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論史短篇

篇幅皆不長,故掇拾為一篇。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鄭水師──其總噸位及其在世界海軍史中的地位

拙文〈明鄭水師的船舶種類、尺寸、噸位與總噸位〉中已探討了1683年澎湖之役中,明鄭水師參戰的船隻種類、其個別型號的噸位計算公式及總噸位;得出明鄭側參與該役的船艦總噸位為68,220噸的結論。文末且附註此非明鄭極盛時的艦隊規模;此問題筆者尚未收集到足以解答的可靠資料,但是在史料價值上存在疑慮的資料倒撿得一條:

「…遂大整兵船: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Mar 16 Fri 2007 08:57
  • 韻諧

韻諧

韻諧者,諷誦詠者是也,俗謂之打油詩;俗則俗矣,而予有此好,且以之為能。友嘗問曰:「此韻豈合韻書韻歟?」予笑而不答,以今古韻不同,今人賦之可成誦,不滯不礙,且神其一字之推敲,若此似可自得意鳴。然補綴成句,力鑿之痕恆深,有百衲衣之譏。意或不明,調或不暢,正緣下字合韻,撿符表義,詞簡而意空闊,轉不能達;意不能達則用心推敲之,是調之成、詞氣之順反不能暢。此則甚未逮於打油詩稱,擾予之久矣。而舊韻已作,更更更改,徒顯其塗抹彌縫之能事;究竟渾然天成便是好詩,是人難得而已。然予以文士自居,附庸風雅,雖無其能,能苟同儕一顰一笑,甚或引得賦國真章,則予亦有得矣。而抒情釋懷,此亦有功焉;作之如何,若復耿於衷,作之意更失矣。每誦韻一首,則駢序於後,使其義稍可解,且交代賦韻之背景。此又一緣由,託之以記大小事,來日或可備撿輯。《尚書》〈舜典〉云:「詩言志。」《文心雕龍義證》〈明詩 第六〉解曰「在心為志,發言為詩;舒文載實,其在茲乎!」論者莫謂言志而已,須知舒文必載實,好詩在茲。作韻諧。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橋的故事

本文摘錄自2007年2月14日,台南縣政府所舉辦「發現大橋講座」中翁佳音教授演講講稿。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5]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4]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3]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2]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鄂圖曼帝國的軍事機構[1]

譯自Stanford Shaw, History of the Ottoman Empire and modern Turkey, Cambridge ;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1977, pp.122-13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龜船

.
我譯自wikipedia的文章已經提到了做為發煙筒與砲門的是不同類型的龍頭。如果參考現存的畫作,這兩種類型的龍頭是可以辨識出來的: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龜船其二[2]

譯自以下網頁:http://en.wikipedia.org/wiki/Turtle_ship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龜船其二[1]

譯自以下網頁:http://en.wikipedia.org/wiki/Turtle_ship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ndskenchts的戰術和陣形

譯自Douglas Miller, The Landskenchts, pp.7-8。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6 Tue 2007 16:10
  • 龜船

譯自此網頁:http://www.koreanhero.net/en/TurtleShip.htm

--

龜船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非人社會中的非社會人

或許我們真的能找到真理吧?!這話的意味是,究竟「真理」在日常的脈絡中,在傳達什麼訊息呢?經常我們覺得,學術的討論要搭上線,經常比看懂那些艱澀的文字還要更加困難;固然我們可以說這是所謂的「文本的不同詮釋」。不過實際上,假如語言真的可以隨自解釋,究竟我們的日常生活又要怎麼維持呢?這樣說來,紙上文章之所以見仁見智,正因為那只是紙上的學問啊。用簡單的話來說,「那有什麼用?」

從「那有什麼用」的觀點來看並不是什麼高明的見識,但點出了某種程度的真理──語言誕生於其使用的脈絡,而此脈絡,才是日常的真理,因此真理的生死攸關,語言才因此生死攸關。「生死攸關」四字對語言誕生時的人類而言,或許並不過分;自然對任何生物都是殘酷的,自然以殘酷促其生,又以殘酷汰其死,汰死以促生。生存就是無止境的與自然的戰爭。在這場戰爭中,語言只是生存所必須的工具,抑或武器爾。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