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的寫作背景──希臘世界與戰爭[3]


三列槳艦。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的寫作背景──希臘世界與戰爭[2]

主體常奏──生活與公民

然而擁有自由意志的未必就是僅憑自身便能存在的;城邦(polis)在有意識的自主行為之外,仍要不由自主的進行其他活動維持其生命,或者有意無意間將此兩種行為等同起來。所以我們對此不會感到驚訝──在整個城邦的人口當中,比如說雅典,二十萬人中僅有成年男性公民三萬人,也就是僅佔全部人口的15%左右。婦女並無政治地位;同樣是在雅典,公民妻子的公民身分主要是顧慮到將來她要撫養的公民兒女而授與的。除了生兒育女以延續香火外,城邦的人口中還包括許多奴隸與外邦人;當時的雅典據說有奴隸四十萬,厄基納有四十七萬,科林斯則有四十六萬(這些數字當然是極不可信的)。他們的地位即使不與其對城邦的重要性成反比,一個城邦沒了他們恐怕也不像話──奴隸的存在本身,以及城邦中無所不在的由奴隸進行的勞動加強了這樣的想法:奴隸的工作,即直接或長期的為別人的利益而工作,是追求自由、身分與尊嚴的公民所必須極力避免的。這種想法反過來使得某些工作和工作條件免不了沾染上了社會的偏見成見──農民瞧不起手工業者,因為他們在空間狹小或環境危險的室內勞動──和女人、奴隸是一個樣;不事生產的商人也一樣被鄙視;富人向來把窮人踩在腳下,但嘲笑做工行商的公民比嘲笑家徒四壁的貧農更利害得多;耐人尋味的是,有錢的大地主身分比採礦致富得來的要來得體面,而手工業大亨的名聲則更等而下之。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伯羅奔尼撒戰爭史》的寫作背景──希臘世界與戰爭[1]

今天我們在追溯西洋史學的淵源時,通常會把歷史寫作第一人的桂冠贈與希羅多德(Herodotus,約公元前484年至前425年)。除了被西賽羅(Cicero,公元前106年至前43年)譽為「歷史之父」的他之外,稍後傳世並同樣家喻戶曉的「史學家」還包括修昔底德(Thucydides,約公元前455年至前400年)與色諾芬(Xenophon,約公元前428年至前354年)。三人的著作都以戰爭的描述著稱──希羅多德的《歷史》寫作關懷,是為了解釋「希臘人與蠻族人(波斯帝國的非希臘人)彼此發生戰爭的原因」;希羅多德的繼承人與對頭修昔底德,則更明白的寫了他親身參與的「偉大的戰爭,比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任何戰爭更有敘述的價值」];色諾芬除了接續修昔底德未完成的那部著作外,他自己也留下了一部極富傳奇色彩的《遠征記》,描述作者在參與波斯叛亂的僱傭軍中服役,並且在戰事失敗後全軍且戰且走、最終返回希臘的故事。所有這些著作都表明了兩件事:第一,希臘世界的戰爭如此頻繁,以致於吸引了這些作者的目光;第二,他們在被吸引的同時也感到不解──因此戰爭的原因也就成為他們寫作的動機之一。實際上,「歷史」一詞在希臘文中的原生意是「問詢」(Inquing);這意味著了解戰爭的來龍去脈才是他們寫作的主旨。這篇文章所嘗試的其實也就是後面這個主題,即藉由一個對希臘世界的整體描述,襯托出修昔底德寫作《伯羅奔尼撒戰爭史》時的時代氣氛。

西方史學的鼻祖希羅多德。圖片來源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實在何在

《羅馬書》當中意義最重大的命題,當屬「因信稱義」吧。然而如果僅看中文,則不免有「信了就是義人了嗎?」的疑問。其實若查找這句話的英文,有寫做「Beingtherefore justified by faith」的,就可以看出這當中誤會的端倪──這裡的「稱義」可是被動的啊。但中文直翻,一讀起來那個動作的主詞卻變成了人自身。這和英文的譯本(恐怕是比中文更貼切的)的意思是有相當大的差別的。這樣,問題算是解決了?

然而,考慮到語言的性質,我們大概不能那樣有把握,我們真的把握住了符號背後的概念,能指所指的所指。當科學家在研發人工智慧時,哲學家提出了這樣的問題:一個由輸入、處理、輸出各單元搭配起來,良好運作的,就是人類的心靈嗎?我們或許可以想像這樣一個人工智慧的存在,能夠「接收」(輸入)、「理解」(處理)然後做出相應的反應(輸出)。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那個「心靈」曾否「理解」了什麼嗎?反過來說,我們腦海中喋喋不休的絮說著的那些詞彙,到底又是什麼意思呢?還是,那本來就沒有「意思」?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清江南的煤供應

