣袖給割斷)等等成語都有悠久的歷史。這種風氣在明朝也很盛行,明代的情色小說幾乎少不了書僮和公子哥兒搭配的場景,就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當日的現實:有條史料就說明鄭芝龍就是靠著海盜前輩李旦的寵幸而發跡,「芝龍少年姣麗,以龍陽事之」(張麟白《浮海記》),而此風在當日海上貿易活動頻繁的福建地區似乎特別昌盛(或許因為女人不能隨船出海的緣故),連洪承疇(福建人)歸降大清,都有人繪聲繪影的說是被清朝的美男計所引誘。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走筆文化局[5]

最近接到的case則是關於台南縣市合併的說帖,文化局負責的部分便丟到我頭上了。

一直以來我很納悶那些丟到我頭上的工作在平時是會丟給誰誰誰。以我那種大學時代頻頻面臨二一危機(還是唸的算來最輕鬆的歷史系)的學識而言,其實我早覺得黔驢技窮了。當然臨時上網找找資料惡補惡補對我來說尚不太難,畢竟學歷史的在收集資訊和整合材料上總是受過一番訓練,但我很懷疑這樣東拼西湊起來的東西(這不會就是東西一辭的源頭吧)可以有什麼樣的說服力。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筆文化局[4]

也寫過總統致詞稿這樣的東西;既是國家元首,理當慎重其事,稿凡五易,結果是當天致詞與稿無關(脫稿演出?)。信哉御用學者之無人格。上面的大頭要改就改,要修就修,不滿意整個重新來過,幾番折騰下來還想堅持什麼原創性反思性啟發性烏七八糟一堆…

下文為初稿,暗中譏刺了當今聖上幾下,到定稿當然修的乾淨。至於初稿全為文言,局裡無本,我所能本就上網搜尋得來而已,不意當改為白話。然而畢竟我覺得文言美感遠勝白話就是。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