主要引述李伯重先生著《發展與制約──明清江南生產力研究》一書。

首先,江南煤產量最大的長興煤礦處於叢山之中,從碼頭到礦區要走數十里山路,運輸不便,且煤質低劣,乾隆時便封禁了。其他如江寧煤礦,須鑿井採煤,且煤儲量小又分散,時採時停。其他如太湖紫澱山、洞庭西山、宜興等處亦有煤礦,但總的來說產量很小,經濟價值低。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帆船發展簡史,15-18世紀[5]

譯自下列網頁:http://www.greatgridlock.net/Sqrigg/squrig2.html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帆船發展簡史,15-18世紀[4]

譯自下列網頁:http://www.greatgridlock.net/Sqrigg/squrig2.html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帆船發展簡史,15-18世紀[3]

譯自下列網頁:http://www.greatgridlock.net/Sqrigg/squrig2.html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帆船發展簡史,15-18世紀[2]

譯自下列網頁:http://www.greatgridlock.net/Sqrigg/squrig2.html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橫帆船發展簡史,15-18世紀[1]

譯自下列網頁:http://www.greatgridlock.net/Sqrigg/squrig2.html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駁資本主義萌芽

資本主義不是萬靈丹。

什麼是資本主義?姑且把它定義為以「投入財富以產生更多財富」為目標的一種主張;在此種主張下,只有被用來生產資本的財富(此時稱為資本),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資本(財富)。那為什麼近代以前沒有資本主義?套布勞岱爾的話,不是沒有資本主義,而是世界各地都有資本主義,但除了歐洲,沒有人能長期發展。問題出在這種主張的本身──在工業革命發生以前,不是每個生產的部門都可以在投入資本後產生更多的資本;布勞岱爾在他那本《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與資本主義》的第三卷中有兩個章節,分別是「資本主義在別人家裏」與「資本主義在自己家裏」。前面章節的名稱反映的是資本偶而插上一腳的部門,後面則是真正資本長駐的部門;換言之,生產發達、商業興盛,未必對累積資本有很大的助益。關鍵在於哪個生產部門足夠產生大規模的經濟擴張與再生產。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7 Mon 2006 13:12
  • Memra

Memra

約翰福音的開頭第一句是這樣的:「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查英文譯本,多作「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而道,「Word」一字,在聖經以希臘文寫成時用的是「Logos」一字,若以希伯來文言,當為「Memra」一字。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用湯匙吃飯

據日人青木正兒考證(見氏著《中華名物考》),筷子剛發明的時候並不是用來吃飯的──我們很習慣現在筷子吃飯、湯匙喝湯這樣的對比;可是照他的說法,宋代以前的中國,湯匙是用來吃飯,而筷子是喝湯的時候用的。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書法

這是結構主義的讀書法。

(嗯…我這種想法大概不會沒有道理。不過以我現在那一丁點哲學底子而言,要弄一套自成一家的理論還早得很…好吧。反正這在本文當中其實並不重要。)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近代化的關鍵

近代中國的歷史對現在的中國人來說是很尷尬的,如果不是悲慘的;這讓長期接觸光榮過去的中國學人在處理中國近代史時顯得彆扭。映入眼簾的淨是內亂外患、割地賠款、天災人禍、貧窮落後,怵目驚心。於是近代中國的歷史呈現的是一個在苦難中掙扎脫出的過程,近代中國史學家的任務則在為這種陣痛提出解釋,給那些努力做出評價。

中國近代史的敘述架構因而也就因循著「挫敗或刺激──改革」的模式:鴉片戰爭(挫敗,但沒有引起顯著的改革)──兩次英法聯軍之役(挫敗)──自強運動(改革)──中日甲午戰爭(挫敗)──維新運動(改革)──日俄戰爭(刺激)──立憲運動(改革,但結果是挫敗)──革命運動(改革)──一戰後日本佔領山東,戰後巴黎和會加以承認(挫敗)──五四運動(改革)。五四以後,中國學人已經完全沉浸在失敗的氣氛當中,自是不必有人「提醒」中國的落後,中國的落後成為學人論戰的基本假定。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脈絡(context)

翻過李約瑟那一大套《中國的科學與文明》的話,應該會發現他這本書的編排方式是以現代科學或產業的分類法來編目的。在李本人看來,因為他已經發現了那樣多的材料,可以撐起、填充那個現代科學的框架,而且這些材料多的是比這套框架的緣起還要古老──問題來了,為何這些材料,有些還出現的很早,後來卻沒有(在中國)撐起現代科學的框架?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軍軍事革命,1500-1800[16]

譯自Geoffrey Parker,The Military Revolution(副標題:Military innova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West,1500-1800), pp.82-11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軍軍事革命,1500-1800[15]

譯自Geoffrey Parker,The Military Revolution(副標題:Military innova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West,1500-1800), pp.82-11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軍軍事革命,1500-1800[14]

譯自Geoffrey Parker,The Military Revolution(副標題:Military innova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West,1500-1800), pp.82-11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軍軍事革命,1500-1800[13]

譯自Geoffrey Parker,The Military Revolution(副標題:Military innova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West,1500-1800), pp.82-114。

--

C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